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4

她要结婚了4

可是看南宫凛这样的态度,想着在他身上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起身点头,淡淡一笑,“那好,吃完东西你先睡一下,我去找医生谈谈。”

白琴说罢,也不等南宫凛的反应,径自朝外走去。

南宫凛双眸一黯,快速闪过慌乱,眼看着白琴就要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他不得不无奈出声阻止,“你非得要弄个明白,为什么你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肯留给我呢?”

轻轻的叹息,沙哑的声音,莫名的让白琴心头一刺,也成功的止步。

回眸,一脸平静,没有得逞的得意,只有沉重的平静,“我只是不想蒙在鼓里,那种慌乱无措让我很难受。”

再度走向南宫凛,在他面前蹲下身子,声音更加轻柔道,“凛,你告诉我好不好?让我帮你。”

“帮我?”南宫凛自嘲一笑,转而突然激动起来,猛的重重摔下碗,瓷器与玻璃碰撞出刺耳的声音,让人听了猛的一颤。

“你怎么帮我?你要怎么帮我?”南宫凛瞪着白琴,大口的喘气,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冷嘲质问,“这么多年了,我都默默爱着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爱着你,竭尽自己所能想要帮你……可是你偏偏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明白,这也是你的拒绝,哪怕那个时候你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也拒绝让我走进你的心里。可是我不怪你,谁叫我心甘情愿爱你,所以我以朋友的身份靠近你,把我所有的爱护都给你。我们之间彼此都有了默契,永远不说爱,可是到了今时今日你为什么要逼我?逼的我再也没有退路,非要把一切说出口然后终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吗?”

白琴错愕的睁大眼,她不知道自己说了那一句话惹得他情绪失控,可是南宫凛说的是事情,她一个字都辩驳不了。

是啊,她多么的自私,既不爱他,却又霸占着他所有的爱,让他苦苦等待挣扎。

“我……凛,对不起,我真的舍不得我们之间的友情,我不想做不成爱人连朋友都做不了,我没想让你这么委屈的。”

“友情,我们之间真的是友情吗?我对你真的是友情吗?为什么你要给我这种似是而非的希望,让我这么卑微?”南宫凛急促的喘着气,话匣子一打开,他就失控了,平日的冷静,平日的潇洒,平日的优雅通通不翼而飞了。

“我没有,你也不卑微……”白琴想要张口解释,可是声音却像是被堵住了,细若蝇蚊,根本压不出南宫凛失控的质问。

“我不卑微,我还不卑微吗?以前健康自信的我尚且不能打动你,如今毁了容残了身的我在你面前更是贱到尘埃里了。我连一个男人都不算了,我还如何守护,打动你?”发泄到最后,南宫凛沙哑的声音越来越弱,几乎变成了自言自语般的低喃。

敏锐的捕捉到几个关键字,白琴目瞪口呆,“什,什么?”

“我废了,子弹擦过大腿,同时也伤了身为男人的骄傲,如今我只是一个废人,一个连男人都不算的废人……”南宫凛颓废的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