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5

她要结婚了5

一时间,白琴震惊到失了言语,宽敞的客厅穿堂风呼呼而过。

整整一分钟的时间内,屋子里只有风声和两人的呼吸声。

许久之后,白琴才艰难的开口,“这才是你消极颓废的原因是吗?”她怎么也没想到南宫凛会遭遇这么严重又难堪的伤害,这对自尊心强烈的他来说,无异是最致命的羞辱和伤害。可是白琴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冲动的把两人之间那层薄弱的纸给捅破,会以这么极端的方式喊出他对她的爱。

可是面对南宫凛失控的指责,她竟然一句都无法辩驳,是的,是她太自私,既不想回应他的爱,却又一直无耻的享受他的爱他的好。

这么多年来,她对南宫凛炽烈浓厚的爱心知肚明,却又假装懵懂不知,因为她心中早就住进了那个如狼一般凶狠掠夺的男人,所以再也负荷不了别的男人的爱,所以她总是小心翼翼的逃避。

可是,这对南宫凛而言,又是何其残忍,这么多年坚持为一份没有回报和结果的爱情付出,他也会累,他也会痛。

如今,她终于把这份纯粹无私的爱透支完了。

也是她该偿还的时候了!

“对不起,我胡说八道,你不要放在心上。”南宫凛沙哑的声音响起,不顾一切的吼出心底的声音,却在得到白琴的震惊和沉默后开始后悔了,他黯然懊恼的想把刚刚所说的一切收回。

如果白琴觉得他的爱是一种负担,以后他会连她的友情也一并失去,这不是他所要的。刚刚他是怎么了?脑子被驴踢了吗?

白琴回神,怔怔的看着南宫凛懊恼的表情,这个男人总是时时刻刻的为她着想,是她辜负他的深情,是她辜负太多。

犹记得,五年前她身无分文,衣衫褴褛脏乱,被旧金山西部的贫民窟被一群起了色心、身强力壮的包围施暴,差一点就要清白不保……那个时候,空白记忆的她惶恐尖叫,却不知道向谁呼救,只能哆嗦的身体闭上眼认命,是南宫凛如天神从天而降救了自己,并把自己带回雪影,给她衣服食物,帮她医治伤口,叫她武功傍身。是他给了她一切,让她悲惨无望的人生有了希望,有了灿烂的阳光……

想到这,白琴的心口一阵阵的刺痛,滚烫的泪水自眼眶滑落,心脏窒闷疼痛。就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针挣扎着从水面冒起了头,还没来记得呼一口空气,又一个浪花迅速打在脸上。

伸出双手轻轻环住南宫凛的腰,白琴流着泪的脸贴在他的后背,低柔哀婉的开口,“凛,不要说对不起,永远不要对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是你给了我新的名字,新的生命,新的人生,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对不起你,是我在辜负你……”

南宫凛身体一僵,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白琴滚烫的眼泪渗透过衣服,一直灼烧他后背的肌肤。自他认识白琴以来,她一直是冷静自制,一直是高傲淡漠的,除了为了瞳瞳,何曾见过她激动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