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6

她要结婚了6

为了她的这份在乎,这眼泪,他也该值了。

心底微微叹息,伸出根结清晰的大掌,轻轻覆在白琴抱着他精腰的双手上,轻轻摩挲,留恋不舍。

“白琴,刚刚是我太冲动,不是要逼你,你就当是我喝醉了胡言乱语,不要跟一个醉鬼计较。”如果他的会给她造成压力,让她逃离,那么他宁可把这份感情一辈子深埋心底。

“不,你说得对,是我太自私了,自私的霸占着你的爱,却又不给你回应,我就这么自私的女人……”

“白琴……”南宫凛听着直皱眉。

白琴更加用力的抱着南宫凛的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表情坚决的令人窒息,“就是这样自私的我,凛,事到如今,你还要吗?”

南宫凛心尖一颤,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什么?你说什么?”

“你还要我吗?要一个这样自私的白琴吗?”即便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可是当这一刻说出口的时候脑中闪过那张冷漠英俊的面孔时,白琴的声音还是忍不住轻轻颤抖。

南宫凛停下动作,浑身僵直,他听到了,听到白琴妥协的声音,听到了白琴愿意给彼此一个尝试的机会,可是此时此刻他竟然觉察不到一丁点的喜悦。

反而有一种可笑的悲哀,白琴……她一定是在同情他的怯懦吧?以这样的理由去绑住她。

更令他悲哀的是,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窃喜,窃喜自己终于能得到白琴了。然而窃喜过后却是更大悲哀,痛苦。

心脏狂跳,南宫凛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他深吸一口气,伸手用力一根根的掰开白琴的手指,退开两步离开白琴的拥抱。

“凛……”白琴流着泪愣愣的看着南宫凛陌生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

“白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对于我来说,你的同情是对我的爱的侮辱。”南宫凛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冰冷的疏离,拒绝的意思相当明显。

可是白琴没有看到他眼中流露出的不舍,要拒绝一个自己深爱多年梦寐以求的女人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

“凛,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心……”白琴一愣,她马上上前解释,虽然她接受这一段感情不可否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同情,但更多的为南宫凛这么多年爱护付出的感动和心疼。

“凛,凛……首领醒了!”一道夹杂着惊喜和激动的女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秋璐俏丽的身影推门而进,看到白琴流泪和南宫凛的漠然后又止住,看着两人之间透露出的古怪不解开口,“你们俩怎么了?”

白琴别过头去,抬手擦去眼泪,南宫凛没有回答,而是问起秋璐先前的激动报喜,“你是说真的?外公真的醒了?”

沙哑的声音已经没了刚刚的冷漠,微微颤抖的尾音泄露了他心里的激动和欣喜。如果外公真的醒不过来了,那么这一次雪影内乱给他造成的遗憾和冲击恐怕要更深一层。

“嗯,醒了,医生刚刚宣布的。”秋璐重重点头以示肯定,双眼却狐疑的在白琴身上打量。

没有再理会白琴,南宫凛匆匆往门外走去,朝着住院大楼的方向疾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