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7

她要结婚了7

“白琴,你们怎么了?”秋璐心里有着压抑,白琴和南宫凛之间的不寻常似乎像是一块巨石压在她胸口,让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白琴已经收拾好情绪,哭过的嗓子也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和湿气,勉强一笑,“没事,希望老首领醒了,凛就能振作起来吧。”

“嗯。”秋璐点头,既然他们都不愿多谈,那她就不问。“要不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为了瞳瞳都没有休息好吧?”

她没有过孩子,无法深刻体会那种为了孩子心痛担心的心情,可是即便只是一个外人,看到瞳瞳那段时间的痛苦灾难,那些嚎哭惨叫,也觉得心惊动魄,心生不忍。

“嗯,好。”白琴心事重重的离开南宫凛的房间,如抽去魂魄的人一样,神不守舍。

南宫凛一直陪着南宫问天,虽然醒过来了,但是因为年纪大了,受了重创和打击,又昏迷这么久,身体异常的虚弱,所以需要多休息,所以才醒来没多久又睡过去了,连南宫凛的面都没见着。

南宫凛沉默的陪伴在南宫南宫问天床前,默认医生为他的左脸清理伤口上药,脑子里却不断的在重复刚刚白琴的话和行为,心里一阵阵的悸动。

这是他一生最终极的渴望,伸出手指抚上小腹上的衣服,那里似乎还残留着白琴的气息和温度。她愿意走近自己一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努力向她靠近,为的就是等她迈出一步,终于被他等到了,他却止步不愿向前了,他却放弃了。

抚过衣服的手指探在鼻下,那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百合馨香窜入鼻尖,无端的让他犹豫动摇了,生生生出一丝眷恋和不舍。

刚刚拒绝的,是他最爱最爱的女人呢。

只要他愿意放下可笑的尊严,不要计较她的感情是爱情多一点还是同情多一点,那么他就可以日日夜夜拥有这份淡雅的馨香,可以永远留住心中渴望了多年的爱。

即便,他不算一个男人,或许一辈子也无法从真正意义上拥有白琴,可是相伴一生一世的美好,是连楼驭西都要妒忌的。

“少主,你脸上的伤通过植皮手术基本能恢复七八分,虽然不能完全复原,但是经过手术至少能看起来跟常人无异,只是这一块伤口恢复后的表皮不那么平整光滑而已。”医生清理完伤口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引起他的反弹。

“那腿上的伤呢?”南宫凛颔首,顿了一下又屏息开口。

医生瞬间明白过来他问的是靠近大腿根处的伤口造成的后遗症,沉吟片刻,仔细的斟酌字眼,“其实那个地方并没有直接伤害,只是子弹擦过的时候热度抬高有些灼伤,如今已经恢复,男性功能问题理论上可以恢复,如今的问题恐怕是你的心理问题。”

南宫凛呼吸一岔,急急抓着医生的袖子,“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恢复?”

果然,男人最在意这种事情,这几乎成了象征男人能力强弱的最直接依据。

医生嘴角狠狠一抽,有些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