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8

她要结婚了8

两个月后

经过两个月的整顿,雪影内部混乱问题已经初步得到解决,南宫问天正式退位,让南宫凛和花随风负责。

这日,清风徐徐,是入冬之后难得的好天气。

旧金山的机场大门外,南宫凛一身米色长风衣戴着黑墨镜往白色的莲花跑车跑一靠,顿时有种令日月失色的风流倜傥之味。

今天白琴带着瞳瞳回来,他特地把公事推给花随风跟秋璐跑来接机的。

盯着出口大厅瞧了十几分钟,期间偷瞄手表……呃,保守估计不下六次。

银镜高盼,终于看到那个熟悉的清丽身影,正推着一坐轮椅,低头亲密的跟轮椅上那个灵气可爱的孩子说着什么。

南宫凛摘下眼镜,帅气优雅一笑,快步穿过马路走进出口大厅,高喊一声,“白琴,瞳瞳!”

清越开心的声音令周围的人都看过来瞬间眼睛一亮,许多女性旅客的眼睛都看直了,冒着桃粉色的星星。

白琴闻声抬头,顺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往上,是一张清雅温润,璀璨生辉的帅气脸庞,她直起腰淡淡一笑,“凛,你怎么过来了?”

瞳瞳快六岁了,整过一年疼痛的折磨与洗礼,让他成熟稳重不少,嘟嘟粉嫩的小脸清瘦不少,稚气褪去,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坚强的英气,那一双与楼驭西如出一撤的墨绿眸子泛着冷淡疏离。

如今他失去的双腿已经长出来了,从外表看已于常人无异。可是这中间历经的曲折和磨练,那些非人的疼痛和忍耐,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他才清楚。

对南宫凛,是他感恩的,就像他对景岩希的尊重一样,他们都是给他重生希望的恩人。

清清淡淡的开口,英气可爱的脸上闪过一丝情绪,“凛叔叔。”以前,他都是叫南宫叔叔的,可是妈妈告诉他,以后会跟南宫凛一起生活,他会是他的儿子。尊重妈妈的决定,也尊重南宫凛,所以他开口叫他一声凛叔叔。

“瞳瞳真棒,叔叔为你骄傲。”南宫凛的深情欣悦的视线转到瞳瞳的脸上,继而移到双腿,“现在腿部有感觉了吗?”

“一点点,使不上什么力。”白琴替他开口。

瞳瞳的双腿虽然长出来了,但毕竟是后天利用非自然的方法强行长出来的,虽然已经确保长好不会再受到细菌病毒的感染,可是瞳瞳还是不能适应,无法感知双腿的存在,更遑论可以灵活的使用驾驭了,这还需要很长一算时间的练习和物理治疗。

“回去再说吧。”南宫凛温和的开口,自动自发的接过白琴的工作推着瞳瞳的轮椅,白琴则是拉着一个银灰色的大行李箱,三人一起出来出口大厅,俨然是亲密的一家三口。

南宫凛熟练的抱起瞳瞳坐在后座,叠起轮椅,并且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直到白色的莲花跑车消失后很久,机场大楼对面马路的一幢大厦二楼临窗的那个高大黑影还是一动不动,墨绿色的眸子失神的盯着那个早已失去伊人芳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