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2新文求点击

抢婚2(新文求点击)

温莎伯爵也没有表现出不悦,依旧温和的笑道,“祝楼先生一切顺利。”他没有恼怒,也没有给还有合作的希望,表现的淡定从容。

楼驭西一怔,随即真诚道谢,“谢谢。”

说完,就带着季天漓匆匆离开,坐当晚最早一班飞机去旧金山。

第二天早上到达旧金山国际机场,脑中想着昨天才在这个地方见到她,可是今天却要永远失去她了,那是何其反而讽刺和悲凉。

没错,是永远失去,或者说,一年前他签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失去了。

那么,他现在又巴巴的跑来干什么?

挽回她吗?

不,挽不回了,失去就是失去,他早就失去了,必须认清这个事实。

曾经他拥有过白琴最诚挚美好的爱情,彼时他不懂爱,没有珍惜,狠狠的伤害了她,还有他们的孩子。

当白琴那一刻心如死灰的说出不想爱也不想恨的时候,他知道,她要永远的将他从心底拔除了。

那么之后,无论她选择谁,他都没有资格过问了。

他真傻,他现在是在干嘛?扔下五十亿的生意,巴巴的跑来要阻止她的婚礼吗?

你给不了的别的男人可以给,为什么你不能让她过着幸福安宁的生活呢?

难道你又想再一次的毁坏她的幸福吗?

脚步猛的收住,再也前进不了一步。

季天漓拿着行李跟在楼驭西身后,眼见着他扔下生意不顾一切跑来旧金山,却又站在机场出口大厅的门口止步不动了,心里万分不解。

还有两天的时间,他们跟花随风部署一下,进入雪影古堡不再是问题,有花随风的掩护,要带走白琴和瞳瞳也不是问题。

可是,眼下是什么个情况,楼总到底在想什么?

“楼总……”季天漓见楼驭西久久没有动作,他们这样外型衣着的人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好几个机场的保安已经开始盯着他们警戒起来了,站在这里实在太醒目了。

楼驭西冷淡开口,“走吧,去附近的酒店先住下。”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参加完她的婚礼再走吧,不能守护她,至少远远的祝福她吧。

“是。”季天漓敬畏的点头。

可是一直到傍晚,楼驭西都待在酒店的房间没有外出,也没有任何指示后天婚礼该怎么行动,季天漓这才开始着急了。

“楼总,时间不多了,我们要让花随风怎么部署?”硬着头皮,季天漓主动找上站在窗口沉默吸烟的楼驭西。

高大挺拔的身影临窗而立,笼罩在傍晚灰蒙蒙的天气色,周围尽是烟雾,寂静中说不出的孤寂。

吸完最后一口烟,楼驭西悠悠的掐灭摇头,这才冷淡的开口,“什么都不用做,我们等婚礼结束完回A市清理那两个垃圾。”

“什么?”季天漓一惊,原谅楼驭西什么都没要做,只是远远的看着白琴跟南宫凛结婚而已。

这怎么可以,这一年来,楼驭西的改变,他为白琴所做的一切,都足以说明他深深的在乎那个女人,可是这一刻他却轻言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