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3

抢婚3

季天漓甚至认为,这个世界上,唯有白琴能让楼驭西真正的快乐。

如今,他要连这最后的一点快乐都要放弃。

不,季天漓咬牙,他决不答应。

“照我的意思去做,定好后天晚上回A市的机票,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楼驭西英俊淡然的脸上透着一股苍凉的寂寥,背对着季天漓的背影,竟不如平时的挺拔,而是带着一丝轻颤的佝偻。

季天漓咬牙,用力道,“是,我马上去办。”

说完,季天漓离开楼驭西的房间,没去定回A市的机票,而是第一时间联系人在纽约的卓立青,把白琴要跟南宫凛结婚,以及楼驭西的反应都告诉了对方。

卓立青当天深夜就赶到旧金山,下榻楼驭西所在的酒店,但是只跟季天漓汇合,并没有通知楼驭西。

第二天一早,季天漓跟卓立青就离开酒店了,并没有知会楼驭西。

用过午饭,楼驭西一个人去了雪影古堡附近,那个一条高速公路收费站下的休息站。楼驭西下了出租车直接进了一家简易的咖啡屋,点了一杯黑咖啡,楼驭西转身进入洗手间洗了个手,当温暖的水流冲刷过冰凉的手指,僵硬的双手微微的复苏。

看了一眼镜子里失魂落魄的自己,楼驭西重新点燃一根烟,吞吐两圈之后才熄灭走出洗手间。

刚走出洗手间的门,就与迎面匆匆而来的女人撞了一下,女人手中一本厚厚的书砸在楼驭西的手腕,一阵闷痛。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一个褐发绿眸的白人女子,白种人独有的雪白肤色,只是脸上有许多淡淡的雀斑,个头不大,看起来并不出彩,很普通的一个美国女人。

“没关系。”楼驭西淡漠的用纯正的英文回应,错身而过的冷漠行为有种绅士的错觉,他伸手揉了揉那只被撞疼的手腕。

白人女子低下头去耳根一红,忙低下头去捡掉在地上的书,转身离开的楼驭西并没有留意到她嘴角那一丝诡异的冷笑。

回到点餐的座位,侍者已经端着黑咖啡过来了,“先生,你要的黑咖啡,请慢用。”

楼驭西轻轻颔首,并未开口,随后给了五十美元的小费放在侍者的托盘里,侍者见楼驭西出手阔绰,马上笑的眉眼弯弯,开心致谢,“谢谢。”

袅袅的白雾中,闻着咖啡浓郁的香气,楼驭西静静的看着窗外来往的车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视线里出现一辆白色的莲花跑车。

那个绝美清丽的侧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楼驭西蓦地拽紧手中的咖啡杯。

深邃灼热的目光一直目送莲花跑车消失在视线中,其实前后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可是对于楼驭西而言,就像历经一个世纪那么就,浑身紧绷的盯着。

今天,南宫凛会带着白琴去市中心的纯手工婚纱店试穿礼服,而他,只是想远远的看她一眼。

等到一切回归平静,楼驭西端起那杯早已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

一个满脸雀斑的褐发白种女人怀抱着一本厚厚的书低头离开咖啡屋,打开门的瞬间风铃发生一声清脆的“叮铃”声。

没多久,楼驭西也起身。

站在马路上等出租车的时候,忽然眩晕袭来,浑身疲软。

陷入黑暗之前忍不住咒骂,该死的,太大意了,着了别人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