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5

抢婚5

卓立青和季天漓一致认为,只有白琴才楼驭西这辈子唯一的快乐,他们都希望楼驭西能幸福,毕竟他这辈子的不幸已经足够了。

毫不客气的评判让白琴绝美的脸色白上三分,她微微别过脸,冷漠的开口,“我是狠心,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如果你们来是为了劝我不要嫁给南宫凛的话,那么我劝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

季天漓冷淡开口,“我们来,只是想要告诉你当年父辈们之间的恩怨,至少为你们拭去的那段感情做一个交代。”

季天漓不疾不徐,不冷不热的一段话命中白琴的死结,不论她跟楼驭西的结果如何,她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让楼驭西恨成这样,等不及爸爸辞世,要亲自到医院杀死他。

可是,他们选在这个时间来告诉她,就在婚礼的前一天,动机是什么,她一目了然,忽然间她又很不想知道了。

“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不想……”

“事关你爸爸,事关漠的父母,那么多条人命,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卓立青打断白琴薄弱的挣扎。

“不管谁是谁非,人都已经死了,我又何必非要执着的知道真相?”白琴心口一滞,有些呼吸不畅,语气微颤,莫名的就失了底气。

“我看你害怕知道自己爸爸当年是多么阴狠自私吧?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禁杀害最好的朋友。”季天漓冷冷的蹦出一句令人震惊慌乱的质问。

“不可能,我爸爸不会害人性命,他是好人。”白琴坚定无比的厉声反驳。

“自古商场无父子,商场那一套阴狠无耻的手段哪个商人不懂?你爸爸只是没有在你面前表现而已,可他却是切切实实的那么做的。为了自己的前途,斩断别人的前途,甚至是生命。”看着白琴一副坚信白宇霆良善的模样,季天漓不免冷下心场想要把白宇霆的伪像撕裂。

卓立青觉得这么说似乎有些过分了,他们来只是想把当年的真相告诉白琴,让她明白楼驭西的报仇只是出于一个儿子对于父母被害死的无奈反击而已,可不想激怒了白琴,让这两个同样固执的人玩完了。

“天漓,你好好说,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季天漓沉默片刻,看着脸色惨白的白琴一眼,平复好情绪缓缓开口。“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当年是你爸爸先对不起兄弟的,这才有了楼总后来的报复。”

接着,季天漓清冷的声音就将当年的恩怨缓缓道来。白琴这才知道,爸爸白宇霆当年跟楼驭西的爸爸楼尚是好兄弟,共创了一家珠宝公司,可是公司越做越大的时候两兄弟有了分歧,于是白宇霆就策划了一场交通意外。

这场意外中,白琴的妈妈,楼驭西的爸妈都离开了,楼驭西却救了年仅七岁的白琴,让白琴从此情根深种。

白琴知道了一切,也明白楼驭西为什么会回来报仇,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可是她宁愿永远都不知道,她不相信,她那慈爱温和的爸爸是那样一个不顾兄弟情义的伪善小人,不是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