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6

抢婚6

原来她的爱是因孽而生,可是爸爸死了,楼驭西的父母也死了,悲剧已经造成,到了今时今日已经无法回头,她觉得跟楼驭西再也没有可能了。

她的爸爸害了楼驭西的父母,而楼驭西又害了她的爸爸,两个有着深仇的人又怎么能相爱呢?更别说相守了。

不,她早在去年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清醒的意识到,她的爱已到绝路,再也无法继续,所以她才能选择离婚的。

时隔一年,这个决定从来没有动摇过。既然是错了,那就到此为止吧。

白琴流着泪,那双清透明媚的大眼死寂黯淡,整个人无力的蹲在地上紧紧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因为这埋葬了十八年的真相陡然被人揭开,震惊、悲痛、无措,一下子把她给击溃了。

两个大男人看着白琴激动的反应,忽然意识到真相太过残忍,对于无辜同样也是受害者的白琴来说,真相太让人难以接受了,毕竟,当年年仅七岁的白琴也差点死在那场她爸爸精心策划的阴谋车祸中。

“白琴,当年的恩怨,对于漠来说,是绝对致命的打击和伤害,他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少爷突然变成父母双亡,家破人亡的孤儿,之后的人生为了报仇又历经艰辛,他一天都不曾快乐过。可是毕竟是上一代的恩怨,而且人都死,我们只希望你再给漠一个机会,让他快乐的机会。”卓立青苦口婆心的劝道。

白琴缓缓的抬起一双茫然的大眼,晶莹的眼泪在闪动,她颤抖的声音一字一顿的散开在空气里,“我跟他已经离婚了,早在一年前就完了,明天是我的婚礼,如果是为祝福而来,我欢迎你们,其余的我不想听。”

是了,她跟楼驭西一开始就错了,既然错了,那就即使扳正吧。她只想好好保护瞳瞳,安安静静的过下半辈子,那样惨痛的血的教训,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你,你这个女人怎么冥顽不灵?”卓立青也恼了,好脾气和耐心都被消耗光了。

“冥顽不明的是你们。”白琴擦干眼泪站起身,冷淡的指出一个事实,“那么沉重的仇恨枷锁架在我跟楼驭西头上,是哪里来的自信让你们认为我还能跟楼驭西再续前缘?我跟他,从一开始就是不同路的,是我太过执着,才害得瞳瞳受这么大的伤害。你们知道失去双腿的感觉吗?你们知道那种痛吗?那只是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命运何其残忍?”

卓立青和季天漓本是满心愤怒,却在听到最后几句质问的时候哑口无言,没有亲身经历过,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可即便这样,他们也觉得惨不忍睹。

“你们就跟楼驭西说,往事不堪回首,我们都向前看吧。”淡漠说完,白琴挺直背脊,绝然而缓慢的走出他们的视线。

教堂提早一天就已经布置一新,十八辆白色宾利整齐一致的停在教堂门口时,等候多时的媒体蜂拥而至,举起手中的相机咔嚓咔嚓直按。

这些媒体都是受邀而来,但是众人之前就已经被交待,不能破坏婚礼现场的秩序,更不能打扰一对新人的步伐,所以大家都很识趣的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拍照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