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7

抢婚7

教堂的门口被粉色的气球和白色的玫瑰花装扮成拱形的门,清新唯美,一阵阵清新芬芳的玫瑰花香气窜入鼻尖,白琴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这是她的婚礼,她曾经盼望了许久的婚礼,可惜……最终新郎并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放眼望去,整座教堂都是笑意吟吟的宾客,漫天芬芳的花瓣。

一条由白色玫瑰花瓣的红毯一路从教堂门口通往神坛,彼端站着庄重肃穆的年迈神父。

从今以后,走过这条红毯,她就开始新的生活,她真的要彻底的放下心中的那个人了。

昨天回去之后,她不是没有过挣扎,不是没有过痛苦,也不是没有过彷徨,可最终还是沉静下来了。

都过去了,如果说,之前心里还对楼驭西抱着一丝怨恨,那么从她得知当年父辈们的恩怨之后,她就已经释怀。

不去恨,当然,爱也寸步难行。

他们之间,一开始就是错了。

既然如此,那就相忘于江湖,过了今天,她会好好的跟南宫凛过日子,过着简单平静的日子。

人群之中,有一脸严肃的楼墨瞳,身穿一袭白色的绅士小礼服,明明该可爱优雅的年纪,偏偏透着一股凝重肃穆。自从经历车祸失去双腿之后,他的脸上几乎再也看不到无忧无虑的笑容了,不笑的瞳瞳看起来也就更像楼驭西了……

白琴穿着一套纱质缀钻石的婚纱,背后的镂空雕花的蕾丝,妖艳中透着含蓄的清纯,这是她后来在卓立青他们离开后另外选的。

由几位保镖护着,白琴匆匆到了教堂里面的一间休息室等着,一会儿会由南宫问天来牵着她走红毯。她的爸爸已经辞世了,如今嫁给南宫凛,身为新郎外公的南宫问天是为尊贵的亲人了。

白琴静静的坐着,绝美精致的脸上呆呆的,没什么表情。真正走到这一步,她已经不能后悔,可是她发现她心里乱糟糟的,脑子就轰隆隆像是有飞机在不断盘旋却迟迟不肯降落。

这一步是她自己的选择,可是……过了今天,她就是南宫凛的妻子,她要对他忠诚一生,再也不能想着楼驭西,连一个细小的角落都容不下了。

楼驭西,楼驭西,楼驭西……

白琴忽然心酸的想哭,如果你真的想要挽回我,为什么不亲自出现,而要让别人跑来跟我解释?

楼驭西,我爱过你,曾经很爱很爱,真的很爱……

哪怕亲眼跪在病床前看着你要伤害爸爸,我都没有想过不爱你。

曾经,我恨你,怨你,可是更加想你,爱你。

即使我忘了一切,也没有忘记爱你,否则怎么会拒绝别的男人入驻我的心里?

可是,可是……今天,我就要放弃你了!

视线模糊了,白琴茫然的瞠大双眸,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再也忍不住低落,啪嗒啪嗒滴在面前的桌上。

“白琴,准备好了吗?”一个苍老却嘹亮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白琴马上低头拭去眼泪。

没有回头,声音沙哑的开口,“我准备好了,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