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8

抢婚8

南宫问天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精神矍铄,双眼自有一派精明在内,今天他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年轻时常年习武让他腰板笔直,沉稳大气。

南宫问天走到白琴面前伸出一只手臂,慈爱道,“你跟小凛一样叫我外公吧。”

白琴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静默数秒,她站起身,缓缓伸手挽住南宫问天的胳膊,“外公,是不是该出去了?”

“嗯,丫头,你今天真美,难怪迷的凛神魂颠倒。”南宫问天像是没看见白琴红了的眼眶,爽朗大笑着赞美。

教堂大厅响起了婚礼进行曲,白琴深吸一口气,挽着南宫问天的手臂走出休息室,一路踏上铺满玫瑰花瓣的红毯。

南宫问天低头看了白琴平复下来的脸,轻轻开口,“准备好了,我们进去。”

白琴淡淡一笑间,南宫问天已经伸手稳稳推开教堂大大门。

顿时更加清晰的婚礼进行曲飘进耳朵,扑鼻的玫瑰花香让人心头放松不少,白琴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红毯那端神父面前的南宫凛,一身白色纯手工新郎礼服,衬得丰神俊朗,风度翩翩,他眼中的温柔和深情足以将她溺毙。

白琴挽着南宫问天的手臂,一步一步的朝他靠近。

两旁的长椅上坐着观礼的宾客,瞳瞳坐着轮椅在最前排,除了瞳瞳,还有秋璐,花随风,甚至还有卓立青和季天漓。

不过,没有楼驭西。

终于缓慢而庄重的走到南宫凛面前,婚礼进行曲骤停,白琴抬眸,看到了南宫凛眼中的喜悦和惊艳。

不得不承认,即便已经看见过了,此刻站在自己面前,南宫凛还是觉得惊艳。想着马上白琴就会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他就控制不住的加速心跳。

牧师长的眉目慈祥,白皙温润的脸上噙着真诚的笑意,花白的胡须和头发微微飘动。

牧师的声音温和慈祥,先是诵读了一段祝祷的经文,仿佛蕴含着无数的喜悦和慈悲,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在这个难忘的特别的日子里,请允许由我来为你们的婚礼做见证,在上帝面前,在所有宾客的共同见证下,从今天起,你们结为夫妻。并承诺,以后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健康或忧愁,你们将永远相知相伴,不离不弃。承诺可以毫不保留的爱对方,以对方为荣,尊敬对方,尽你们所能供对方的需要,在危难中保护对方,在忧伤中安慰对方。与对方在身体心灵上共同成长,并且承诺将对对方永远忠诚,疼惜对方,永永远远,直到生命终止。”

说着,顿了一下,牧师看向羽澈,用悲天悯人的声音问道,“南宫凛先生,你愿意娶白琴小姐为妻吗?”

白琴怔怔的听着牧师的话,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耳畔传来南宫凛温柔而坚定的声音,“我愿意!”

牧师又把视线调转在白琴身上,用同样的语调询问,“白琴小姐,你愿意让南宫凛先生成为你的丈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