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9

抢婚9

这一刻,白琴的心忽然加快跳动,她张口,“我……”她想说服自己说愿意,奈何声音像是被堵在了喉咙口,说了一个字之后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南宫凛静静的等着,所有的宾客都等着,白琴抬头,她清楚的看到南宫凛清透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也怕自己后悔吧,更怕这个时候做出让他出丑的事情来。

“白琴小姐……”

“白琴,说愿意。”南宫凛小声的提醒,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紧绷。

“我……”白琴再度张口。

却被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打断,所有人都是一惊,循声望去,教堂的大门已经被撞开。

一个衣衫破烂的高大男人冲了进来,墨绿色的眸子泛着嗜血的颜色,神情狂乱,头发凌乱,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已经破破烂烂,甚至能看到里面染了血迹的白色衬衫。

即便面容有污血伤痕,仍旧掩盖不去他的高贵和英俊,尤其那双嗜血凌厉的墨绿色眼眸,散着着野兽般危险的光芒。

“她不愿意,她是我楼驭西的妻子,她不能嫁给任何人。”楼驭西愤恨的一字一顿开口,沙哑的声音也透着一股血腥,他右手举着枪朝天开了一枪。

宾客们哗然,因为大多数宾客都雪影内部的成员,虽然事发突然,但也没有显得过分惊慌,只有少部分家属和孩童发出惊恐害怕的声音。

“爹地!”瞳瞳坐在轮椅上,震惊的看着来人,终于有了冷漠严肃以外的表情,他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还没有恢复知觉的双腿。

一旁参见观礼的卓立青和季天漓也错愕,楼驭西这是演的那一出?昨晚他们回到酒店,却得知楼驭西下午已经办理退房回A市了,他们本以为他不敢见到这一幕令他心碎的画面所以提前离开了。

可是,今天他怎么又会出现?还是这么狼狈的形象?看他的表情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事了?两人对视一眼,随即不约而同的紧张站起身,想要护着楼驭西,也防止他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情来。

楼驭西此刻神情狂乱,脑子针扎般的刺痛,仿佛有个模糊而遥远的声音不停的在跟他说话,可是他不管不顾,眼睛紧紧的盯着不远处那个一身白纱的美丽女人,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你想干什么?哪里跑来野人,快出去,别打扰婚礼的……”秋璐匆匆起身,想要拦住楼驭西的脚步,她只见过楼驭西一次,没有认出这个凌乱狼狈的男人是楼驭西,只当是哪来捣乱的人。

“砰!”又一枪,还未等秋璐说完,楼驭西就一枪打在她的左腿。

“啊……”秋璐疼痛惊叫,整个人失去重心倒在地上,双手捂着汩汩流血的伤口,顿时冷汗淋漓,再也发不出声音。

“秋璐……”南宫凛顾不得白琴,快速奔至倒在地上的秋璐身边,用力抱起她,然后交给一旁的属下,“快,带她回去救治。”

白琴怔怔的看着楼驭西朝自己靠近,此刻她眼中除了受伤狼狈的楼驭西,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

已经有整整一年了,她没有看见他,整整一年没有这么近这样清楚的看着他了。

如今他站在自己面前,白琴这才发现,原来她一直记得,他一直在她的心底。

“楼驭西……”沙哑而干涩的声音从心底发出,白琴这才发现口中苦的发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