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抢婚10

抢婚10

“跟我走!”楼驭西一把抓起白琴的手,霸道而蛮狠的开口,说吧,已经拖着她往教堂门外走去。

“不准走,白琴答应嫁给我了,该走的是你一个人。”南宫凛立即拦在楼驭西面前。

“砰!”楼驭西不愿辩驳,直接开枪。

南宫凛肩膀中枪,整个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后面的人扶了一下才堪堪站住。

“住手,不要开枪,你不要伤害无辜。”白琴回神,声音凄厉的开口阻止。

因为是婚礼,大家只是没参加婚礼的,并没有随身携带自卫的武器,楼驭西的闯入令大家措手不及。

“不舍不得了?”楼驭西偏头,如狼般凶狠的眸子充血,带着狠戾和嫉妒,“你越是阻止,我就越要开枪。”

说着,朝着南宫凛的手臂又是一枪。

“啊……”人群中有胆小的女眷孩子们发现惊恐的惨叫。

楼驭西不耐烦的举枪又是砰砰两枪,沙哑的声音透着狠戾,“都闭嘴!”

南宫凛咬着牙忍住痛,他挣扎着爬起来,想要阻止,白琴却对着他流泪摇头,示意他不要硬拼伤害自己。

楼驭西拖着白琴大步朝教堂外逃走,白琴穿着长长的婚纱走的跌跌撞撞,很快上了一辆车子离开。

南宫凛满眼落寞的看着,却只是静静的站着,没有动。

花随风跟几个手下使了眼色便悄声闪出教堂,楼驭西明显不对劲,他怎么可能持枪进教堂抢人?

这其中……

果然,在教堂后面的小巷子里,花随风看到了已经被几个属下堵住的极夜。

这男人阴险狠毒,都是过街老鼠了,还贼心不死。

“极夜,既然来参加婚礼,怎么不堂堂正正走大门?”花随风走到极夜面前冰冷开口,就是这个男人,让他变成叛徒百口莫辩差点丧身,就是这个野心膨胀的自私男人害的他家破人亡。

“我只是路过。”极夜冷静的沉声开口,细长的眼睛闪动着锋利无情的光芒。

“是吗,既然都路过了,不妨进去喝杯喜酒再走吧。”花随风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情绪。,语气淡然的邀请。

“不用了。”顿了一下,极夜的眼中闪过警戒,他居然看不透这个男人。

“你控制了楼驭西破坏婚礼,早知道没喜酒喝了吧?”花随风轻轻一笑,突然手中多了一柄小巧的银色消音手枪,对准极夜的膝盖就是两枪。

极夜猝不及防,嘭一声摔在地上,袖中暗藏的枪脱手,他愤怒的瞪着依然悠闲的花随风。

“怎么?很惊讶?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对于超出你预料的行为是不是很惊讶?”花随风的枪对准了极夜的眉心。

“慢着,我死了,你的救命恩人也废了,他身上的病毒只有我有解药。”极夜忍着剧痛,粗喘着开口。

“是吗?那关我什么事?”花随风冷冷一笑,扣下扳手,子弹出膛,直接命中极夜的眉心。

极夜还来不及谈判,头就被花随风打爆了。

几个属下被震慑,都惊惧的退到一边。

花随风收回手枪,轻轻喃喃,“我只想替我的妻女报仇,谁也阻止不了。”

花随风没再看地上那具失去生命渐渐冷却的尸体看一眼,就漠然离开。

怪只怪,他太轻敌,居然敢一个人来这里。

怪只怪,他多疑,怕楼驭西坏了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