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囚禁2

囚禁2

“呲啦……”布帛撕裂的声音令白琴心生惧意,这个楼驭西完全失去理智了,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

一丝丝的凉意袭来,生生的恐惧从四肢百骸蔓延,白琴捂着胸口残破不堪的婚纱不停的扭着身体,想要逃离楼驭西的桎梏,奈何不能撼动分毫。

“你放开我!”白琴一手抵着楼驭西滚烫的胸膛,一手朝着楼驭西的后颈劈去。但是楼驭西的动作更快,快速捉住白琴的手,举过头顶压在**。

灼热急躁的吻落下,带着粗喘的呼吸,滚烫的温度,一路游移,顺着颈部锁骨而下……

白琴心头一悸,忍不住哆嗦一下,脖子僵直的后仰,呼吸一下子就乱了。慌乱之余,她抬脚往楼驭西最脆弱的地方顶去。

楼驭西仿佛早就知悉了她的动作一般,身体微侧整个压得白琴动弹不得,还趁机一条腿挤进白琴的双腿之间。

坚硬粗壮的东西顶着白琴的小腹,这一下子,白琴彻底慌了,强烈的意识到了危险。

“你……唔……”白琴张口,却被楼驭西狠狠堵上,所有的呼吸被夺走,窒息胀痛的感觉在心头膨胀,意识渐渐迷离。

“呼吸。”楼驭西沙哑粗沉的声音就在头顶,他终于良心发现的放开白琴。

白琴睁开迷离的眼,脸色酡红,媚眼如丝,散落的长发铺在雪白的枕头上,更添魅惑的风情,尤其是眼角一滴欲坠不坠的眼泪,让人更加的冲动。

突然,底下最后一片遮挡被用力扯下,楼驭西分开白琴的用力夹紧的双腿……

“不不不……求你放过我,我要结婚了,你不能这么对我……”白琴知道下一秒就要失守,强烈的屈辱和害怕让她在他身下颤抖着挣扎着苦苦哀求。她不想爱了,更不想恨了,难道还不能放过她么?

“不能?”楼驭西霸道的反问,怒极反笑,长腰一挺,狠狠闯入她的柔软,冷戾阴鸷道,“今天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到底能不能。”话说完,他狠狠的一撞,狠狠将她压在身下蹂|躏。

白琴木然的瞪大双眼,任由眼泪不断的落下,白色的天花板上幻化出无数恐怖的野兽图案,脑子轰隆隆的响着,一刻也不得安宁。

这一刻,她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久未经人事的身子干涩无比,再加上紧张害怕,那个地方就更加的紧致。楼驭西一手桎梏着白琴已经无力挣扎的双手,一手覆上一侧珠玉般柔滑的高耸,而嘴巴也不闲着,低头就在另一边雪峰上用力啃噬吸允……

“嗯哼……”细碎的嘤咛从白琴口中断断续续溢出,无论她怎么抗拒否认,可是身体是诚实,这么多年的身体只有这一个男人,很快就被掌控,身体滚烫柔软起来。

楼驭西驰骋的更加顺畅,如野兽般低低的吼叫,急促粗沉的呼吸,他的双手放弃桎梏白琴,握着白琴不盈一握的纤腰狠狠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