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囚禁3

囚禁3

白琴渐渐的承受不住这暴风雨般的侵略,迷离的意识下,双眼开始涣散,双手无意识的吊住楼驭西的脖子,身体随着他的冲撞而摆动。

极致的愉悦到达之际,脑子一片空白,强大的电流冲刷着她的中枢神经,闷哼的叫喊起来,楼驭西感受她的**,丝绒般的湿热包裹越来越紧致,他顿时用力握着白琴的腰以更加迅猛的速度进攻。

……

……

这样的折磨整整持续到第二天天亮,期间白琴不知道昏睡过去多少次,每次都是昏了再醒,醒了再昏。

浑浑噩噩,白琴最后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浑身的骨骼筋络都像是被拆卸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如果说第一次楼驭西还有自己的意识的话,之后他就完全像失去思想空白一片的野兽,失控的撕咬、发泄、不断的侵占掠夺。

白琴一直昏昏沉沉的睡到第二天傍晚,悠悠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早就没了楼驭西的身影,徒留一室狼藉和暧昧氤氲的气味。

白琴觉得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好不容易坐起身来,结果下床的时候双腿一软就滚下到地上了。幸亏是冬天,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摔得并不痛。也或者是白琴浑身上下没一个完好的地方了,所谓破罐子破摔,再痛一点也感觉不到了。

听到卧室里的声响,楼驭西推门而进,他显然已经收拾过了,虽然一些伤口无法掩饰,但身上狼藉残破的衣服全都换上了干净整洁的,整个人看起来正常许多。

可是经过了昨晚一整夜的折磨,白琴打从心底惧怕起这个男人,看到楼驭西出现的那一刻,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楼驭西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哆嗦的白琴,绝美的脸上尽是惧意,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有一瞬间的困惑,歪着脑袋似乎在思想,视线触及**的凌乱和伤口留下的血迹,好像又明白过来了。

墨绿色的眸子不再嗜血红肿,看起来正常而平静,他上前两步俯身抱起地上衣不蔽体的白琴,抱着她走向卧室内的浴室,声音依旧沙哑,带着一丝愧疚,“泡个澡就舒服多了。”

白琴咬唇没有开口,一直到楼驭西放好水把她放进浴缸里,温暖的水流舒缓了她的疼痛和酸软,水汽氤氲里她的眼睛,慢慢的一颗颗眼泪滴落浴缸。

“你满意了,可以放我走了吗?”原本白皙细腻的皮肤此刻变的青紫交错,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几乎都是楼驭西昨晚掐的咬的的痕迹。

暧昧而耻辱。

“不准,你是我的,不准离开这里。”楼驭西霸道的声音急急的响起,说的非常大声用力,好像在宣誓一般。

“我不是你的,我们离婚了。”白琴闭上眼,无力的开口,清水之下,她的身体毫无遮挡,令她羞涩而难堪,尤其在楼驭西那双深邃的眼眸瞪视下,有种无所遁形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