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囚禁4

囚禁4

“离婚了你也是我的,这辈子你都是我的,我孩子的妈,谁也不能把你抢走。”楼驭西固执的大声吼着,因为气愤,眼圈又开始慢慢的红了。

看着水下曼妙的身体,身体某个部位一阵阵发紧发胀,小腹一阵阵**。

知道又要失控,楼驭西别过眼,努力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白琴有些错愕,楼驭西从以前的深沉变成了此刻的霸道,从以前的沉默寡言变成了此刻直言不讳,他怎么变了这么多?

此刻他大吼大叫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别扭孩子,还有……刚刚的异样和躁动,白琴也没有忽略。

拿过旁边的毛巾,白琴擦干身体套上浴袍,这才走到别过脸去的楼驭西面前,狐疑的盯着他开口,“你怎么了?”

“没事,饿了吧,先去吃东西吧。”说着,已经冷静下来的楼驭西主动牵起白琴的手走出浴室。

走了几步见白琴走路姿势奇怪,他索性拦腰将她抱起,直接下楼去餐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盘筷子。

看着楼驭西姿势优雅熟练的将扣在盘子上的盖子拿掉,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出现在眼前,白琴惊掉了下巴,不敢置信道,“你,你做的?”

“嗯,还热着,吃吧。”楼驭西不自在的别过脸,粗声粗气说话,被白琴惊讶的目光看的有些耳根发热。

这么心思单纯又脸皮薄的楼驭西……看的白琴一阵抽搐,只觉得世界玄幻了。

“你说吧,到底想要把我关在这里多少时间?”白琴没有动筷,只是坚持想要一个答案。昨天那天走了,也不知道南宫凛怎么样?宾客们会怎么说?

还有瞳瞳……

这样一想,已经累的浑身疲软的白琴就更加没胃口。

楼驭西手中的筷子还没夹着一块糖醋排骨,听到白琴的问话,立即连肉带筷子拍在餐桌上,大声吼道,“你非要说这些话气我吗?”

“因为我比你理智,不想逃避现实。你能永远躲在这里吗?你的公司不管了?你的生意不做,你准备与世隔绝了?”白琴看着透明磨砂的餐桌表面的那一小滩酱油污渍微微蹙眉,这男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暴躁粗鲁?

“那又有何不可?”楼驭西冷哼。

“可是我不能不管,我还要照顾瞳瞳,还要工作,还要……”

“还要跟南宫凛那个自私自利的男人结婚是不是?”楼驭西一拍桌子怒喝,“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准,我也不会放你出去,这辈子你只能跟我在一起。”

“你真是无理取闹。”白琴气结。

“我就是无理取闹,你也只能跟我在一起。”楼驭西重重的哼哼,随即再度拿起筷子吃饭。

“你不能管我一辈子吧?”白琴咋舌,简直不敢相信。

“我就准备关你在这一辈子,这样你就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了。”楼驭西埋头吃着饭,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肯定而气人。

“你……”白琴瞪着楼驭西风卷残云毫无斯文的吃相许久才吐出一句,“真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