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囚禁10

囚禁10

楼驭西沉默片刻,“瞳瞳在立青那儿,我已经让他请了专业的护士帮瞳瞳做复健。”

白琴蹙眉,心想楼驭西真的铁了心要关她一辈子了?

楼驭西见白琴神色不豫,随即又补充道,“瞳瞳情绪很稳定,比起……比起以前,镇定沉稳的多了。”

白琴心头一痛,想当初瞳瞳刚出车祸得知失去双腿的那段时间,情绪常常失控,尖叫嚎哭,也不配合治疗。如今亲眼目睹自己亲生父亲开枪打人,却能这般冷静,随遇而安,这期间的转变是经历了多么残酷疼痛的煎熬才换来的。

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白琴想到离开前南宫凛浑身是血的绝望表情,犹豫道,“那……凛呢?他没事吧?”

一句话,瞬间让楼驭西变了脸,深沉墨绿的眼眸闪着妖冶诡异的红,一步一步朝白琴走去。

“你就这么关心他?”楼驭西一字一顿冷冷开口,目光如刀割在白琴瞬间白了的脸上,“你就是还没死心想回到他身边是不是?”

“我……”不是,白琴张口想要解释,本来就是她欠了凛许多,如今婚礼上又被楼驭西抢走,心中的亏欠更多,何况他受了伤,她询问一声不为过吧?

可是,白琴看着楼驭西妖红的双眼突然一个字都无力解释,他又开始性情大变了。

昨夜的疼痛和折磨,让白琴心中警钟大响,她刚想开门逃离,就被楼驭西捉住,然后狠狠一抛,就跌落大床。

手中拽着的盘子滑出手,哐啷一声摔碎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楼驭西赤脚踩过碎瓷片,浑然不觉得疼痛,直直的奔向床的方向,覆身压下,呲啦一声,白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扯破。

那无休无止的疼痛屈辱令白琴瑟瑟发抖,绝望的闭上双眼。

灼热滚烫的唇落下,粗重的呼吸在耳旁,“以后再也不准提他,不然我杀了他。”

杀气十足的警告声,声声撞在白琴颤抖的心尖上。

白琴咬牙,没有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楼驭西狠狠在白琴胸口咬下,疼痛蚀骨,白琴惊呼着睁开泪眼婆娑的眼睛。凄声却倔强的大喊,“你控制的了的身体,但是永远都控制不了我的思想。”

“是吗?”楼驭西嗜血残忍的笑了,随即俯身,“我会让你求我的。”说完,再度狠狠吻下。

十二点刚过,屋外漆黑一片,冷风呼呼的吹。

屋内,却上演着火热**的征服戏码。

不堪忍受的疼痛让白琴痛的直抽气,双眼瞪得大大的,楼驭西森冷愤怒的盯着身下的女人,用膝盖用力顶开白琴的双|腿。

腰身狠狠一沉,没有任何前奏,痛的让白琴再度痛苦呻|吟。

楼驭西再度残忍一笑,不给白琴任何喘息的机会,用力**律动起来。

不停的冲撞驰骋,脑子里有一股强烈的欲|望想要征服身下的女人,一直到……嘴里尝到了咸咸的眼泪。

楼驭西停下动作,涣散的理智仿佛一下子回来了,他低头,怜惜轻柔的吻去白琴的眼泪。

可是被欲|望主宰的身体最终还是没忍住,再度狠狠的掠夺起身下女子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