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1

发狂1

漫天滚烫的火灼烧,燃烧了两人的理智,最后的最后……白琴还是哭着求饶,求楼驭西放过她。

可是已经失去理智的楼驭西显然已经忘了最初才惩罚的初衷了,用力的,绝望的,把每一次都当做最后一次拼尽全力的……爱她。

白琴最后又昏死过去。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白琴动了动酸痛无力的四肢,身上旧的印记还没有消退又添新的,身上不觉得黏腻,也换了新的睡衣,想来是楼驭西已经帮她洗过澡了,就连身下的床单也不是昨晚那条了。

白琴耳根一热,随即心口又涩涩的蔓延开来,楼驭西……

我们之间隔着天堑,永远也跨不过去,你这样关着我囚禁我又能改变什么呢?

凝神可以闻到身上淡淡的草药味,看着昨天的旧印记消退不少,应该是楼驭西替她擦药了。

这些事,换做以前的楼驭西是绝对不可能做的,连想都是妄想。可是如今,他却默默的做着这些他本来永远不可能做的事情。

白琴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各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胸口,堵得她很难受。

动作缓慢的移下床,白琴到衣橱里重新挑了一身未拆封的服装,昨天的那身已经被楼驭西撕坏了。

走出卧室,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楼驭西既不在书房也不在客厅书房,不过厨房里温着简单可口的饭菜。

白琴饿了,也不矫情,就吃了,想也是楼驭西给她留的。

吃完饭洗了碗筷已经快四点了,可是楼驭西还没回来,白琴透过窗外看着别墅的大门外,静悄悄的,也没人把守。

一个念头慢慢浮上心头,既然楼驭西不再,此刻不是她离开的最好时机吗?

打定主意,白琴走出客厅,穿过玄关想要去开门,却发现门是智能密码锁,试了三次都没有猜中密码,这时整栋别墅都发出了警报声。

“滴--滴--滴--”一声声刺耳的长鸣,弄的白琴惊慌烦躁。

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将警报停下,只能无助烦乱的抱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安静的等楼驭西回来。

客厅很大,家具不多,显得尤其空旷,白琴一个人坐着,有种被全世界遗弃的错觉,她居然连走出大门都不能。

警报声大约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楼驭西回来了,别墅大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大门缓缓打开的瞬间,警报声就停止了。

白琴抬头,愣愣的看着楼驭西停好车子一步一步踩着怒气走进屋子。“你想逃走!”

楼驭西怒声大吼,瞪着白琴的双眼瞬间充血,仿佛负伤愤怒的野兽,白琴有种他要将自己撕碎的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缩,奈何抵到靠垫,无处可逃。

“我……”她是想逃,可是没逃成,所以要留下来接受楼驭西的怒火和惩罚。

“你想逃走!”楼驭西重申,明明是肯定的语气,他心中也心知肚明,可他还是再一遍的重复,执着的想要一个否定的答案,一个白琴不离开他的答案,哪怕是骗他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