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2

发狂2

白琴不是笨蛋,即便在楼驭西强烈的愤怒的强大气场之下,还是很快明白过来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然后,她并不像撒谎。

“是,我想要离开。”白琴挺起胸膛,平静而坚定的回答。

“你,你为什么不否认,你否认啊,你不承认我也相信你……你为什么不否认?”楼驭西俯身,双手揪着白琴的衣领怒吼。

不知道为什么,楼驭西这样的话和这样的反应让白琴没来由的觉得心痛。

“楼驭西,你冷静一点。我本来就是被你强迫抓来的,我想要离开很正常。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很深沉很冷静的吗?我们离婚了,一年前就彻底完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到底表演给谁看?你想要骗谁?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才七岁的懵懂小女孩了。”

“你,你这个女人……”楼驭西气的浑身颤抖,情绪失控的愈演愈烈,他咬牙伸出拳头,狠狠的砸向白琴的脸,却在最后一刻改变方向,砸在白琴身后的沙发靠背上。

白琴闭上眼,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耳边是楼驭西粗重紊乱的呼吸。

“你赢了,白琴,你够狠。”楼驭西沙哑的声音在许久之后缓缓响起,随后顿了顿继续道,“可是即便这样,我也不会放了你,我不会如你所愿的。”

白琴呼吸一滞,迅速睁开眼,看到楼驭西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知为何,记忆中那个挺拔高大的背影清瘦了许多。

白琴一个人在客厅坐了许久,楼驭西一直没下楼,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白琴起身缓缓上楼,看到楼驭西并不在房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不在也好,要不然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刚刚吵完架的对象。

洗了个澡,白琴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被子里,紧紧的闭上眼,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耳边来来回回不断的重复着楼驭西刚刚失控受伤的怒吼。

辗转反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琴才抵不过困顿和疲惫沉沉睡过去。

可是没多久,又被一连串湿热强势的吻吵醒,抵不过楼驭西的霸道专制,再度与他一起沉沦。

浮浮沉沉之际,白琴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才不欢而散的两人,转身就能在**翻云覆雨做着如此亲密的运动。

第二天临中午的时候,白琴被楼下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吵醒,起床发现楼驭西已经帮她洗过澡擦过药了,白琴简单的漱洗之后换了衣服就下楼。

楼下几乎焕然一新,沙发餐桌都换了,就连客厅的液晶电视也换了,多了很多家具餐具,看起来更像一个温馨的家了。

白琴刚睡醒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闹不明白这楼驭西又是在唱的哪出,楼下的搬运工搬完所有的家具之后又尽责的清理制造的垃圾,很快又恢复干净整洁。

白琴缓缓下楼,看着楼驭西在给一个看上去像搬运工头头的男人支票,然后很快一群人坐着货车离开,楼驭西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看起来温润亲和,风度翩翩。

白琴别过眼,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