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3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楼驭西走进客厅,看了一眼站在楼梯口正在发愣的白琴一眼,淡淡开口,“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在花园里走走,晒晒太阳。”

白琴一愣,没想到楼驭西会用这么温和友善的口吻跟她说话,他们昨天还剑拔弩张闹的那么不愉快呢,难道他都忘了?

“呃,好。”回过神来白琴忙道好,她已经三天没见到外面的阳光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即便逃不了,就在别墅内花园走走也不错。

楼驭西没再开口,转身走了出去,白琴忙跟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的沿着碧油油的草地走了一会儿,闻着风中送来的淡淡花香,白琴胸口堵着的郁气散了不少。??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636.发狂3

楼驭西忽然轻声开口,“这边的别墅我不常住,偶尔过来出差才住几天,没什么家具,昨天我发现屋子里太空了,就出去购置了一些家具。”淡淡,像是闲话家常,想要表达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表达。

白琴的心却在瞬间降到谷底,这男人真是说到做到,要囚禁她一辈子吗?

要不然添置家具干什么?

“楼驭西,难道真的想要囚禁我一辈子吗?”白琴震得心口窒闷,终于忍不住问出口,说不出的难过和愤怒。

出于白琴意料的是楼驭西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发怒,他平静的盯着白琴绝美精致的容颜,突然勾唇淡淡一笑,移开视线看着不远处嫩黄色的小花,轻叹,“有何不可?”

白琴心下一急,脱口追问,“那瞳瞳呢,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让我见儿子了?”怕楼驭西会跟前两次一样发狂,这一次她没有提起南宫凛的名字。

楼驭西沉静片刻,回头看着白琴的眼睛问,“你真的只是想见瞳瞳而已吗?”

“是。”白琴没有犹豫,坚定而果断的肯定,“这个世上,瞳瞳是我唯一在乎的至亲,他是我痛苦绝望之下难产剖腹生下的,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瞳瞳对我的重要性。”

楼驭西静静的看着白琴清澈明媚的眼睛,那里纯净的不含一丝杂质,微微晃动的晶莹突然让他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残忍,竟然没有她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安慰她,还生生的剥夺了她作为母亲的权利,让她们母子分离,让她因为父亲的死亡那么的绝望痛苦。

沉寂了似乎有一个世纪之久,楼驭西才缓缓开口,“我会让他来见你的。”但不是现在,他被注射了病毒,不知道什么时候失控,万一他要是哪天发狂伤害了他们母子,那么他至死都不能瞑目。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关她一辈子,他知道自己好不了了,所以想着能在自己还有清醒意识的时候好好的跟她过几天平凡而美好的日子,那样至少死了也不会觉得遗憾。

“什么时候?”白琴不死心的追问,生怕这是楼驭西敷衍她的借口。

“等瞳瞳的双腿好一点的时候,因为是基因改造过的,他的情况是医学界的特例,我还是让专业的医疗机构照顾比较放心。”楼驭西顿了一下淡淡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