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5

发狂5

“醒了?”楼驭西磁性醇厚的声音抚过,有种让人微醺的醉意,“那你漱洗一下,我去准备午饭。”说着,收好手中的药,直接穿着睡衣下楼。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地板上,有一种温暖的金色光晕在徜徉,白琴有些恍惚,看着楼驭西那么自然呃穿着睡衣去为她准备午饭,仿佛他们真的是结婚多年的恩爱夫妻。

楼驭西的宠爱,那是她前半生都在渴望着的。

如今得到了,她心底却衍生出虚无的害怕。

饭桌上,白琴咽下一口饭菜突然打破一室沉默,“瞳瞳恢复的怎么样了,我能给他打个电话吗?”既然见不到,打电话问一下总可以的吧,不会影响到他复健的。

“不行!”斩钉截铁的反对。

太过急切的反对令白琴心生狐疑,随即冷下脸不悦道,“为什么不行?难道之前你说的等瞳瞳好一点就让他来见我都是骗我的?只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的待在这里的借口是不是?楼驭西你对我耍心机,你根本就没有变,你还是跟以前一样阴险。”

突然顿悟,因为愤怒,白琴气的有些口不择言。

话刚落,安静的餐厅里顿时响起乒呤乓啷的声音,一桌子的饭菜汤碗全都被楼驭西扫到了地上,顿时餐厅狼藉一片。

白琴愣了一下,随即扔掉手中的筷子,冷冷嘲讽,“被我猜对了,恼羞成怒了?”

“是你,从来没有想要死心塌地留在我身边,瞳瞳只不过是你想逃逃离我身边的障眼法,你想的是南宫凛对吧?”楼驭西从餐椅上站起来,一步一步靠近白琴,每一个字都说的咬牙切齿。

白琴突然觉得寒心,楼驭西表面温柔,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不可否认,最初来的几天她的确担心南宫凛,可他毕竟是被楼驭西打伤了抢了新娘,作为受恩与他多年的朋友,她这点担心不为过吧?

可是楼驭西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在防着她,还用孩子双腿这么拙劣的借口。

“是,我就是这样想的,我想的就是南宫凛,毕竟要不是的话,我已经是他的妻子……”白琴怒极反笑,既然他这么以为的,那就借由她的口说出来好了。

说出来了,大家就死心了,这样大家才会重新开始。

“白琴,你给我住口!”楼驭西红着眼怒声打断,双手倏然掐住白琴的脖子,仿佛只要这样,白琴就不能说出那些让他伤心的话了。

“这不是事实吗?难道你还怕别人说吗?”白琴冷笑,丝毫不在意楼驭西的怒火,甚至无视那双随时会终结她性命的双手。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你要这样说?为什么?我不准!我不准!”楼驭西厉声大吼,突然间像是疯了一样,大吼大叫,双眼通红,英俊的脸狰狞扭曲,掐着白琴的手却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白琴挥开楼驭西,冲上去跟他厮打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酸涩,瞬间红了,需要竭力的抑制才不至于让自己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