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6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为什么不能说?我就是要这样说……为什么我不可以?我那么爱你的时候你要杀我爸爸,上一代的恩怨你掺和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多恨你,你知不知道我多爱你?瞳瞳因为总是受伤害,你知不知道他失去双腿痛苦惨叫的时候我多害怕,多无助,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我说离婚就同意离婚了,我说放手你就让我走了!楼驭西,你这个混蛋!呜呜……”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尽全力大声吼了出来,然后不停的捶打着楼驭西的胸膛,任眼泪肆意泛滥,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看到我更加痛苦,所以我才放你走……真的不是不要你……”楼驭西突然安静下来了,任由白琴大吼大叫,拼命捶打出气。

白琴不停地哭着,打着,一直到最后没力气瘫在楼驭西怀里,任他紧紧的抱着,抱的身子生疼,可是她却没有出声,甘之如饴。

似乎只有这样痛着,才能真正的感受他的存在,他的在意。

最后,白琴安静下来,躺在楼驭西怀里默默流泪,许久才听到楼驭西轻到几不可闻的沙哑声音说道,“你爸爸是被安雪母子下了药心肌梗塞转变成心脏衰竭,最后是他自己撑不下去了,最后一刻,我想要摘掉他的氧气罩,可是……我没有。”??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639.发狂6

一室静寂。

白琴错愕,楼驭西什么意思,他说他没有害死爸爸?

所以,他们之间只有爸爸欠了楼家两条性命,可是楼驭西并没有害死爸爸?

是这样子吗?

白琴呼吸微微急促,刚想要开口追问,突然发现楼驭西沉默的有些不同寻常,抱着她的双臂如铁钳一样紧紧箍着,令她喘不过气来。

“楼驭西……”

话还没说完,楼驭西又发狂般的推开她,表情愤怒扭曲的踢着桌椅,甚至用力的掀翻客厅里的双人沙发,扯下窗帘……

“楼驭西……”白琴错愕,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发狂了,是什么刺激他了?刚刚他们似乎没说什么吧?

难道是因为提起爸爸,所以想起他的父母意外身亡勾起万千仇恨了?

楼驭西回头,充血的双眸如刀子一样锋利冷冽的瞪着白琴,脚下不由自主的想着白琴迈前两步,随即又受惊了似的逃上楼去。

“他怎么了?”白琴看着楼梯口消失的身影自言自语。

这段时间的楼驭西总是很奇怪,白天很冷静,很温柔,虽然偶尔会吵架,但是一到晚上就想变了一个人似的,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量和**似的,整晚缠着她欢好缱绻。

像今天这样猛烈的狂躁还是第一回,他的眼睛好恐怖,不再是墨绿色,而是血红色……

楼上又传来一阵乒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许久才恢复平静。

白琴收拾着餐厅里的残局,把摔碎的碗盘全都扔进垃圾袋,扶起桌椅沙发,把脏了的地板拖干净。

楼上恢复安静很久了,白琴有些不放心,于是轻声上了楼。

不出意外,楼驭西就在书房,书房的门虚掩着,白琴从门缝中看到了里面的凌乱残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