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7

640.发狂7

楼驭西高大清瘦的身体背对着她,靠着似乎在讲电话,阳光淡淡的将他笼罩在阴影中,看起来非常的孤寂。

陡然升高的音量带着不悦飘入白琴的耳朵,令她不用心生诧异是不是因为丢下生意不管导致出问题了这几天才**晴不定,情绪时好时坏。

“不用再考虑了,我已经决定了,你拟好相关的文件尽快送过给我签字后就去公证。……为什么?这不该是你作为一个律师该问的问题。……很快你就会知道的,我现在不想多说。”

接着,楼驭西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听到了来自身后的熟悉气息。

挂断电话,楼驭西不动声色的转过身,声音淡然如水的出声询问,“午饭没吃几口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我帮你去做?”首发小说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640.发狂7

英俊的脸上沉静如水,温柔的甚至带有一点淡淡的宠溺,没有了刚刚的争锋相对,没有暴躁,没有狰狞,没有愤怒……仿佛刚刚的争吵和发狂都不存在。

白琴怔怔的看着楼驭西一步一步走近,那温柔宠溺的表情是她全然陌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他跟谁打电话,用那么强硬又绝望的语气命令?

可是所有的疑惑堵在胸口却发不出一个疑问的字,她点头轻声道,“嗯,是饿了,我想吃蛋糕了。”

楼驭西主动牵起白琴的手,明明宽厚的大掌却偏偏冰冷如寒霜,让人忍不住从心底打寒颤,声音却更加的温柔如水,“你不是一向嗜辣吗?怎么想起才甜的了?”

“是啊,突然想吃了。”白琴轻轻一笑,因为心里太苦了,所以想要吃些甜的缓解,可是她还是认真的解释,“过两天就是瞳瞳六周岁的生日了,虽然不能跟他一起过,我还是想为他准备一个蛋糕。”

楼驭西明显一顿,但是脚下并没有停顿,他温和的点头,“好啊,我会让季天漓为瞳瞳准备蛋糕的。”

白琴静了静,刚刚他们还在为瞳瞳的事情吵架,但是她很快面色无异的掠过这个话题,“好,你真的会做蛋糕?”

楼驭西淡淡一笑,“昨天刚买了烤箱,简单的蛋糕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要慕斯之类的恐怕就没有了。”

白琴也跟着笑开了,笑颜一下子驱逐了今天中午的阴霾,“蛋糕配咖啡,顺便再带一杯咖啡吧。”

“没问题,我煮的咖啡还能入口。”说话间,两人已经一路闲聊着从书房走到楼下书房。言语间的温馨和默契,仿佛是多年默契的老夫老妻。

白琴被楼驭西请出了厨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透过半开放式的厨房,看着那个清隽的身影挽着袖子在忙碌,一时间咖啡机的声音,打鸡蛋的声音……声声传入白琴的耳朵。

午后的阳光淡淡的照在身上,白琴有种温馨而幸福的错觉。

但是很快,这种不真实的幸福就被打碎,厨房传来碗盘破碎的声音,白琴一惊,匆匆冲进厨房,看着楼驭西右手握刀,左手滴血的惊险一幕时,忍不住错愕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