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8

发狂8

“你在干什么?怎么做个蛋糕会把自己的手弄伤了?你拿着刀干什么?”惊慌之下,白琴冲到楼驭西面前,伸手紧紧按住楼驭西左手不断汩汩冒血的手指,伤口看起来切得很深。

“放手!”楼驭西的声音在极度压抑后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他在说话的同时用力甩来白琴的手,完全不顾会不会令自己伤上加伤。

“你到底是怎么……”白琴恼怒的话在对上楼驭西血红双眼之时生生打断,天哪,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楼驭西此刻看起来像中邪了?

白琴还没回神,人已经被楼驭西甩开,地面乱七八杂的铺洒着面粉,鸡蛋液,一脚踩上去没稳住身体就重重摔倒在地,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哼。

楼驭西妖冶血红的眼有一瞬间的清明,闪过一丝心疼和愧疚,但是很快又被冰冷嗜血所取代,他淡漠的盯着地上那个狼狈疼痛到站不起身的女人,仿佛她是他的十世仇人一样憎恨。

白琴好不容易站起身,就看见楼驭西举着刀朝她走来,白琴心中一个激灵,闪身避过楼驭西劈下的刀,灵巧快速的逃出混乱的厨房。

这一刻她终于确定,楼驭西疯了。

于是,在冬日本该在下午茶中度过的温馨午后变成了一男一女在别墅中一追一逃的厮杀游戏,很快点点斑驳的殷红洒在地板上,桌椅上,沙发上,地毯上……

白琴身上多了许多不同程度的菜刀血痕,在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疯狂追逐之后,楼驭西突然又恢复了理智,眼中的血色慢慢褪下,人也就慢慢的恢复了神智。

当他看着满屋子的凌乱和血迹,以及不远处白琴长发凌乱,浑身血迹,蹲着身子气喘吁吁的喘气时候,他有一瞬间的迷茫和不解。

但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一瞬间就白了,非常的难堪。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又或者他不想解释。

因为那只会徒增担忧,其他什么都不可能改变。

于是,回过神来的楼驭西扔下手中犹带着血迹的菜刀,转身一声不吭的朝书房走去,

白琴彻底的跌坐在地板上,再也没有力气动弹半分。

这一夜,在她心惊胆颤中,楼驭西第一次没有回房,也没有找她亲热缠绵。

白琴却越发的觉得不安。

中午楼驭西那句受伤似的低喃让她心中有无数疑惑想要求证,也因为之后突变的事件而抛之脑后。

这之后的几天,楼驭西又恢复成那个冷酷无情、不苟言笑的男人,而且……他似乎在躲着白琴。

白琴已经习惯了楼驭西无赖似的温柔,霸道的求欢,狂躁时的别扭……可是突然他又恢复成以前的冷酷淡漠的楼驭西,她真的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勾唇自嘲一笑,她还真的很能适应,才二十天不到的时间,她就已经被楼驭西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心态。

所以楼驭西一旦恢复如常,她又接受不了了?

楼驭西真的准备把她关在这里一辈子吗?可是他躲着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