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10

发狂10

白琴一怔,微微有些错愕,仿佛这一个星期的冷战和沉默都是她的臆想和自以为是,而楼驭西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无理无脑的小女孩,这种无力和错愕让她一下子忘了言语。

楼驭西偏头静静的等着,英俊平淡的脸上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就好像是一个了无生趣的人在静静等死,一点生气都没有,这个想法顿时把白琴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白琴知道即便她问,楼驭西也不会回答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会像那天在书房一样,直接将她无视,于是她问了一个挑战楼驭西底线的问题。

果然,楼驭西终于有了反应,平静死寂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痕,他重重搁下手中的饭碗,墨绿色的眼睛一闪而逝一抹妖冶血红。“我说了,你只能留在这里陪我一辈子,我不会放你出去……除非我死。”

最后,忽然悲壮沉重的加了一句。

是啊,他死了,她就解脱了,也就没几天的事情了。

他只想,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有她陪着。

别无他求!

“你分明就是无理取闹,跟你这么阴晴不定,是不是就要发狂砍人的人在一起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最后一句,让白琴心头一跳,心中的不安越扩越大,于是狠下心,说出更加伤人的话。

果然,楼驭西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深深的盯着白琴绝美精致的脸严肃问,“你觉得我会伤害你?”他知道他有时候会神志不清,会失控,所以这几天他都把自己关在书房,这样他发作的时候就不会伤害白琴了。

他知道,他为了自己唯一愿望这样关着白琴是对她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了,他只是想要自己生命最后的记忆都是白琴。

是不是,这样也强求了?

“你没有伤害我吗?”白琴嘲讽一笑,她拉起袖子,一个星期前那些被菜刀划过的伤口还在结痂,虽说不深,但是伤痕交错,看着很恐怖。

楼驭西脸色一僵,微微发白,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伤口许久都没有说话,倒是白琴先扛不住这样的眼神,讪讪的拉下袖子盖住。

“再过三天,这三天好好陪着我,我就让你离开。”再过三天就到二十八天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发狂到什么程度,或许真的会伤了最爱的人,反正都要死了,就死的干干净净,不要让白琴知道。

可是楼驭西的话却让白琴震撼不已,想不到楼驭西会愿意让她离开?这真是……看来事情真的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但是楼驭西还是不肯说,即便放她离开也还是不肯说。

就在白琴沉思之际,楼驭西淡淡的开口,“现在,我可以吃饭了吗?”

他优雅沉静的请示,那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为了吃饭请示她……

白琴心中说不出的惊愕和疑惑,在他深邃无波的眼神下只能胡乱的点头说好。

接下来的三天,白琴很平静,也没有去主动找楼驭西。

倒是楼驭西,这三天又恢复了最初的温柔霸道,准备三餐,晚上纵情缠欢。

第三天的时候,白琴睡到下午才醒,昨夜的楼驭西把它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夜,纵情驰骋,竭尽全力,仿佛想要抓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