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11

发狂11

白琴悠悠转醒的时候身体已经清洗干净,也上过药了,起床穿好衣服梳洗完毕,白琴准备去找楼驭西谈离开的事情。

客厅不在,厨房不在,书房也不在,溜了一圈,整栋房子都静悄悄的,没有楼驭西的踪影。

“楼驭西,你言而无信。”白琴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楼驭西身影,终于意识三日之期不过是楼驭西推诿拖延的借口罢了。三天一到,他就躲起来了,也就不用履行约定了。

她真是蠢死了,会上楼驭西的当,也只有她这个蠢蛋才会猜想楼驭西出事了才会这么异常。他根本就本性难移,永远那么深沉难测。

白琴坐在客厅,想着瞳瞳的双腿恢复的怎么样了,想着南宫凛婚礼现场受伤新娘被劫会受什么样的打击,想着外面的阳光真好自己什么时候能重获自由,想着楼驭西到底去哪了还有没有脸回来……

想的太多,思绪复杂纷陈,莫名的难受,压抑,白琴忽然站起身,朝着屋外走去,不管怎么样,至少再试一次,好歹有三次尝试密码的机会。

可是,出于意料的是,门并没有锁着,轻轻转动门把,“咔嚓”一声磨砂钢化玻璃门就打开了,白琴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绕过游泳池和草坪,白琴想要拔腿跑出这栋囚禁了她将近一个月的别墅,余光却在瞥见花丛一角那个清隽的黑色身影而停下脚步。

是楼驭西,他怎么躺在花丛边的草地上?

白琴蹙眉,双脚不受控制的朝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走去。

走近一看,发现楼驭西仰躺着,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喂,楼驭西,你怎么躺在这里?”白琴语气不善的开口,伸出脚尖踢了踢楼驭西的手臂,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楼驭西,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别装死,身体不舒服就去医院。”

“楼驭西,你再不出声我就走了啊,三天之期到了,你说让我走的。”

“楼驭西……”

“算了,不管了,说不定又是你的计谋。”

白琴喃喃自语,转身正想离开,忽然一道夹在着惊喜和担忧的温润声音传来。

“白琴,真的是你,你怎么样?楼驭西没对你怎么样吧?”

白琴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色身影翩然而至,温润清雅的脸上清瘦不少,嘴角四周泛着青渣,比起一个月前憔悴不少。

“凛,你怎么找来了?”白琴有些愧疚,快步迎了上去,伸手握住南宫凛微微颤抖的双手。不管这些天她怎么故意用南宫凛刺激楼驭西,其实她并没有真的想回到南宫凛身边,她只是想要出去罢了。

更甚者,她看到楼驭西出现在婚礼现场的那一刻,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先别说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南宫凛抓着白琴的手朝大门外走去。

白琴被拉着被动的往前走,回头看了一眼安静躺在地上的楼驭西不放心道,“可是他好像……”

“白琴,他没事的,一会儿他的人就会过来救他。”南宫凛不由分说,拉着白琴塞进车子启动离开。

白琴绝美的脸上闪过担忧,但最终并没有说什么,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说任何关于楼驭西的事情来伤害南宫凛,无论怎么样,都是她对不住南宫凛。

白色的莲花跑车急速奔驰,朝着郊外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