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13

发狂13

白琴等车子一停,快速的步下车,跟南宫凛默契十足的往山路上拔腿狂奔,如果没记错,她曾经听说后山还有一条密林小径可以下山。

“快。”南宫凛回头拉着白琴的手快速逃离。

身后紧跟着的黑色跑车也迅速停下,可能是仓促间踩刹车,发出极其刺耳尖锐的声音,地上顿时尘雾一片。

楼驭西双眸充血,浑身戾气的举着枪冲下车。

眼看着前面两个人手牵着手,心中的戾气更炽,顿时化成强烈的杀意,他举枪就往前方扫射。

“砰砰!”清幽宁静的大山响起骇人的枪声。

南宫凛身体一震,身形不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不容易接着白琴的支力才堪堪稳住身体。

“凛,你怎么了?”白琴也听到了枪声,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头皮发麻,楼驭西真的想要杀他们。

“没事,擦伤而已。”南宫凛右手紧紧的捂着着左手臂,即便如此还是止不住浓稠鲜红的血液汩汩冒出。

火辣辣的疼痛自左手臂传来,很快就麻痹了,然后一阵冰冷的感觉从肩膀处蔓延。南宫凛既然拉着白琴逃命,又要安慰她不让她担心,有些力不从心了。

山路都是石头,非常不平整,但是没有遮挡物,很容易暴露目标。最主要的是,这山路需要攀爬,即便竭尽全力都无法达到理想的速度。

白琴咬牙,拉着南宫凛有些慌不择路的跑进山路旁边的草丛里,至少有草木的遮挡还能躲避一阵,等着救兵的到来。

剧烈的心跳,粗重的喘息,以及浓烈的血腥味,高大茂盛的锋利草叶搁在人脸上生疼,可是即便这样恶劣的状态,两人也丝毫不敢放慢脚步。

身后不远处有野草翻动的声音,还有焦躁的呼吸声,楼驭西就身后。

南宫凛和白琴没有退路,只能咬牙不停的往前跑。

哗啦啦的水声,浪花拍打的声音,咸咸的海风……没有路了。

原来又一次背运,找了一条死路,白琴和南宫凛看着面前的断崖,冷汗淋漓的两人苦笑的相视一眼。

真是天要亡他们。

“白琴,我说过会放你走,为什么你要这么迫不及待的跟别人走!”楼驭西喘着气的狂躁声音陡然在身后响起。

白琴身体一僵,不得已的转过头面对着楼驭西,此刻他英俊不凡的脸上只剩肃杀和狂躁,一双眼眸通红,仿佛充血一般。白琴心惊的看着楼驭西举着枪上膛,一步一步靠近,他是那样的恨,连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楼驭西,你冷静的,不要乱来。”白琴有种窒息的感觉,却偏偏不敢用力呼吸,她单薄的背脊挺得笔直,甚至能感受到身后海浪拍打的水珠溅湿衣服的寒气。

身体微微颤抖,心里有一种侥幸,慢慢的移动身体,想要挡在南宫凛面前。

面对楼驭西,同样的两个人,她却能笃定,肯定比南宫凛安全。

可是脚下才一动,枪声又想起,南宫凛左腿中枪,整个人失重跪在悬崖边,身体朝着山崖下的海中倾倒。

“凛!”白琴惊叫,忙伸手拉住他,南宫凛狼狈的跪坐在山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