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发狂14

发狂14

“心疼了?”楼驭西冷哼,眼中的血色越发浓重,他朝着白琴的方向空开了两枪。

白琴闭眼,震耳欲聋的枪声就在耳边的空气中擦过,惊出一身冷汗,竟有种毛骨悚然的害怕。

楼驭西一步一步走近,充血的眸子里只有白琴的倒影,谁知一直跪坐在地上的南宫凛猛然冲过来,枪落地,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两人不断的扭打,翻滚,你一拳,我一拳,腿脚后背脸都被尖尖的石头刺出血痕。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那么的清晰,让呆呆的白琴回神,楼驭西被南宫凛压在身下,而楼驭西的背正压上一块有棱角尖刺的石头,脑袋般大小。

“楼驭西!”白琴心慌意乱的尖叫,很明显,是楼驭西骨折了。

他受伤了,伤哪了?

楼驭西狂乱中因为这么一声凄厉的喊声有了几秒钟的清明,血色退下,墨绿色的眸子有迷茫和不解,似乎迷茫自己身在何处,不解自己在干什么?

身上的南宫凛正抡着拳头要砸下,他脑袋一偏,带动全身的骨骼运动,左下肋骨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俊脸发白,一阵阵冰冷刺骨的疼痛抵达中枢神经,让他倒抽一口冷气。

眼看着南宫凛坐在自己身上,两个拳头不断的砸下,脸上,眉骨,下颚……温热的**阻挡了他的视线,口腔中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眩晕。

视线所到之处,正是白琴慌乱的阻止南宫凛出手,大声的劝着,可是说着什么却听的不太真切,声音时远时近,嗡嗡作响。

视线偏过白琴晶莹的眼泪,落在地上那把黑色的手枪上,抖了抖手指,缓缓伸向那把枪。

差一点,再差一点,再差一点点就能够着了……

楼驭西推了一下身上紧紧钳制他的南宫凛,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握,顿时枪牢牢握在掌心。

手高高举起,枪柄用力的砸向南宫凛的太阳穴。

“啊……”一声惨叫,南宫凛跌落在地,眼前一片黑暗,静静的趴在地上,很久都没有缓过来。

“凛,凛……楼驭西……”白琴蹲在两人面前,绝望和无助将她深深笼罩。

楼驭西强撑着意识,摇摇晃晃的想要爬起身,可是背上的骨头刚刚被石头压断了,疼的半边身子都麻痹了,他跌了三次才好不容易站起什么。

眉骨破裂,血迹顺着眼角滑落,阻挡了他的视线,可是他摇摇晃晃的站着,看着眼前跪坐在地上,流着泪愣愣看着自己的女人。

是白琴……

她的哭什么?

是为谁在伤心?

南宫凛吗?

他吗?

很想拭去那令他心疼的眼泪,可是手臂仿佛有千斤重,无论怎么努力都抬不起来。

他怎么了?

哦,对了,他被注射了一种叫魅幻二号的病毒,已经侵入神经和脑髓,会产生幻觉,会伤害身边的人,会伤害孩子,会伤害白琴……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

白琴哭的这么伤心,是不是刚刚他又发狂六亲不认的伤害她了?

不,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了。

不敢置信自己真的又一次伤害了白琴,楼驭西只觉得脚下一阵虚软,不自觉的后断崖后倒退,一只脚踩到悬崖边上,边缘的细石扑漱扑漱一阵的往海中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