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章 生死一线(2)

第一章 生死一线(2)

“嗯~~嗯~~~~”

伴随着箱子被打开,里面传来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

叶若维没好气的看着箱子里她那被白布贴着嘴巴的队友此刻正用一双无比可怜的眼睛看着自己,一个劲儿的摇晃着头,试图用嘴发出一些声音,或者说她正在努力的说话,但很显然,除了发出了一阵噪音,别的什么也没发出来。于是,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队长,然后心里干着急。

叶若维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除去她在美国那个心理学硕士的学位,换做是一般人,也该知道了,因为她那张生动的表情早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过在这种时候,说话反而是最危险的,所以她赶紧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用手势警诫她,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伴随着队友听话的安静下来,很快,她就将她从箱子里拉了出来,然后立即给她解绑,其间,秋英能感受到叶若维冷然的目光,早先获救的兴奋劲儿一下被莫名的冷汗代替。

其实,在打开箱子的那一刻,叶若维不是不想骂她的,但是在看到她哆嗦的身躯时,心里就好像一下子掺杂了好几种感情,却又好似只有一种,但是,怎么解都解不开。或许,是心软了吧。的确,没有什么比被绑着等待死亡更令人恐惧的了。她,已经受到了惩罚。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再去骂她?

亦或许,是心疼了吧。她年纪最小,甚至于还是一个刚入人世的孩子,有这股子孤身杀敌的胆量已是不易,又让她怎么忍心责怪?

终究是败给了这个小蚯蚓啊,但幸好,她还好好的活着!

叶若维总也想不明白自己这股子莫名的惆怅是从何而来,但想来这就是那种比血浓于水更亲厚的情感吧。

这世上,有一种情感,不似亲情般有骨血之间的联系,不似友情般吹弹可破,却比亲情更为亲厚,是能够交心换命的情感。与这世间的一种情感相类似,那种情感即男人把它当作是兄弟之间的义气,女人则把它当成是闺蜜之间的推心置腹。

却也只是相似,毕竟,战友是战友,她是她,只是,他们一起出生入死,这种复杂的感情早已随着时间的堆叠揉进了心里。

所以,她不想探究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情,只知道它何其复杂,却又何其简单。归为一句话,她与他们之间的羁绊,便是战友之情!

只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她们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变了,变得不仅仅只是战友,而是较之她的兄弟姐妹更深的关系?

叶若维不知道,但是隐隐能感觉到这种羁绊已经潜藏在内心很久了。或许,从她成为队长的那一刻,这份感情就已经偷偷潜藏进了她的内心,就像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那般,她始终不觉。

看着秋英眼神中那种无法用语言描绘出来的神采,叶若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最初强压在内心的火儿,还有几欲脱口语出的责骂声在一夕之间莫名的消失了,只是一瞬间,心里的压抑不是那么的明显了,也不再堵得慌,而是从未有过的轻快。

但是,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来不及听秋英汇报了。

一想到敌人就在不远处,且数目不小,叶若维便有些犯难,要知道进入毒窝容易,出去可不易。

很快,叶若维对秋英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直到看着她远去,她才放下心继续搜寻炸药的踪迹。

如果可以,叶若维比谁都更希望自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正因为如此,她也成了活的最明白的人,更比谁都清楚的知道人所坚持的希望也不过就是在现实的残酷之下苦苦挣扎。

而她,现在连挣扎的资本都没有!

正如她此时此刻正无比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身上所剩无几的体力即便全靠毅力也只能强撑着走到撤离点,根本无法带枪突围出去,即便强行出去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会被抓,她的身份,相信那批毒贩不可能不了解。她无法想象那批毒品走私犯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残酷的。可秋英不一样,既然犯罪分子对她没有做出什么,显然是她的伪装起了作用,敌人还不知道她的身份。而且她的体力尚存,一人逃离应该不成问题。

况且炸药还没有消除,这才是最最关键的。

秋英走后,叶若维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她迅速将箱子重新安置好,与原先的摆放基本一致,随后重新回到天花板上隐蔽。

在找到炸药之前,她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便是拖延时间,尽量多的时间,让她的队友们能够尽可能地撤离到安全地点。

还有半分钟,白兰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队长再不出来,她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腿了,她要冲进去,比起违抗军令,她更愿意她活着回来!

“秋英!”一名队员发现了秋英的踪迹,不觉喊了出来,但发现她身后没有队长的身影,神色又黯淡了几分。

“队长人呢!”若不是还在出行任务,白兰很难不抑制住自己骂她的冲动。

“队长……队长命令我迅速撤离,她…还在废……!”秋英喘着气道。

白兰不等她说完,就欲向废宅跑去。

秋英忽然从身后抱住了她,“白兰…不能去!队长命令!我们现在必须撤离荒郊!不然她不出来!”

“你给我松手!松开!快点松开!”白兰忽然气怒,她可不像秋英那么天真,自然猜到叶若维打得是什么主意,激动的开始挣脱秋英的束缚。

叶若维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凭刚刚的打斗,体力也所剩无几,凭着多年来练就的毅力,她强撑着用绳索将自己再次吊起,因为,再不撤离,毒贩就会注意到她,果然,她才刚撤离不久,大厅凝集了数十名武装的犯罪分子,大抵是没追上凶手。

叶若维能够清晰的看到犯罪分子脸上即为不自然的表情,显然,换做是谁,被耍了,表情都不会好看吧,何况他们守在宅子外的人莫名的就全死了,还抓不到凶手,气得脸都扭曲了。

“哈哈哈,当然抓不到,因为自己就在这里,哪都没去,好戏现在才开演呢!”叶若维暗自在心里窃喜。

一分钟前,她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那盏玻璃吊灯,居然是空心的设计,若是黑夜,它肯定露馅儿,可现在是白天,很显然,天然的装饰比伪装不知要强多少倍,只需这样想,她忽然觉得犯罪分子之前的行动都合理了。

吊灯与地面的距离目测一下,大抵是50米,呵,真是难为了这批毒贩的精心设计了,突然,她脑中闪过一丝白线,这批弹药还未成型,或许,是想混在毒品里一起运出去,她仔细观察过玻璃吊灯内部,的确,全是粉末,加之外层都是灰,不靠近看,绝对发现不了,她一面叹服吊灯的设计,一面想到,这么多的粉末若装置成型的话,虽说是微型弹药,但大批量的包装起来,肯定也要几个箱子,太过晃眼,依犯罪分子的狡猾程度来看,绝对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看来,还是她太大意了!

既然这盏吊灯被她发现了,就决不能再在世人面前出现,她要毁掉它!

“没有时间了!大家听我说,快撤离吧!”简短的几个字,秋英似乎是撕心裂肺喊出来的。

白兰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一个劲儿的甩开秋英束缚在她腰间的手,但是无奈她好像用上了吃奶的劲儿,怎么都甩不开。

掐算着时间,叶若维心里暗暗的咬紧了牙关祈祷队友们一定要平安顺利的撤离。

“快,去看看箱子!”犯罪分子其中一名花色衣服的人忽然好像发现了异样,焦急的道,转而,他身后一名黑衣男子便迅速走上前去。

打开箱子时,那一脸的惊异丝毫不比叶若维看到箱子时少,随后又揉了揉眼睛,最后才确认了……箱子…,他忽然慌了神,跌跌撞撞的跑到花衣男子的跟前道:“老…老大……,那…那女孩儿…跑了!”

此时已过去了十分钟,在那之前,叶若维一直屏息静气的待在宅子一角,她现在的力气,也只剩下看热闹了!

“还不快去追!”花色男子方觉自己中计,面色盛怒,但后悔也来不及了,蓦然抬头看了看吊灯,脸色稍稍好了些,这一举动,更加让叶若维确信,这盏灯,藏着秘密!

随后,黑衣男子又道:是!……只是……那那……箱子…花衣男子闻言,赶紧一看,箱子里居然还躺着人,还他妈的是自己人!一时气极,

差点没一枪蹦了黑衣男子,索性被黑衣男子给躲了。

果然,很精彩啊,叶若维惬意的看着。

突然,一个黑衣人抬头往天花板看了一眼。不好!他好像发现自己了。叶若维看着他正在往自己的方位走来。一步,又一步,每走一步,内心就好像被鞭子抽了一下又一下,又好像一下子缩紧了好几寸,不知道队友们撤离到安全点了没?

直到他走到自己的脚下,举起了枪支,叶若维忽然之间释然了。

人固有一死,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如果她的死能挽回一场战争,倒也不错。

生死不过一瞬间,若能在此刻化为永恒,这条命也值了!

没有人知道,她最后的遗言是……再见了,我的队友们!就像她的队友们还并不知情的在等着与她的再见一样……

几秒后,随着一声枪响,那盏玻璃灯在空中优美的坠落,随后,一秒,巨大的爆炸声掩盖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在整个郊区引起了一阵的轰动。

“叶若维!”就在爆炸声响起的前一分钟,白兰才挣脱了秋英的束缚,也算是用尽了力气,还好容易甩开了队友们的牵制,向废宅跑去……可是,听到爆炸的那一刻,她像是奔溃了。愣在原地被强大的气浪卷起,随即,失去了知觉!

“队长!”剩余队员们也感受到了略微的气浪,那一刻,陆军特战队的全体队员几近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他们的队长,喊得最撕裂的应该是秋英。她知道队长……可是她却无能为力……终是抑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可是,年轻的叶若维却听不到了……

伴随着那一声巨大爆炸声响起,陆军少校,特战队队长,年仅二十五岁的叶若维,英勇的为国捐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