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章 浴火重生

第二章 浴火重生

地点:皇宫西北角的一座破败小院

五更过后,天幕忽然升起一道红霞,给享受了一夜喜雨的万物蒙上一层靓丽的光辉。

本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但是,却被一阵凄厉的哭声给破坏了。

“娘娘,黄泉路上,您千万要走好……奴婢真的不是故意要害您的……”伴随着一个女孩儿悲恸的哭声,紧接着好像有什么类似陶瓷材质的东西落地后发出一阵脆响,让这座本就破旧不堪的小院更是破坏了春日的祥和气氛。

屋内有两人,听声音像是主仆关系,透过破旧的格子纱窗,能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正跪在床边哭泣,显然是个丫鬟,只见她一边哭,一边禁不住身体的哆嗦,似乎是在跪求主子的饶恕,整体看起来一副好不我见犹怜的样子,神似黛玉,但显然不及林妹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病态与娇弱。在往一侧看,**躺着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只见她一身的凤冠霞帔,静躺在一张残破不堪的布板**,姿势并不自然,但却丝毫不损她的柔美,只是,嘴唇有些发紫,看来,身中剧毒已经离世……

“娘娘,您心善,一定会原谅奴婢的,对嘛~呜呜……”听到女孩儿哭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叶若维很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竖起耳朵静听,一度的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情况,自己应该是死了的,可是,刚要去和阎王报到,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听见一个女孩的哭声呢?

莫不是地府也赶潮流,开始模拟宫廷制度了?

“啊!…”那女孩不知为何一阵尖叫,好不刺耳!

叶若维有些懊恼她的反应,怎么见她跟见鬼一样?

宛若有些痴然的跪在床边,看到娘娘的反应后,浑身发麻,一双泪眼满是惊恐。娘娘分明是断了气儿的,怎么如今又活过来了呢?

该不会是……

不会的,娘娘待自己如亲妹妹,怎么可能变成厉鬼来找自己呢?

叶若维极为厌恶她身边这丫头看着她的慌乱神态,好似她会吃人一样,眉头不自觉的皱得更紧了。

宛若眼看娘娘这般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也顾不上哭了,怔愣的跪在床边,嘴边念叨着怀妃娘娘饶命……心想娘娘定是找自己索命来了!

她还是第一次杀人,明明知道怀妃娘娘是真心待自己的,却还是不得已害死了娘娘,一想到这里,她就悔恨自己当初为何要听信皇后那个阴险女人的谗言。更可恨的是自己竟然会为了能够早日脱离冷宫,而真的下毒害死了娘娘,一想到这里,无尽的悔恨便迎上心头!

怀妃娘娘?谁啊?

本想立刻张开眼睛瞧瞧地府究竟是什么模样,一听到那女孩儿叫自己怀妃娘娘,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该不会才下了地府就被阎王相中封了怀妃吧?

一想到这些,叶若维的内心顿时翻起无限波澜,想起自己活着的时候,容貌也算是可人了,可惜她生来不在乎容颜,死了更不会在乎自己什么模样,只是一想到爆炸,心里就生疼生疼的,唯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是因为引爆了玻璃灯内的粉末弹药而死,却是怎么也记不起来爆炸那一瞬间的事儿了。

哎,真是可惜了,不能亲眼看到犯罪分子被炸的魂飞魄散的模样,好歹也是自己拿命换来的戏票,居然看完了毫无印象!真是不甘心呐!!想到这里,叶若维便很不自觉的抿了抿唇,转而想到自己也因弹药而……,一瞬间便抚平了心中的不快,大抵是觉得这么糟糕的记忆不要也罢,所以又恢复了平静。

但在宛若看来,怀妃似乎是心有怨恨,一时间,她便想到了皇后!立即声泪俱下道:

“娘娘,您死的冤枉奴婢知道,可是奴婢也是被皇后娘娘逼迫的,真不是有意要害您的!呜呜,娘娘,您要找就找皇后去…是她害死的您…”宛若小脸都哭花了,令本就可人儿的脸蛋更添一分委屈!

还有皇后?

叶若维一时间脑子更加转不过弯来,那个皇后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平白无故的为何要害自己?

越想越是不对劲,叶若维分明记得自己在完成任务,然后引爆了炸药,最后是英勇的与罪犯同归于尽而离开人世的,怎么被那女孩儿一说,反倒真像是可怜兮兮的被皇后给害死的了?

“你是谁?!”这是叶若维睁眼的第一句话,充分的带着少校的威严与看到这丫头时的惊异。

“娘…娘娘?!”宛若亲眼看到娘娘诈尸似的从**坐起,跪着的身子忽然瘫软在地,转而才颤颤巍巍的立起来,依旧神情紧张的看着叶若维:“您,您不认识奴婢了?!奴婢是宛若啊~”声音有些喑哑,眼角依旧挂着泪滴,看似是哭了有些时辰了。

宛若?对于这个陌生倒也不俗的名字,叶若维在脑中翻找了一页又一页,最后终于确定,她不认识。

“娘娘~您…”宛若还是不敢相信娘娘居然诈尸了,虽说人死之后是有魂魄的,但是,一般来说,鬼不是肉眼看不到的嘛?

“我?我怎么了?”叶若维看着这女孩儿,忽然想起之前她灌输在她耳边的话,神情忽而严峻起来。

“娘娘…您要是觉得自己的死得冤,就去找皇后娘娘索命,奴婢发誓,就是她才迫使奴婢鬼迷心窍下毒害死娘娘您!”

宛若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若说是不懂宫中的尔虞我诈,佳丽争宠,那才是假,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她厌恶皇后娘娘,厌恶至极。若不是她,她也不会杀人,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双手肮脏,沾满了鲜血!

叶若维一听到死这个字就极度敏感,她才刚死过一回,怎么又死了?顿时觉得脑子发涨,于是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好疼!从睁眼到现在,一直就觉得这种真实的感觉很离奇,照理说,死了就没有那么多的感觉了,为何她还会觉得痛?!

不对啊,这个叫宛若的女孩儿刚刚也说了,自己明明是死了的,怎么会……

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想法骤然涌上心头。

本来她认为那些被传扬的可笑的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穿越理论如今突然被这诡异的状况推翻,以往的认知轰然倒塌。难道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她大难不死,反而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在一具古代的尸体上?

不可能,这种离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这一生都活的极为潇洒,即便是死了,也是光荣的烈士,已经没什么遗憾了,呃不,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临死前痛骂她那群无良的队友一顿。

很显然,这也只是玩笑话,引爆炸药与毒贩同归于尽,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并且,她不后悔,所以,她已经做好了与世界诀别的准备,那些曾经一旦成为过往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就像亲眼看着自己烈火焚身,最后化为灰烬。

她抬眼看向四周,不禁感慨那个叫做怀妃的女子,为何住的地方这么破烂?叶若维有些无力的看着墙角那堆厚厚的灰,还有房梁上的蜘蛛网,哪里像是人住的,忽然想起宛若的反应,嘴角微勾,怪不得这女孩儿看着自己跟哆嗦的失了魂魄似得,敢情是把自己当鬼了。

“你先起来,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我…需要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儿!”即便再不可思议,叶若维面色依然不表现出来一分,随着宛若走近,她神色越发镇定。

这是多年来的习惯,如此诡异的情形,不弄个清楚明白,她便心里不舒坦。

“娘娘,您怎么了?”宛若看着叶若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娘娘?又是娘娘!她从醒来便听到她叫她娘娘,难道自己身体的主人以前是位娘娘?叶若维有些惊讶,自己居然重生到一位娘娘身上去了,这倒是新鲜!

“来人,给本宫找一面镜子来!”她有些好奇自己的容貌,准确的说是自己这幅身体的容貌。

良久未见有人过来,叶若维忽然有些恼,加大了力度喊:“来人!给本宫找一面镜子!!”

还是没有人来,这些,叶若维彻底怒了,她好歹也是一位娘娘吧,住在这种破地方不说,连个宫人都叫不到。

“娘娘…您,就奴婢一个宫人,还是别喊了……”宛若的脸经刚刚这么一吓,变得更加苍白了,再一看娘娘变得如此奇怪,声音自发出口就跟蚊子飞过一样,细碎至极,不过叶若维的听觉灵敏的很,所以,她很快就听到了宛若的话。

“你说什么?!”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叶若维怒道。

这历代宫廷妃子哪一位住的不是上好的宫殿,身後宫人一大帮的,怎么偏偏就轮到自己,准确的说是自己这幅身体的主人这么倒霉,住这种破屋不说,还就一个宫人。

就这么一个宫人,刚刚还下毒害死了她?

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一定是在演苦情剧。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起身去拿,身下被狠狠的一绊,叶若维这才想起她重生的这具身体穿的是嫁衣,裙摆足够长…可惜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一个不小心向地面扑去。

“啊,娘娘小心!”若说,刚刚宛若还怀疑娘娘是诈尸,被这么一吓,不自觉的一扶,忽然奇异的感受到了娘娘的体温,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惊喜的道:“娘娘,您没死?!”

“废话,本宫哪有那么容易死?!”叶若维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多亏了宛若,她才没有跟大地来一次亲密拥抱。

“镜子!”坐回床边的那一刻,叶若维突然发现,这丫头刚刚是真关心自己,别人看不看得出,她不知道,她是学心理的,最会看一个人的心思,从刚刚的观察到现在,这丫头说的的确不像是假的,所以,她才更要弄清楚自己是谁,免得真的被冤死了。

“给,娘娘。”宛若深切的感受到了娘娘身上传过来的体温,顿时安了一半的心,再听娘娘亲口说自己没死,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

幸好娘娘没死,否则她真的会厌恶自己的,活了这么大,终于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那句话有多假,从下手的那一刻起,她便被自己的良心谴责,直到得知娘娘没死的前一刻,她的心还悬在半空,否则也不会守在娘娘的遗体边放声大哭寻求原谅。

人到底是要为自己犯过的错付出代价的!

叶若维两眼一瞥,忽而发现,这居然是面铜镜!转念一想,也对,如今是在古代,还没有玻璃这种东西,唉,算了,将就着用吧。

接过镜子那一霎那,叶若维傻眼了,只见她一席乌黑柔亮的秀发被绾成了白合髻,之前有在历史书上看过,古时的小姐在嫁人之前都梳辫子,嫁人之后才会绾发髻,如今,这百合髻更是取百年好合之意,再看看头顶的凤冠,朱玉垂落间一片华光异彩,不自觉的将视线往下移,这一身的大红嫁衣,很难不让她想到自己是一位新娘,无论怎么看,都端的是一副倾国倾城之容,但唯独碍眼的是嘴角那挂落的黑血,还有嫁衣上一片暗红色的血迹。

看这血的颜色这么深,想必是中过毒了,再一回想宛若的话,与之一对照,顿时理清了一些思路,但是,她唯独不能理解的是,既然是新婚,皇上呢,她又如何会被毒死?

“宛若!本宫为何会在此?皇上人呢?”不提起皇上还好,不知怎的,一提到皇上,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恍若埋藏了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炸响。

叶若维忽然有一种直觉,仿佛她重生后的这幅身体一定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一定与皇上有什么关联!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