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章 好戏登场(1)

第三章 好戏登场(1)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连连三声怒吼如惊雷般划破天际,直冲云霄,一下子吓醒了享受了一夜喜雨的万物。

叶若维听完宛若的话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了,老天跟她开得是什么国际玩笑?!

让她重生在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她忍了,重生在了一具冤死的尸体上,她也认了,不能接受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居然这么软弱无能?!

还没出嫁就被贬到冷宫不说,居然没反抗就冤死在这儿?!对她来说无疑是憋屈!

说白了,真是给女人抹黑啊,在叶若维的印象观里,巾帼绝不能败给须眉,所以,她一直都很努力,也至今为止都没输给男子过。

且不说她前世是位少校,革命烈士,即便是个普通人,遇到这种耻辱也受不了啊,那皇上算是什么东西,竟敢这么嚣张?!等自己出去,一定要灭了他,哼!

“娘~娘娘~~息怒啊~”宛如从娘娘死而复生开始就一直维持一张惨白的脸,如今看到叶若维这幅狰狞的面孔,更是吓得连声音都哆嗦了。

此刻,她满脑子都是娘娘死了一回以后,转性了,若是一个不小心惹到娘娘生气会死的很惨的画面。

从刚刚开始,她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讲述怀妃娘娘的遭遇,不敢有半句虚言。

不曾想,讲实话才是惹怒叶若维的根源,跟在娘娘身边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看到娘娘发火呢,当真是转性了!

“你过来!”叶若维边扯身上的红嫁衣,一边对着宛若叫到。

愣在一边一直不敢动的宛若这才敢挪步,向叶若维走去,小脸惨白惨白的,唯恐娘娘拿她开涮。

“哎呀,又不是要吃你,快点!”看着宛若的步子慢的跟蜗牛一样,叶若维又好气又好笑的嗔怪道,暗自想着这丫头也就这点出息了,还敢下毒害主子?不由皱眉,怀柔究竟是有多软弱啊!

“是!娘娘!”宛若一听娘娘不是要惩戒自己,步子立刻就放大了,声音也洪亮了些,“娘娘有何吩咐?”

“再靠近些!”叶若维唯恐墙角有耳朵,索性半个身子附到宛若身上,贴着耳朵道:“待会儿你出去,务必给我哭得动静大一点,径直去皇后那里,告诉她,本宫疯了,她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必须让她给我过来,办好了留你一命,办不好,小心你的性命!”

叶若维面露狠色,她最恨这种吃里爬外的东西,不过,看她年纪尚小,大抵是被威逼利诱的,就姑且给了她一次机会。

“哦对了,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皇后心肠歹毒你想必是知道的,若是今日本宫真的被你毒死,那么你的狗命恐怕也就不在了。听清楚了么?!”叶若维的音量虽只够两人听见,但是,话语间透露出的寒气却凝结了整个屋子,让宛若不禁觉得,娘娘变得好可怕!

“还不快去!”话落,叶若维便不再看她,径自开始撕扯身上的嫁衣,那红色,实在碍眼!

差不多撕烂到只剩里衣的时候,叶若维罢了手,开始拆头上的发髻,边拆边冷笑,白合髻?

难不成自己这幅身体的主人还真的爱上了那个冷血的男人,竟然想要跟他百年好合?

不由感慨,这世间女子大抵都是期盼能嫁给皇上的吧?

拆发间,宛若已经跑出了冷宫,一边喘气,一边哭喊道,“来人啊,不好了,怀妃娘娘疯了!”

一路颠簸,也顾不上久跪的酸麻了,只是拼命的奔跑,神色慌张。

早先派来与宛若接应的宫人见状,赶紧往寝宫内奔去,同样神色慌张。

都是关乎性命的大事,谁都不敢耽误。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皇后从寝宫出来了,面色凝重,若非宫人匆匆忙忙的跑来说有要事,她也不想这么早就起来。

“何事这么慌张?”平淡的语气中含着一分怒意。

“回皇后…娘娘,怀妃她疯了!!!”宛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将嘴里的话送出口。

“什么?!”得知这一消息的皇后顿时清醒,若是早先还有几分睡衣,那么眼下是一丝也无了,一双美目一瞬间染上了一层暗涌。

“你跟着本宫的轿子,边走边说!”看着宛若神情慌张的样子,不像是假,不由得坐上轿子,想去一探究竟。

“是,皇后娘娘!”宛若见状赶紧跟上,不管如何,小命大抵是保住了。“娘娘,奴婢是按照您的吩咐,在怀妃的茶水里掺了**,也是亲眼看到她喝下的,只是,不曾想是哪里出了差错,怀妃倒在**抽搐了一阵后竟然腾的坐起,还冷冷的问奴婢是谁.奴婢一看不对劲儿,就赶紧来找娘娘您了。”宛若将自己先前准备好的话一字不落的一次性全吐了出来,唯恐漏掉一句。

“哦?竟有这种事?”皇后看似平淡的玩弄着指甲道。

“千真万确,就是借奴婢一万个胆子奴婢也不敢骗您呐!”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宛若极为肯定的说道。

若是皇后娘娘突然反悔不去了,她可就真的死定了。

索性皇后只是低头思索,并无其他动作,宛若静静的跟在一侧,随轿子不急不缓的向冷宫的方向走去。

叶若维收拾完自己,对着镜子看了看,还是不像,便又在脸上抹了几层灰,转而冲着镜子笑了笑,ok,伪装完毕!

计划着皇后这会儿该来了,叶若维开始摔东西,前前后后,打翻了好几样物件,场面甚是凌乱。

“宛若,屋里什么声音?”皇后还没下轿子,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拆房子呢。

“奴婢不知,大抵是娘娘在砸东西吧。”宛若也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慌忙道。

“呵,本宫倒要瞧瞧怀妹妹这是唱的哪出戏?”说话间,众人便踏进了院门,屋内砸东西的动静倒是没了,但是又转变成一个女子凄厉的哭喊声,“呜呜~连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皇后顿步,神情一变,转头看向宛若,“屋里还有何人?”半晌只见她只是摇了摇头,看来,她也不知道。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向屋子走去。

往里一看,顿时傻眼了,哪有什么人,怀妃正冲着一条蛇说话呢!

不仅是皇后愣在原地,连同宛若也惊住了,那条蛇的头呈三角形,吻端有由吻鳞与鼻鳞形成的一短而上翘的突起。头背黑褐色,有对称大鳞片,具颊窝。怎么看,都像极了五步蛇!

如今还没到惊蛰,哪里来的蛇?!

说实话,叶若维看到这条蛇的时候,也惊了一会儿,她并不是怕蛇,而是惊异这地方居然有蛇?不由得想到了盈盈弱弱的怀柔,心里猛的一颤,不由得后怕起来,若不是无意间打翻了那个破罐,恐怕,这条蛇还盘踞在里面冬眠呢!

皇后!好阴毒的女人!大抵是觉得宛若不会成功,所以留了一手,在屋里放了条毒蛇,就算东窗事发,她也能借此脱身。

索性她不是怀柔,根本不畏惧什么毒蛇,从前在野外作战的时候,经常会与它们打交道,因此不管是什么蛇,有毒无毒,她都早已将它们的习性烂熟于胸。

如今这条刚睡醒的小五步蛇对她来说,无非是玩物。

“来人,快将怀妃娘娘手里的毒蛇给弄死!”皇后到底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物,才这么一会儿便回过神来,赶紧命令道。

呵,这么快就想毁灭证据?想得到美!

叶若维并不看门外的人,径自继续玩弄手里的蛇,光听声音也知道是皇后和她带来的一群狗,她的身手对付这些走狗足够了!所以,即便他们一群人扑过来,她还是很容易的就躲开了。

那些宫人本就畏惧这条毒蛇,看到怀妃娘娘往旁边一躲,也并不转身再扑,径直装作扑空,摔倒在地,疼的不再起来。

“一群没用的东西!”皇后一见一群人还抓不住一个疯女人,顿时一双美眸喷火的瞪着他们,怒喝道。

叶若维不以为意,她躲闪的时候,趁机瞄了瞄皇后的位置,顿时嘴角一勾,没用的主子才会培养出一批没用的奴才!

冷笑间,叶若维若无其事的将手一甩,转眼间,那蛇便如绳索般缠住了皇后雪白细嫩的脖子,

随后引起了一阵**,皇后先是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随后立马倒在了地上。

呵,竟然这么容易就晕菜了?

想不到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居然也会害怕毒蛇?蓦然间,她觉得有些好笑。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