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章 好戏登场(2)

第三章 好戏登场(2)

一时间,众人乱作一团,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扶皇后娘娘,却又不敢,只是怯生生的落荒而逃。

呵,一群贪生怕死的狗奴才!

相比之下,她的队友们不知要强多少倍!起码,他们并不畏畏缩缩,不是懦夫。

叶若维不再理会旁人,径直走向皇后,俯身下去,无比从容的伸手拿过缠在她脖子上的蛇,转而,故作亲切的道:“姐姐?!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睡地上呢?看来我的小蛇很喜欢你呢!”

语气间充满了惊异。

要这个狠毒的女人死,很容易,但是,吓死她,才是真正的乐趣!

她早先就拔掉了那条蛇的毒牙,不过既然是皇后送给她的礼物,她自然是要拿回的,况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是硬道理!

“你!你!你这个贱人!!”半晌,皇后才缓过气来,被那蛇一缠,加上心脏一受刺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好容易才缓过来,自然是恨极了那个贱人。

“咦,姐姐不记得了嘛?妹妹可是很喜欢姐姐送的这条小蛇呢?”

相较之皇后的横眉怒目,叶若维倒是一脸的平静,她不是怀柔,何须害怕这个女人?

“你!来人,怀妃疯癫成疾,放蛇想害本宫,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皇后怒极,眸中狠厉尽显。

“姐姐,你是在叫我吗?妹妹没疯啊,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再跟你说话嘛?”叶若维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皇后,眼里充满了冷嘲,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想要自己的性命,当真是蛇蝎!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再手下留情,眼角扫了一眼门口,淡到极致的一笑,转而俯身对皇后说:“姐姐,你看,这里哪还有别人呢?”

伴随着叶若维的声音,皇后也注意到了,早先带的下人,如今全没了踪影,果然是一群没用的东西!

“你,你想要做什么?!”没了坚强的后盾,皇后的底气显然没那么足了,眼下,她眼里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惊恐。

“没啊,没做什么呀?”叶若维语气依旧平淡,好像是一碗白开水,但是,足矣尝尽各中滋味。

皇后只觉得面前的人不是怀柔!不似以往那个任凭她欺负的弱女子了,顿生恐慌!

“哼,贱人!你别忘了,本宫还有朝中势力作依靠,今日你若敢动本宫一根毫毛,他日必叫你生不如死!”

呵,这就叫做死鸭子嘴硬么?

叶若维忽然一笑,她连皇上都不怕,还会畏惧百官?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既然她那么希望皇上知道的话,那便如她的愿!

“宛若,我知道你躲在屋子里,去,去把皇上叫来,就说是皇后请他来的!”不知为何,提到皇上,便头疼欲裂,果然是因为这幅身体的缘故么?

“是,娘娘!”宛若早期的确想逃,可是,一想到怀妃娘娘的手段,便迈不开步子了,她唯恐逃了才是自己真正的噩梦。

眼下,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看穿了踪迹,她的心里更是惶恐不已,片刻也不留的就像外奔去,好似是得到了一丝解放。

“贱人,你当真是疯够了,还敢去请皇上?!简直是找死!”皇后趁着叶若维头疼,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面色凌厉的看着她。暗想这个女人无非是垂死挣扎!

“姐姐这么说妹妹就不对了,妹妹还没活够,怎么会找死呢?”说话间,叶若维的眸光有些发冷。

皇后闻言脸色一沉,却也注意到了叶若维眼中的冷意,再不作声。低头思索那贱人究竟是何意。

叶若维难得的看到皇后居然乖乖的不说话了,嘴角微勾,暗做打算,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门口有了动静,

呵,看戏的终于来了!

对于皇后,她一直不屑一顾,不过就是一个喜欢皇上却又得不到他的爱转而将矛头指向她的可怜人罢了,

顶多冠之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余倒也没什么值得她讨厌的4了,但是皇上不一样,他分明拥有了後宫三千佳丽,还一个劲儿的招揽妃子,若是在现代,那是决计被人唾骂的,更让她不能忍的是,他既然不喜欢怀柔,为何招她进宫?难不成只是为了羞辱她?!

要知道,古代的女子,若是未婚就被夫家退了婚,那是很难再嫁出去的,一是名声不保,二是风气所致。人言可畏啊,何况,她要嫁的还是皇上!换做是一般人,早就投河自尽了吧?

也难得怀柔还活着,并不寻死觅活的,这一点她倒是颇为赞赏。

“姐姐,姐姐你要做什么?!”既然看戏的来了,准备好的剧本就该拿出来秀一下了,叶若维也不等皇后什么反应,赶紧对外叫了起来。

“啊啊啊,贱人!你!”皇后也不知道那蛇何时就缠在自己手上了,顿时一惊,转而去抓蛇身,却不料长长的指甲刚碰到蛇身,那蛇便吃痛的向外一扑,位置刚刚好是叶若维的胸口,眼看那蛇就要朝自己扑来,叶若维赶紧往回躲,然后一头撞在屋子里破旧不堪的桌脚上,作势晕了过去!

看起来好不惊悚的一幕!让皇后也吓得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这一切,皇上和宛若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身旁的宫人更是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平日那么端庄的皇后竟然放蛇咬人!

叶若维顾不上那条受了惊的蛇一落地就溜走,只想着,皇上这下子是看清了皇后的真面目了,即便顾忌她的身世背景,这会子也是凉透了心吧?

毕竟,谁都不愿意娶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回家做夫人的,即便那个人是他的结发妻子,也怕是早失了往日的情分。

“皇,皇,皇上!臣妾……”皇后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才被叶若维这么一吓失了神,转身就看到皇上一脸的寒气,不由得胆战心惊,惨白的脸毫无血色,甚至难堪到了极致,再无往日的风采。

皇上并不理会她,径直朝叶若维走了过去,步子有些沉重。

有那么一刻,叶若维觉得自己一定是撞昏了头,才会出现幻觉。

她竟然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径直向她走来,一步,又一步,愈近愈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威严之气,像是长年驾驭大权和自身高位,眉眼深邃,竟能将明黄之色穿得入木三分,似乎没人能比他更适合这个颜色了。

尽管他此时俊颜极冷,但仍掩盖不了头顶金冠散发的至尊无上的光芒,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光芒之中,这是怎样一种无与伦比的尊贵和威仪!

没错,这一定是幻觉!这世间不可能有这么美的男子。

但是,很快,叶若维便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幻觉,刚刚大抵是撞的太用力了,所以大脑暂时的死机了,不过她没那么容易晕过去,很快便恢复了清醒的头脑。在理智包围的下,她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人就是她所讨厌的皇上!

叶若维蹙眉,然后清冷的目光转向别处,眉头依然紧蹙,她想起来,可偏偏这幅身体跟灌了铅似得,单凭意志也起不来,只能僵硬着身子,等着让那个冷血的男人抱起了。

她后来才想到,这幅身子虚弱的很,与她前世训练有素的体魄根本不能比……

算了,能看到皇后那张比死人更惨白的脸,还有皇上对她的冷漠倒也不错,她要的就是皇后的记恨,这样往后日子才能过的不无聊,既然自己重生到了一个妃子的身上,那么往后在宫里的日子便不可能只是一朝一夕,更何况,她还有仇要报!

“娘娘?娘娘您醒醒啊,奴婢才走开这么一小会儿,您怎么就……”宛若很适时宜的扑了过来,大抵是看明白了屋内的情形,所以,卖力演出。

叶若维倒也不排斥,她知道宛若这么做无非是想戴罪立功,看着她之前的表现,再回想起自己说过的话。

尽管那时原谅她无非是权宜之计,不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虽然她并不是君子,不过,也不是小人。

罢了,反正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看这丫头胆子不大,心倒是挺细,若是日后能留为己用,倒也不失为是个可造之才,他日再经自己手**一番,再不济也起码比皇后身边的那些废物强,虽不能抵自己半个臂膀,但起码也够格当个跑腿的了。

再说了,这後宫之中,她谁也不认识,人生地不熟的,还需要一个人照应着打发无聊。

想到这里,叶若维便不再把重心放到宛若身上,而是揣测起皇上这是要带她去哪,她一个弃妃,能住哪呢?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