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章 闭门养伤

第四章 闭门养伤

叶若维一开始还能够正常的思维,但终究不敌虚弱的身子,最终因头部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醒来后才懊悔不已,早知道自己这幅身子这么弱,就不那么费力去撞了,要知道前世她这么撞也无非就是流点血,用手一抹便没事了。

看来,老天也只是给了她一副绝世的容颜却并没有给她一个强健的体魄,呵,怀柔,果然人如其名!

但是,她不是怀柔,所以决计是嫌弃这幅娇弱之态的,既然如此,她便下定决心要养好这幅身子,并且变得更为矫健!

“娘娘,您醒了?”宛若一直尽心的伺候在侧,只盼娘娘不再怪罪自己。但也只是期盼,想来自己的罪责即便是伺候终身也难辞其咎。

“皇上人呢?”昏迷之后,后面的事便如同一幕幕烟雾,模糊到什么都不记得了,果然失血过多影响大脑运作啊!

叶若维一边揉着太阳穴暗自感慨,一边强制大脑努力回忆之前的事。

蓦然发现身边除了宛若再无他人,便脱口而出,并不是牵挂皇上,而是好奇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心态。

“娘娘,皇上自安顿好您后便离开了。不过,脸色比您还难看,好像伤到头的是他一般。”宛若深情并茂的说着,大抵是以为娘娘还爱着皇上,所以竟捡些好听的说。

叶若维又怎会不知宛若那丫头的心思,暗自觉得好笑,就皇上那张脸,冷得跟冰山似得,无非是长得好,才勉强能入眼,如今看到皇后那样,脸色能好看就怪了,也就那丫头能以为他是因为自己才面露忧色。

宛若倒没注意到叶若维眼角闪过的不屑,依旧管自己说着,

“哦对了,奴婢想起来了,皇上说从今日起,您不必再回冷宫,好好在这怀柔宫住着,他还拨给你了一批宫人,待会儿就会来报道。”宛若喜滋滋的说着,似乎觉得娘娘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那么自己的苦日子也就结束了。

“皇后呢?”叶若维突然想起,昨日皇上抱着她离开后,皇后并没有走,那她呢?

“皇上一心牵挂娘娘,所以二话不说就出了冷宫,并没有看皇后一眼,想必这会儿应该在寝宫休息吧。”宛若提起皇后,面色有些不自然,毕竟那个女人心肠狠毒,不是什么好货色。

叶若维闻言并没什么表情,只是双眸忽而透露出一股寒意,冷得宛若直哆嗦,总觉得娘娘和变了一个人似得,更加冷漠了。

呵,好一个一心牵挂!

若真是如此,那么怀柔便不会枉死了!

托他这个结发妻子的福,她的处境才这么不堪,眼下,那个男人竟然这么草率的就处理完了?

也难怪昨日连正眼都不瞧皇后一眼,敢情是想借着冷落趁机放走,呵,也对,毕竟整个京城也就那么大,如今能做皇后的可都是朝中亲贵子女,她背后铁定藏着一方势力,皇上都奈何不了,她一个小小的弃妃,自然没什么能耐可以动她了。

不知为何,只要想到自己昨日的血白流,内心竟是如此的拥堵。

论这个捡来的妃位,叶若维的胸口更是积满了怒火,她什么时候成了一个被施舍的人了,那个冷血的男人,果然还是没安什么好心。当初甩了自己一个巴掌的人是他,现如今又给自己一颗糖,把怀柔当什么了?三岁小孩?

“宛若,待会儿那些人报到之后,给本宫全部打发到前殿看门去,没有命令不得放进我的寝宫,不,除了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我的屋子往后只许你一个人进出,对外就称我,呃不,本宫需要静养。听明白了么?!”

话语未落,叶若维便觉得头又开始沉了,不自然的用手摸了摸额头,疼倒是不疼,不过包的和粽子似得,罢了,这七日,她自然是逃不过静养了。

“是,娘娘还有别的吩咐吗?”宛若庄重的问道,从这一刻起,她深感自己身份的转变,也理解了叶若维的意思,暗想怀妃娘娘果然是心细之人,从一开始就奠定了自己在怀柔宫的地位。

看着宛若,叶若维嘴角微微一勾,这丫头倒是机灵,这么快就懂了自己是什么意思,还进入了角色,也不枉自己绕她一命,往后再培养一番,必是个能人。

刚刚那一番折腾,定是不利于脑中淤血尽快散去,叶若维想着自己得赶紧养好身子,便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宛若出去,她要躺下休息了。

宛若见状,立马轻手轻脚的退到了门口,不一会儿就关门出去了。

比起在娘娘身边,她觉得外面的空气更自在些,尽管娘娘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温柔了,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不会轻易就被欺负了,这样,她也能安心的待在她身边。

一想起往日娘娘的逆来顺受,她心里就觉得憋屈,最后还被迫住冷宫那种鬼地方,现在想想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叶若维见房内空无一人后,便安心躺下闭目养神了,自出行任务到现在,她都没能好好的睡一觉,想着自己前世过得也挺不容易啊。

只是才躺下满脑子就充斥着各种疑问,还有她一直就对自己的妃位感到好奇,听宛若说,她是未被册封就住进冷宫的人,照理说,冷宫是不受宠的妃子住的地方,她既然还未曾受封,便不是妃子,为何要住,一时间有些错乱。

还有这怀柔宫,难道也是之前就准备好的?

对于重生后遇到的一系列的谜团,她现在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就是头大。

而这一切,几乎都是因为皇上,那个谜一样的男人,自那晚把她从冷宫抱出来之后,就再未出现过,不过这正好合了叶若维的心意,对于她来说,那个冷血男人最好是不来,眼不见心为净,她看到他就头疼,那个男人来了便是破坏自己的心情。

不过,後宫芸芸三千佳丽并没有因为她的退出或加入有任何变化,争宠之战仍在无声无息的进行着,恍若地下组织,表面风平浪静,内部硝烟弥漫,只是叶若维实在是对那个负心汉没什么好感,更别提主动靠近他了。所以,不争不闹与世隔绝,日子过得平淡真实。

夜,很快笼罩了整个皇宫的上空,月亮轻轻的爬上树梢,看着极美的夜景,叶若维却失眠了。

算算日子,自己穿越也有一礼拜了,宛若倒是学乖了,每日里都按照太医开出的药方还有滋补方子给她做膳食滋补。而她则整日躺在**闭目养神,美其名曰静卧七日,说白了就是躺在**什么也不能做,对叶若维来说,只能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了。

前三天好挨,后四天便分外难挨,以前在野战营的时候,哪有那么娇惯,如今当了娘娘还真是不一般了,但是为了杜绝风声,她忍。

宛若知道娘娘躺在**无聊,时而会找一些宫中的趣闻给娘娘讲,但是,皇宫,有趣儿的事儿太少,即便有,讲来讲去,也就那么回事,搜肠刮肚也讲不出个新鲜,多数时间只好陪着娘娘干坐着。

叶若维此刻终于意识到身处後宫的日子有多恐怖了,简直比在魔鬼训练营的时候还难熬,那个时候,起码她还能战斗,现在似与木偶无异。

终于挨到了今日,太医叮嘱的静卧修养的最后一天,这算是这礼拜来最好的消息了,可是,偏偏太兴奋,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如今,身子倒是养得有些气色了,不过心里总归是不舒坦,皇后一日不除,她内心难安,还有就是皇上!她难得的看不穿一个人的心思,所以,恨极怒极却也无可奈何。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这么罢手了,总有一天,她要替怀柔讨一个公道。

此外,她深知後宫争宠的恐怖,是女人都不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有小三的,何况还有小四小五一群窝里斗,宫里的日子显然是难以安宁,不过,比起硝烟弥漫的战场,这种小儿科的窝里斗倒也不失为打发时间的乐趣,想到这里,叶若维紧蹙的眉头便逐渐舒缓开来,往后的日子应该会很有趣!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