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章 一波未平

第五章 一波未平

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声,新的一天就此诞生,迎着无比清新的空气,对着明媚的晨曦,叶若维放声呐喊,“自由的感觉真好!”

淤血散去,身体和大脑一齐被解放了,心情怎能不舒畅,就如窗外的天气一般,叶若维此刻开心的想唱歌儿。

带着愉悦的心情,叶若维轻松自在的踏出房门,两三步左右,看到宛若匆匆忙忙的向自己跑来,

小脸凝重,带着些许汗水,看似情况很紧急。

见状,叶若维顿住了脚步,等待宛若汇报。

“娘娘,不好了,新晋的冷贵人死了,疑似中了忘情花的毒,皇上这会子正到处找凶手呢?”相对于叶若维的气定神闲,宛若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看到怀妃娘娘就跟看到救星一般。

“找就找呗,慌什么,来,陪本宫散步去!”叶若维不以为然道。

“皇,皇后,娘娘说,是您下的毒!”宛若依旧喘着粗气,似是跑的太急,还缓不过来。

叶若维一听,顿时觉得好笑,这几日,没起什么风波,还以为皇后学乖了,没想到是更加变本加厉了,毒不着自己,开始从身边的人下手,学会借刀杀人了,这倒新鲜,不过更新鲜的是,她这几日在病中,如何下手,何况真下的了手,那忘情花是神马,她见都没见过,如何还知道它有毒?

“娘娘,都这时候了,您怎么还笑得出来啊?”宛若好容易才抚平了胸口的起伏,不解的看着怀妃娘娘道。

心想着皇上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带兵赶往这儿了,娘娘寡不敌众,该如何是好。

“你啊,以后遇事别总慌慌张张的,既然跟在本宫身边,就该学得本宫几分本事,否则你与门前那扫地丫鬟何异?”叶若维已经习惯了本宫的称呼,如今也能用得顺口了。

宛若闻言点点头,但又马上摇摇头,似是觉得娘娘应的牛头不对马嘴,所以仍然心急如焚。

“哈哈哈,你放心,皇后无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奈何不了本宫。”叶若维话落便牵起了宛若的手,“走,陪本宫散步去!”

“可是娘娘,忘情花是南诏国的国花,现如今已经绝种,花随国灭!”讲到这里,宛若顿了顿,紧接着看了叶若维一眼,继续说:“普天之下,也只有您才有了……”

“什么?!”叶若维有些无语,为何南诏的国花她会有?为何只有她有,一时被宛若的话弄得理不清头绪。

“您是南诏国的公主,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皇后才能在这里面做文章,而且皇上不得不……”话未完,宛若垂下了头,似乎觉得说了娘娘的伤心事儿,有些不忍。

自己居然是位公主,还是位亡国公主,叶若维一时不知是该喜还是忧,愣在原地。

“来人!将怀妃及贴身宫俾全数押到刑部大牢,听后处置!”皇上似乎气急,神色极怒,连正眼都不愿多看叶若维一眼,当即大喝道。

皇上话落,叶若维明显感觉整座宫闱的气流瞬间凝结了,看来,来了不少高手啊。

不出片刻,数名侍卫向她涌来,人人带刀,面色冷酷,果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叶若维皱眉,想着到底要不要反抗,若是反抗的话会有什么后果,若是不反抗的话就这样进了刑部大牢,不知道还有没有出来的机会,一时间,踌躇不定。

两名侍卫在叶若维犹豫间迅速将她一左一右架住,托着她就要往外走去。

叶若维装作恼怒的看向数十名侍卫,转而又瞥向那个负心汉,见他无动于衷,面色看不出表情的任她被拿下,心里突然有一丝不甘,她替那个死去的女子悲哀!一副痴心空付不说,本来认为遇到了良人,却不曾想竟是个如此冷血的人,简直是可恨,愈加气愤这副身体的主人真是眼瞎才会嫁给他。纵然是天子又如何,没心的男人不爱也罢!

转念一想,也对,自己是个亡国公主,对他来说没有一丝利用价值,何谈感情?!想到此,叶若维满腹的不甘,委屈,愤怒,仇恨化作一长串的冷笑。

“娘娘!皇上,娘娘冤枉啊,这几日连宫门都不出,如何能下得了毒,害死冷贵人?”宛若听到怀妃娘娘一阵凄冷的笑不觉心一颤,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宛若,你给我起来,跪这个冷血无情的负心汉作甚,他不配,今日本宫就算是死,也不会求他!”叶若维声声椎骨刺心,刺入她自己的心,也扎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殊不知那个男人是否有心?

“娘娘!奴婢是深知您心底委屈的,为何不辩解呢?!”宛若似乎是被娘娘的话给打动了,几乎快要哭出声来,还是头一次觉得娘娘是那么的凄楚,却又是那么坚强!

“皇上!怀妃娘娘似乎有冤情,臣等求皇上三思而后行!”一个侍卫统领模样的人跪了下来,随即底下跪了一片。

“你们耳朵是聋了嘛?!还不给我动手!!”皇上话落,整个怀柔宫陷入死寂,所有目光都看向叶若维。

叶若维则一语不发,心若死灰的站着,虽然从重生到现在待在宫中不过七日,但她确确实实是对这个身着龙袍的人彻底寒了心。

“哈哈哈,皇兄果真不会怜香惜玉!”忽然一个清扬的男声打破了沉寂,如暖春之风轻抚过河边杨柳,甚是惬意。紧接着便感受到两股气流划过身际,转眼,叶若维身边的两名侍卫齐齐栽倒在地。

“既然如此,何不将柔儿赠与臣弟!”话语未落,就看到皇上冷峻的脸瞬间蒙上了一层黑幕,叶若维倒是丝毫不介意那人叫她的闺名,反正不是自己的,爱怎么叫怎么叫,气死那个负心汉才好。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自己身处後宫居然还有人救她?身边的钳制被摆脱,她第一时间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这才注意到,宫闱顶上站着一名身着靛青色锦缎长衫的男子,面容俊美,身姿秀逸,腰间挂着的碧色玉佩尤为醒目。

叶若维猜想这个人刚刚说到皇兄,想来是皇族子弟了。她看着他,忽而有种相见恨晚之感,来这世上总算是有个看着顺眼的人了,倘若能救了自己,跟了他倒也不错哈。

“七弟,本以为你常年征战在外,怎么也该懂点规矩了,看来还是老样子!”皇上面色并未好转,反倒有些冷意。

七皇子?叶若维一怔,想着原来这人是个亲王啊,哦吼吼,也不错,能当个王妃起码比窝在这当个弃妃强。

“臣弟在外潇洒惯了,宫中规矩,早已抛之脑后,还望皇兄莫见怪呀!”男子在距离叶若维三步的地方停住脚步,看着皇兄,目光尤为狡黠。

皇上闻言面色一僵,眸光霎那间汇笼上一丝恼怒。

男子视而不见,清扬的声音一改,转为叹息,感慨道:“皇兄既不喜欢柔儿,为何逼她入宫,封妃未成,还打入冷宫,现在,还打算把柔儿压入大牢,臣弟看着柔儿憔悴的脸都心疼,皇兄难道不心疼嘛?”

“君清夜!”皇上僵硬的脸已经掩盖不住怒意,看着男子声音加重,直直道出其名,怒道:“朕念你驻守边疆有功不跟你计较,现在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朕说话,是否想陪朕的怀妃一起入狱?!”

“是否有功我不在乎!我只要一个答案,给,还是不给?!”君清夜目光冷冽,声音再度张扬了起来,丝毫无惧天子的威严。

皇上顿时一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自小宠惯了这个弟弟,想不到到头来却是与他作对!

叶若维一直默默注视着男子,原来他叫君清夜啊,好高冷的名字,忽而想起宋代的那首清夜吟: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君清夜,她记下了,今日即便逃不了牢狱之灾,他日她也会回报他舍身相救的情分,想不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真性情的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