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章 峰回路转

第七章 峰回路转

叶若维的不羁并没引起太后的关注,倒是引来了皇上的震怒,只见他额头青筋暴起,紧紧的盯着自己,目光射来如火烧一般,见自己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眼角扫过太后,声音在一瞬间降到了冰点:“自古都言红颜祸水,今日因为你险些让朕与七弟反目,直至现在,你还如此作态,将朕的母后摆在了什么位置?就算朕念你投毒一事尚有冤情,想对你日后再行处置,看来也不行了!”

叶若维恍若未闻,反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是红颜祸水,当日何必逼她入宫?都说女人善变,我看君王才善变呢,非但善变,还变!态!至!极!默默在心里痛骂了一番,转而继续无视旁人。

“哈哈哈,夜儿,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心仪女子?哀家如今终于是见着了,果然是国色天香。怪不得你回京来看母后一眼还如此匆忙,一杯茶的功夫不到就要走,原来是等不及要去见喜欢的人。惹得母后也禁不住好奇想跟上去瞧瞧,究竟是哪家姑娘能让夜儿如此牵挂,却不曾想就跟到了这怀柔宫,这儿还真是热闹!”太后气色很好,丝毫不介意叶若维的无礼,反而将视线全灌注在君清夜上,转而才稍稍把目光微移一些到叶若维身上。

“不过,皇上,你说这是你的怀妃,可哀家怎么好像没见过?”那个被冠之以太后之名的女人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一旁的皇上身上,眼角透露着一丝疑惑。

叶若维此时此刻正无比叹服的看着她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愧是後宫之主,不仅容忍了自己的无礼,还三言两语就将君清夜说得羞愧难当,更是名正言顺的就向皇上讨伐。

“回禀母后,怀柔……!”君冥皓似乎没料到自己的母后会来,一时间俊美的容颜有些难堪。

“母后,皇兄自然是答不上来,他之前做的就足够丢皇室的脸了,逼迫一位亡国公主进宫做他的妃子,却又在册封之日将她打落冷宫,直至为了包庇皇后堵众人悠悠之口才将她从冷宫救出放到了如今的宫殿居住,且住了一礼拜也只是为了养伤,如今伤才刚好,就又要被皇兄送入刑部大牢,母后自然是无法知道这後宫之中还有一位怀妃,因为根本就没机会见!”此话一出,叶若维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君清夜说的那个人真可怜,后来一想,不对啊,他说的不就是自己嘛,莫名的觉得有些哀伤。

不过,这不是她想哭的原因,从小到大,她都足够坚强,父母因车祸双双死在自己面前时,她都咬着牙没有哭,那一年,她才7岁,看着别的孩子幸福的在父母的爱护下成长,她虽羡慕,却没有哭,因为,她告诉自己,要坚强,同一年的生日,她跪在父母的坟前发誓,自己一定会过得很好,似乎是从那以后,她逐渐成了一个流血也不流泪的人。

或许是孤僻的太久,早就忘记了感情是什么东西,每天除了生存,她根本就没有时间想其他的。君清夜的话语,第一次让她感觉到了有人关心,为她打抱不平,有多么的幸福,又有多么的奢侈!

“母后。”君清夜还欲开口,忽而瞥到母后一个凌厉的眼色,立即闭了嘴,从小到大,他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他这个母后,的确,母后疼他也是入骨的,那年父皇废大皇子太子之位时,母后还只是小小的一个妃子,带着年幼的他跪在御前,求父皇将他从京城调到遥远的边疆,明面上是抚远大将军,实则他比谁都明白母后的良苦用心,就为了他能够远离皇室的纷争。

再后来,京中又发生了好多事,母后有几次都险些被打入冷宫,却也不曾将他从边疆召回,再后来,父皇病危,母后暗中派人将他调回,却不曾想到途中竟布满杀手,直至亲眼看到皇兄继位,母后失落的表情,他才明白母后这些年对他的希望远远超于想象。

“皇上,哀家想听你亲口说。”太后冷眼撇过君清夜后,将目光重新放回到皇上身上,看似极度温柔,实则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四周。

叶若维忽而觉得,她默默淡出了众人的视线,本是因她而起的战争,却好像从头至尾没自己什么事,也好,倒省了口水了。

忽而,一个婢女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看到怀柔宫此番阵仗不由得一怔,转而立即跪下:“参加太后,皇上,夜亲王,皇后娘娘说,害死冷贵人的凶手找着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个婢女来得特别是时候,要不然打起来,他们还真不知道要帮谁了。

叶若维却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她用余光轻轻扫过那个婢女,忽然觉得很眼熟,是她,皇后身边的那个婢女,不错!就是她!那日冷宫见过一面,碧色衣裳,搀扶皇后娘娘进来时尤为显眼,看来是皇后的贴身宫俾。

若是这么一想,倒也就理得顺了,皇后是什么人,她能坐上一国之母的位置,自然也能猜出这宫中人物之间的利害关系,倘若借着冷贵人一事让皇上拿下了自己,他日,太后必定会查到她头上,即便不查到她头上,也会因为君清夜和皇上反目,更何况,太后一向来不喜欢皇上,无非是明面上扮起来一副慈母样,皇上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不愿意和母后闹僵,那么最后,也只会把气撒到自己身上,还有君清夜,他手中握的兵马不少,打起来,不两败俱伤才怪,凭着几番思想挣扎,最后只能就此作罢。

叶若维倒是明白皇后的心思,不过出了今日之事,日后,她要害自己也就更加困难了。不管怎么样,总之,今日,是安全了。想到这里,她嘴角微微一勾,随后恍若无事的向宛若走去。

“起来吧,跪这么久,腿不软么?”语气中带着一丝嗔怪,不过,更多的是怜惜,这丫头跟着自己怕是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吧?

皇上此刻正被太后的话噎着,一时也不好发作,只能憋住气看着叶若维牵着丫鬟的手蹦蹦跳跳的离开。只好将怒火对向碧莲,皇后的贴身宫女。

“皇后人呢?!”每一个字都像是火花,还未入耳,就欲将人焚烧至净。

叶若维并未走远,而是拉着宛若躲到了一边的石块后面看好戏,和她早先预想的果然一样,皇后果然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心里甚是爽快!

不过,她之前没料到君清夜会来,她想的是皇后贼喊捉贼必定会露出什么马脚,却不曾想,这么快就翻案了,不由得多看了君清夜一眼,此时的他正无比惬意的站在一旁,就是那么一眼,竟刚好对上他的视线,两颊忽然发烫,立即低下头,再无动作。

她清晰的看到他无比深情的凝视着自己,转而对自己莞尔一笑,无比温柔,瞬间将自己融进那春日的暖阳也不为过。尤其是那张脸,不笑还好,一笑迷倒万千少女啊,好大一株桃花!叶若维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撞破胸口,从里面蹦出来了。

“娘娘?”宛若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本是不敢惊扰怀妃娘娘看戏的,可眼下人都走光了,她们还蹲在这里浪费时间干嘛?

“人呢?!”叶若维还想着看好戏呢,却不曾想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犯花痴平白无故的错过了一场好戏,不由得失落了一番。

“算了,还是回屋睡觉吧,如今这散步的心情都没了。”叶若维暗自想着,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即便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也该好好的理理大脑了,还有便是这宫里有太多的规矩,她一时竟忘记了还有这茬儿,一瞬间只觉得头又开始沉了,恍若那些散去的淤血再次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