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8章 宛若失踪

第八章 宛若失踪

没有了拘束,没有了起床号,没有了烦人的晨练,叶若维这一觉睡得无比舒畅,难得的睡到了自然醒。

“哈欠!哈欠!”毫无征兆的两个打喷嚏破口而出,似乎是在预示着叶若维难看的睡相导致的?牧己蠊??热缛旧戏绾??p>

蓦然想起这是在古代,但是难以逃避春季是流感病毒的多发季节这个事实,亦或许,他们管治不好的流感叫做瘟疫。

但是叶若维依旧不以为然,她喝了那么多的滋补药品,吃了那么多的药膳,身体的抵抗力决计是不会差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这一大早,谁这么无聊暗地里骂她?!

“娘娘,您醒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叶若维一怔,转而抬起头,这才发现床边站着一个紫粉色衣裳的婢女,面容甚是娇好,但是再好看她不认识一样无济于事,“你是谁?”在一瞬间脱口而出。

出于见到陌生人的第一反应,叶若维想也没想就问了出去,不由得又后悔了几分,万一这幅身体认识呢?

正懊悔,丫鬟忽然开口道:“奴婢是新来的双儿,是接替宛若姐姐来伺候娘娘的贴身宫婢。”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纤细,却清晰入耳。

“哦,双儿。”叶若维的大脑还在恢复运转中,突然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转而警觉的看着她,“宛若人呢?”

叶若维记得,她下过命令,除宛若外,任何人没有命令是不得进入她的房间,宛若即便再不济,这一点还是能做到的。

眼下,双儿能毫无征兆的进来,只有一种可能,叶若维并不再往下想,想着她应该相信她培养的人。

“回禀娘娘,宛若姐姐一早就被抓走了。”双儿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下一秒眼泪就能夺眶而出。

呵,宛若果然是出事了!

“你为何不叫醒我!”虽然明白她也只是个小丫鬟,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责问。

“娘娘恕罪,奴婢看娘娘睡的正香,不敢…惊扰娘娘休息。”双儿匆忙间跪了下来,显得分外柔弱。

“行了行了,你起来吧,赶紧替我梳妆!”看着跪在地上的双儿,叶若维颇有些无奈,这丫鬟也太娇弱了,怎不见风吹来将她刮走?

“是,娘娘。”双儿闻言赶紧起身,“奴婢给娘娘梳个简单的发髻吧。”声音依旧细小,不过比刚刚要稍微有些力度。

“嗯。”叶若维点头。

时间紧迫,双儿也看出了娘娘的焦虑,所以动作变得很快,不出半杯茶的功夫,一朵儿花便在叶若维的头顶盛开,随即温顺的贴在叶若维的头上,看起来甚是美丽。

叶若维照了照镜子,突然有些惊愕,这是她口中的简单?忽而好奇,那什么样才叫复杂?

梳好发髻,洗簌完毕之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准备出发了。

叶若维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一群人来势汹汹的向自己走来,嘴角不由微微一勾,正好,省的她找上门去了。

为首的正是皇后娘娘,今日装扮甚是华丽,头发高盘,金步摇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摇晃,裙摆由宫人拖着,着实盛气凌人。看到叶若维正要出门,不由得加紧了步伐。

“妹妹今日气色倒是真不错,莫不是癫症好了?”皇后娘娘一双凤眸鄙夷的一瞥,转而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拖姐姐的福,那日一撞顿时清醒了,加之皇上派来了宫中最好的御医,所以妹妹才得以这么快痊愈,今日出门,正是要去拜谢姐姐!”一番话说的不卑不吭,却恰好压住了皇后的势头,叶若维说罢,眸光扫过皇后,继续道:“想不到姐姐倒是有心,还特地跑来探望妹妹。”

皇后闻言,身子往后顿了顿,大约是没料到怀妃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再不如往日那般柔柔弱弱,任人欺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接什么。

“哦对了,妹妹听闻宛若那丫头似乎在姐姐那儿,不知姐姐找她有何事?”对付皇后那种人,拉破脸皮反而不好,叶若维不是喜欢生事之人,便只好假装和颜悦色。

“哈哈哈,想不到宛若一个小小的贱婢还能劳妹妹你如此牵挂,不过恐怕要让妹妹伤心了。宛若下毒谋害冷贵人,如今怕是妹妹也救不了她了。”皇后虽震惊怀妃的转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心想着动不了这个贱人,至少也要把宛若那个下贱蹄子给惩处了,竟然敢骗她。

叶若维闻言一怔,不是说凶手已经找到了吗?但随即一想,宛若说忘情花只有自己有……的确是自己大意了:皇后怕是早就预谋好了,昨日即便她逃过了一劫,自己身边的人也无法逃过,毕竟那日冷宫一事是皇后的心结,一日不除掉她,她便一日难安。

“哦?姐姐说宛若下毒害死了冷贵人?可有证据?”叶若维此刻才深深的了解到有些人生来犯贱,即便你不去招惹她,她也会来招惹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那句话简直是屁话!

她虽不爱生事,却不代表她是个逆来顺受之人,军中多日,早就培养了一身傲骨,皇后如今怕是这个位子坐的不耐烦了!

“妹妹是怀疑姐姐故意陷害你的婢女?”皇后依旧用一种轻蔑的口吻说道,她料定怀妃一定会管,那么也一定会中计。

“妹妹果真是糊涂啊,宛若偷了你的忘情花,转而将其投放在冷贵人的膳食中被她误食而死,就为了嫁祸于你,你还要救她?”

此话一出,叶若维立刻笑道,“姐姐怕是多虑了,论心机,宛若哪比的上你呢?她要害妹妹,何必这么麻烦,何况妹妹并不认识忘情花。妹妹还有事儿,先行告退了。”

说罢,叶若维抬步走出了宫门,再不理会皇后。

从刚刚开始,她就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说不上不舒服,只觉得很熟悉,但是,皇后在,又不好露面,所以,她加紧步伐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出来吧,我知道你一直跟着我。”

“哈哈哈,柔儿果然机敏过人!”笑声还是那般爽朗,谈笑间,一个靛青色的影子掠过屋顶,来到叶若维的面前。

“是你?有何事吗?”叶若维只知道有人跟随,却不曾是君清夜,眼角闪过一丝震惊,随即恢复平静。

君清夜笑而不语,转而拉过叶若维的手,脚尖一点,飞离了地面。叶若维显然没有料到君清夜会拉她,刚想挣脱,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半空,不由得手一紧,额头冒出一些细汗。

“我带你去见她。”简短的一句话,却让叶若维很安心,冥冥中,她总觉得他很熟悉,却又无法在脑海里翻出关于他的记忆,但是,她却想要相信他,并且不由自主的信任他。

“你不问我去见谁么?”脚尖刚能触到地面,君清夜便迅速的放开了叶若维的手,毕竟,这是在宫里,他不想她因为他被误会什么。但是,眼神中的柔情却是无法掩盖住的。

“你若想说,自然会说,何须我问?”叶若维温声道,既然她选择了信任他,又何须多此一举?

眼下,救出宛若是最重要的。只是,她总觉得君清夜知道一些内幕,所以不由自主的便跟来了,想必,他说的那个人应该是宛若吧,即便不是,也应该与宛若投毒一事有几分联系。

对于叶若维这样的回答,君清夜起初眼里还有一丝惊异,但转而回之一笑,或许,柔儿对自己还是埋有一些情绪的。

两人随后便不再言语,只是径自走到了院门口,叶若维抬头便能看到门牌上醒目的几个大字,刑部大牢。

难不成,宛若在这儿?

门口的侍卫见二人到来,立刻上前阻拦,但总归是走个形式,毕竟这里是皇宫,什么事情都得履行宫规,但是宫规之下,还有权贵之说,所以,一看到是怀妃娘娘和夜亲王,便纷纷下跪,转而退怯一旁了。

几番周转,两人来到了大院的西北角,在这期间,叶若维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牢里的狱卒,只见他们一停不停的来回巡逻,虽不比现代的监狱牢固,却也勉强算是密不透风了。

如此,这个刑部大牢倒也算是古代的一个极品了。想到这里,叶若维眯起眼睛打量起了四周,果然是名副其实的“贯城”。

院中西北角关的是女囚犯,说起来,也都该是如花的年纪,却惨不忍睹。

那些女人头发散乱,有的地方还打着结夹杂着草屑,破烂的衣服下漏出长年不洗澡黝黑乌亮的皮肤,塞满淤泥的指甲让人作呕。叶若维一想到自己险些就沦落至此,忽然心寒了一地,不自觉的抿起了唇瓣,偏头看向君清夜,“宛若在哪?”

君清夜面容清淡,眸光温润地看了叶若维一眼,“她不在这儿。”

“什么?!”叶若维似乎不曾料想会是这么答案,微微一怔,讶异的看着君清夜。

只看到他眸光微闪,道:“皇后既然能从你身边抓走宛若,自然也知道你会找到刑部,否则,她为何一清早来探你口风。”

“你的意思是,她手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抓走宛若无非是想扰乱我的心,借此好抓我的把柄?”叶若维本就是聪明人,被君清夜一提点,立刻领悟。

君清夜淡淡一笑,微微点了点头。“跟我来。”

简短的几个字,却让叶若维的脚不禁选择了跟随。或许,这就是信任吧,不需要问,只需就这么跟着,便很安心。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