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4章 意料之外

第十四章意料之外

但凡事总有例外,幽亲王府内突然身现一名青衣女子,没有人注意到她是如何出来的,又是怎么突然就站在主子面前,总之,是位面容与身形俱佳的女子,不仅如此,恐怕功力也极为深厚。

“王爷…”这名青衣女子开口便直呼王爷,看似是府中之人。

叶若维本是不在意的,但是,她现身时似是对她袭来一股很强的杀气,若非自己久经沙场,恐怕会为之一惊,难免不将一半注意里移到这青衣女子身上,淡淡一瞥,也不过就是和宛若差不多的年纪,怎么能在一瞬间散发出这么大的杀气?

但看到君屏幽依旧淡然的面容,心里的疑惑也就随之飘散了,有那样的主子,能培养出这么奇葩的随从也就不足意外了。

所以,心神只是微微一颤,随后又全神贯注的看着茶壶。好似再多看一分,里面的茶水便如清泉般顷刻间涌出再次盈满一壶。

众人屏息凝视着那名突然现身的女子,只见那女子倒也不是全然没有规矩,起码对自家主子很是恭敬,但也并不马上端起茶壶,而是带着些许的诧异和不解看着主子。

绿影内心不是不挣扎的,自她跟随王爷那一刻起,便从不见王爷近过女色,所以她才能安然隐在幽暗处,如今贸然现身,显然是受到了刺激。

所以现身时刻意绕路众人直接迎向叶若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之后,才无比恭敬的看向王爷,动作之快,没有一席武功作底的人,自然是看不出异样的。

她为之不平自然是不无道理的,要知道天山雪莲千年才得此一株,一小片花瓣就金贵的不得了了,王爷为了那个女人,要她沏好一壶置于茶几放凉。

沏茶自然是小事,糟蹋雪莲她也能忍,令她实难咽气的是,从进屋开始王爷就对那个叫做怀柔的女子百般忍让,非但如此,还深陷其中不见丝毫恼意。

不由暗恨道:那个女人前生定是修了天大的福分……

如今,王爷竟然让下人再去泡一壶……

那女人态若还好些的话,她也不至于这么生气,面对她自小倾慕的主子,竟然态如此恶劣,若不是蓝卿阻挠,她必定上前好好教训她一番。

她和蓝卿是自小跟随君屏幽的护卫,身份非比一般下人,堪比颜老儿,是自愿跟随王爷左右,无惧生死的,但与颜老儿有别的是,她们除了将保护王爷作为己任外,还有报恩之意,若不是王爷,她们恐怕早已是孤魂野鬼,落魄街头。

君屏幽自然知道绿影的心思,眼神依旧温和的看着她,转而微笑道:“若是累了,下去歇着,蓝卿,你去。”

话落,一名身着蓝衣的女子款款起身,动作轻盈的来到面前,并不看叶若维,恭敬的向王爷行过礼后,像轻雾退去般消失在了大厅。

好强的内力!叶若维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个女人看似羸弱,内含的气魄却丝毫不比绿影弱,比之前见过的高人还要高出许多。

不由得暗惊,这王府还真是卧虎藏龙,君屏幽即便是不会武功,恐怕别人也很难伤他一分一毫。

突然想到自己刚刚还对他怒意相向……心里不自觉的开始打颤。

有一句话叫做,吃人家的嘴短,眼下,喝了他一壶的好茶,总不至于还对他心怀恼怒?一夕之间,低下了头,不再看任何人。

吩咐完这些,君屏幽暗暗将余光瞥向一旁的叶若维,见她难得的低下了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随之又将视线移回到绿影身上,只单单的一眼,绿影便很自觉的退下了,同样消失如一丝青烟。

大抵是觉得将正事办完了,最后才注意到一侧正铆足了劲儿忍住心火的皇上,心想,能克制到这个程应该是极限了,若再拖下去,恐怕幽亲王府会遭罪,嘴角一勾,扬眉道:“皇上难得来臣兄这儿,莫不是怕臣兄会为难怀妃娘娘?”

君冥皓眉梢微微一转,并不言语,依旧注视着以无视自己为乐趣的叶若维,暗想道:打落冷宫看似是太轻了,这个女人简直该死!

但不知怎么的,话到嘴边就怎么也说不出口,好像,摆在他面前的压根就不是原先那个文文弱弱的怀柔,而是一面清冷的冰墙,令他无法靠近,甚至,冷到怒火都被冻结。

她,还是当年那个柔弱不堪的怀柔吗?

“你们是跪糊涂了么,皇上来了这么久也不伺候着?”话落,一席人瞬间像是得到了解放,立马起身伺候皇上。

叶若维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些下人,果然很有意思啊,竟然并不似表面那般会怕皇上,却对自家的主子唯命是从。

一个命令下来,大厅的气氛一瞬间又活跃了。

良久,叶若维才默默的抬起头,正好迎上那个负心汉的视线,也不躲,只是眼角闪过一丝嘲讽,那意思摆明了写着,你高高在上惯了,大概是头一次受到这种怠慢,哼,今天只是前奏,连开篇都算不上,你对我的冷落,以后我会慢慢还给你!

君冥皓一身耀眼的明黄色竟也抵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威慑力,恍若破了好几道口子,让他不由心惊,不自觉的去抚袍角,转而微微蹙眉。

有那么一刻,他好像能看到冰天雪地之中,怀柔在向他招手,然后转身逐渐消散在大雪之中,他拼命的追逐,却怎么也追不上她的步伐,最后,才知道,这辈子,他也无法再追逐到她。

心底的寒气不由得涌上来了一分,微微眯了下眼睛,是否是错觉?他竟然在她身上看到了千军万马的铁血战场才有的那种凌驾之势,但似乎又好像是独居顶峰,傲视群雄的气魄。

心神有一瞬间的探究和恍惚。

最后,愣愣的看着叶若维,想着她,到底是谁?

“皇上,莫不是臣妾脸上有字,让你看得如此出神?”那个负心汉在想什么,叶若维一对视他的眼睛便知,很显然,这个男人相对于清夜和那个**要肤浅的多,空有一副皮囊罢了。

蓦然间,觉得拿下现在的他,轻而易举,只不过,她真的不是爱生事的人,眼下百姓和睦,新居乐业,公然灭了他无非是引来一场无端的腥风血雨,她身为少校,无惧战争,但也深知战争对黎明百姓的伤害之大。

罢了,要对付他,又何只偿命这一种?

思索间,只见君冥皓淡淡的向自己走来,面色微微一变,视线焦灼。

他要干嘛?

“怀柔,天色不早了,随朕回宫。”语气再不似以往的冷漠,相反,多了一股柔情。

叶若维的心口忽然像被什么抓住了一般,挠的生疼,却又不得发作,这绝不是自己的反应,难道,是这幅身体的自然反应?

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我虽然带兵攻灭了你的国家,可是却没有杀害你的父母!”

“呵,事到如今,你以为还有区别吗?”

“要我怎样你才会心甘情愿嫁给我?”

“除非……你死掉!”

……

那些破碎的记忆,就像一片片撕碎的纸屑再次被粘贴到了一块儿,带着残缺,却是无比清晰的回放着过往。

很明显,这些记忆是属于怀柔的,或许,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她,世人都误会了她,她,并不似表面的柔弱。

也许,这些柔弱只是她的伪装,是她最好的武器!

君冥皓脚步不停,仍向怀柔走去。

“别过来!”怀柔紧捂着头,突然回过神来往后趔趄了几步。

君冥皓当即脚步顿了顿,眸光微凝的看向怀柔,“怀柔,你…是不是不舒服?”

“别叫我的名字!”怀柔开始捂住耳朵,显然他的关心,她承受不起。

君冥皓,怀柔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即便原谅你,怀柔也不会原谅你。

既然如此,我也便能放心的完成她的遗愿,替她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