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章 皇上驾到

第十三章 皇上驾到

从娘娘踏进幽亲王府,到莫名恼火冲撞君屏幽,再到坐在一侧对峙。

宛若感觉光是这一点,娘娘就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一点儿也没变。但好似是太久没有经历了。内心的波澜起伏就像是火山爆发之后引发的海啸。

从知道夜亲王喜欢娘娘开始,她就感觉娘娘不一般了,再看到幽亲王对她的怒骂不温不火的反应,现在心里对娘娘剩下的只有叹服。

一想到自己竟然下毒去害娘娘……,心就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燥热难耐。但是主子没有下命令,她不能动,只能跪着。

就在叶若维和君屏幽对峙的时候,幽亲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高喊,声音洪亮自是不必说。

但是一声“皇上驾到”就能让王府内的众人听的清清楚楚也算是一种本事,下人们忙不迭齐齐迎面跪下,发出整齐的膝盖骨与玉石碰撞的声音,连带原本就跪着的宛若,场面甚是壮观。

叶若维微微蹙眉,想着那个负心汉来做什么,难不成是知道了自己在这儿?来抓奸?她寻思了一下,偏头看向君屏幽。

君屏幽面色清淡,温声道:“怀妹妹看我作甚?”字里行间透露着看我也没有用,又不是我请皇上来搅局的。

叶若维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并不说话,冷哼了一声,随即嘴角扯出一丝冷冷的笑。

哼,来得正好,这些日子忙着对付皇后,倒是忘了这个负心汉,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她不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最好是别招惹她,否则拖出去枪毙百来回也不足消火!

宛若听闻,赶紧惊恐万分的看着门外:“娘娘,是皇上,皇上来了!”

与之对应的是幽亲王府无比淡定的下人们,还是该干嘛干嘛,站岗的一动不动,打扫的轻声轻脚,恍若未闻。

叶若维淡淡的瞟了宛若一眼,目光再次落到君屏幽身上。

宛若接收到娘娘的目光,身子顿时一哆嗦,小脸一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并不再发出声音。

腿脚已经跪到没有知觉了,一动不动,直至一身明黄的男人进来,才敢发出声音:“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那声音堪比蚊蝇飞过……

所以,除了大门口那一声洪亮的警报,整个王府安静如往常,所有人都专注的坐着手中事儿,就连宛若,也都是极为安分的跪着。

最为突出的是椅子上的二人,旁若无人的继续坐着,君屏幽本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一旁的人儿将视线放在了茶几上的紫砂壶上。那专注的神情甚是可爱,不由得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屏息凝神,唯恐破坏了美人品茶的意境。

尽管,叶若维毫无品茶之意,她所谓的专注,无非是渴了,然后,无比嫌弃的看了小小的茶杯一眼,最后直接拿起茶壶,往嘴里灌,尽管动作极不雅观,但在君屏幽看来却是极美的。

或许,倒是可以用现在的一句话形容,那便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君冥皓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一时忘了君王仪态,错愕的看着怀柔,只看到她一把拎起紫砂壶,然后对着嘴巴一阵灌,丝毫没有一个妃子的形象。

不但没有妃子的形象,连一个女人的形象也全无。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眼睛依然直直的盯着依旧坐在椅子上不动的二人。内心翻起无限涟漪,一时竟忘记了自己来干嘛了。

半晌才回过神来,皇兄有父皇遗召,可以免行君臣之礼,又深受世人爱戴,所以,不行礼也罢,但是怀柔是他的妃子,怎得如此无礼?

此番站在门口,这样的气氛,很难不让人想到他堂堂一个天子被众人给无视了,不由怒意迎上心头,一声怒喝将要破口而出。

大厅之中,君屏幽依旧不温不火的端坐着,面容清淡,只是唯独不肯将视线移开放在别处。

若是细看,不难发现他的眼角正含着一丝笑意,难得看到一个人是如此的不怕死,何况这个人还是一个女子,世间仅有。即使外出游历七年之久,见过无数的奇女子,但都不及她从容不迫。

那份心境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出来的。

想到这里,君屏幽凤目深邃的看着叶若维,他自诩对千年玄冰之寒无感,却能深切的感受到她身上的冷意。

或许,那种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漠。

她变了,但是却变回了真正的她,分明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从她的眼中读出了陌生,却无比熟悉。

这样的她始终让他放不开,以至于进宫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暗暗派人关注她的一切,包括宛若被皇后掳走,他让属下暗中劫下送至府邸安顿,再到七弟带她去见冷贵人,亲耳听到她说,她不是怀柔,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叶若维并不理会大厅内纷乱的眼神,无论是带着笑意的还是怒意的,对她而言,都不值得关注,所以假装恍若不觉,伸手拿过茶壶随后一仰而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了风寒,口干的很,如今这茶就像是沙漠里的一股清泉摆在眼前,怎能不用一种热切的眼神凝视着?

迫不及待的一仰而尽,那茶水果真甘甜如饴,解渴不说,就连自己心里郁结的火随着脑中的热意同散去,就像是春日里一抹清凉的风带给她的惬意享受。

“咕咚咕咚……”一壶茶水下肚,叶若维拎起茶壶甩了甩,又往里看了看,确认再无一滴,才不舍的放下,但是,视线依然不离精致的紫砂壶,很明显,还嫌不够。

这茶还真是神了,之前头还觉着沉呢,眼下即便知道皇上在这里,她也没有一丝恼意,相反的是无尽的愉悦。

更不用说还需要看医生,脑中的灼热感早就退的一干二净。

“哈哈哈,来人,再去沏一壶!”君屏幽饶有兴味的看着叶若维,早就将皇上的到来抛却在了脑后,一心只放在桌上的茶壶上,此番豪饮,非但没有一丝公主之范,倒是像极了就要上战场的将士,世人若还以为她是怀柔,恐怕眼珠子都要惊得掉出来了。

果不其然,之前还能淡定处事的下人们此刻正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看着自家主子抱回来的那个女人,开始暗暗吐槽,主子带回来的莫不是怀妃娘娘的替身,说是替身,还侮辱了怀妃娘娘呢!

宛若更是惊异的看着娘娘,自她毒害娘娘那一晚开始,娘娘便转了性子,如今一看,非但是转了性子,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不由得眼珠子开始翻白,早先已经是受了刺激转而又跪得太久,两眼一黑,脑子浑沌一片,昏了过去。

叶若维并不理会她,相对的,故意将注意力转移到茶壶上,早先是因为口渴难耐,如今,倒也不觉得那么渴了,只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对付皇上和那个男人,借机想想对策也好。

一时之间,大厅内众人开始各怀心思,但都不敢有所体现,君屏幽在思索这样无情的人儿他是否不该拉回府中,皇上在思索自己是否是冷落了怀柔太久,才会导致她如此不羁,而幽亲王府的下人们则暗暗关注着叶若维,毕竟她是主子抱进府的女人,即便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她的粗暴无礼,但是都不敢提出异议,要知道,他们只是下人,没有命令,如何能够违抗主子的命令,更不敢揣摩主子的心思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