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2章 一眼万年

第十二章一眼万年

抱起怀柔后,众人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嘴角微勾的笑意,不由纷纷看傻了眼。

明明怀中抱了一个人儿,步履却依然轻缓优雅,淡过众人视线的背影清瘦如竹。随着他缓步而行,如诗如画,当真是风采无二,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一病就是七年,如今还旧疾未除。

或许是天妒英才~

幽亲王府虽然没有皇宫的景色辉煌奢华,但也别有一番幽静致远,假山石雕,亭台水榭,廊桥画布,花草树木,入眼景色看起来乱而不杂,显然都有人负责精心打点。

怀柔默默打量着府中的环境在心里默记地形道路,想着这么大的王府若是进去以后出不来就糟了。

除了迎门以管家为首的众仆人以外,王府各个点都有暗卫浮现,见到王爷经过纷纷出来见礼,惊得怀柔差点没从他怀中落下,但是,君屏幽又怎会轻易摔着她?

终于绕过了前面的大院,怀柔轻轻舒了一口气,后面的主院分明清静许多,看来这个人喜静。

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樱花树,分明是不应景的存在,可是却偏偏吸引了怀柔。

“樱花,开得好美。”叶若维不禁微眯起眼,凝望樱花的神情看似喜欢,又透出淡淡的哀愁,冷不防一根手指闯进了她的视线,伸向她的粉颊。

“呀?你做什么?”

男人的手指温柔的抚过她乌黑柔亮的发丝,轻柔的指尖似温软的和田玉,悄然抚上鬓角,引得叶若维不自觉的又羞红了脸。

与散落的樱花,有的一拼。

当君屏幽的手离开发髻的距离之际,叶若维清楚的看到他的指尖沾着一片樱花花瓣。

……原来如此。

“你脸红什么?”

看似淡然的一句话,却逼得叶若维恨不得就地挖个地洞钻进去,从小到大,她也没想过害羞这两字会在自己的脸上体现。

她冲进过男厕所,一脸正气,只为了抓那几个逃犯,也贸然冲进过更衣间,就怕犯罪分子在她眼皮子底下逃跑。

在部队,她也早已习惯了和男人混在一块儿,甚至有时候可以不脱衣服就这么四仰叉的跟一群男人睡一夜,甚至,蹲点的时候,跟他们日夜不分的混在一起。

有的时候,叶若维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和现下最流行的网络名词——女汉子无异,大抵最后会随便找个相亲对象,亦或是军人,两人凑合成一对儿相伴终老。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光荣的将自己的全部青春奉献给了祖国和她的事业,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个女少校活了二十五岁,竟然奇迹般的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只知道一个劲的学习,好不容易被分到特战队当队长,还满脑子只知道抓犯人,好像男人对她来说都是浮云。

明显一根筋,除了国防事业以外的事儿,丝毫不感兴趣。因此,队友们一致认为,他们的队长,一个伟大而强悍的女人——叶若维。对成为一个黄金圣斗士很有潜质!

这一点,连白兰也极的佩服她,有时候甚至怀疑,她脑子里是不是少了一根弦,或是真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被抽走了情丝,所以,对感情不感冒……

白兰比叶若维小一岁,可她却也是在大学就找了男朋友的,部队生活再哭,只要想到休假能和男朋友腻在一起,瞬间就觉得都是浮云了。

所以,相比之下,她也永远赢不了叶若维,就对战争事业的专注上,她也远远不如队长啊。

“我自己可以走!”不再是挣扎,不再是抵抗,话语也少了几分强硬,叶若维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赶紧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太危险了,再多待在他的怀里一分,她的心脏就加快一秒,再这么下去,会死人的。

“呵呵,到了。”君屏幽并不在意叶若维的话,相反,倒是很喜欢她现在的表情,再不似初见时的冰冷与苍白,红润似霞,不是单单用美可以形容的。

叶若维闻言,一抬头便看到房间的布置高雅,房顶上镶嵌着七彩斑斓的琉璃珠,散发着七彩霞光,地面是和田玉铺设的地砖,明镜可照人,即便就这么平躺在地上,也是极温凉舒适的。四周明灯幻灭,

仅仅只是大厅,却大的离奇,大概能容乃百余人,大厅中间是一轮星辰月色。众星捧着一轮明月,冉冉生辉。

只是一眼,叶若维便将屋内摆设尽收眼底,清凉冷淡的眸光不自觉的再次闪现出惊异之色。

如此高雅之地,仙云幻境亦不为过,单单叹息,这里的主人怎不及这房屋一丝高雅,大抵是不知绅士为何意,所以总令她难堪。

“我该回去了!”看过这仙境,叶若维的脑子一瞬间清醒,想着自己出门是为了找宛若的,怎么就……中间发生了太多事,她不想回忆。

总之,她不想再耽误一分一秒了,她要去皇后那里,即便救不出宛若,也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女人!让她明白她叶若维不是好欺负的。

“宛若,你家主子病了,还不去请太医?”

君屏幽从嘴里淡淡飘出的一句话,竟让叶若维一怔,看向屋里,转而生生的把迈出大门的一只脚给缩了回来。

“宛若?”叶若维压低声音,似是不相信她面前这个活生生站着的人是宛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娘娘!您生病了?奴婢这就去给您请太医。”宛若与往常无异,也不解释些什么,就往外走去。

“回来!说,你怎么会在这!”叶若维秀眉倒竖,唇瓣微微抿成一道直线,须臾,收敛了些怒意,抬步,径直走向宛若。

亏她还那么担心她,竟然好端端的一个人在这儿也不说一声,还有那个男人,先前就算是有一分的愧疚,此刻也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娘娘……”

“你闭嘴……你来说~”叶若维忽然改了主意,一双凤眸掠过宛若,径直射向了君屏幽,如果说,他是故意的,那么她正好借此发火儿,如果他不是故意的,那么她便要他给她一个解释。

不知道为何,对于君屏幽,她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恍若全天下,谁犯了错都可以,唯独他,不可以被原谅!

“呵呵……”君屏幽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看着叶若维,眼波流转,声音低润,整个大厅都能听到他的声音:“怀妹妹,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个恩人的?”

听到声音,宛若立即回头,本就惨白的小脸更是一白,“幽……亲王……恕罪,娘娘定是误会了什么……”转而,扑通一下就跪下了。

叶若维看着眼前的情形,目光定在宛若那丫头凝视君屏幽时闪烁的眸子上,勾唇一笑,清冷的声音缓缓出口:“恩人?何为恩人?我叶……怀柔何时欠过你人情了?”

那丝冷意的忽然闯入,顿时将屋内本温和如意的气氛破坏的淋漓尽致。宛若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主子。心里咕哝着:娘娘,他可是世人瞻仰的幽亲王啊,您语气就不能好一些么?

君屏幽任她看来,面色没有半丝不愉,径自走向一张仙桌,桌上摆放着一壶已经沏好的茶水,茶水正泛着一丝丝如莲似雪的香味与他周身的大自然的清新味迎合,一起萦绕在整个大厅。

他就那样彷若无人的走到桌边,一撩衣摆,坐下了一旁的椅子上,行止说不出的优雅。

怀柔五指并拢又伸开,手心的汗驱散了些又马上渗出,明明是春季,怎么会这么热?

“嗯,既是没有欠过恩情,那本王还需要解释什么?”君屏幽好似才听到怀柔话,一贯从容的对上了她的视线回道。

怀柔心里翻白眼,但是却一时失语,干巴巴的瞪着他。

君屏幽低笑。

“你……”怀柔听到君屏幽的笑声莫名的感觉很不爽,但想骂又骂不出来,干脆径自也坐了过去。

一边一侧,两人陷入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