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1章 倾世无双

第二十一章 倾世无双

但说叶若维回到南侧院落,先是大肆怒骂那个腹黑的男人,骂到再无词汇,坐在床边休息。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恼怒终于被压下,叶若维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愈想愈不对劲,那人不是跟老老和尚下棋去了么?怎么偏偏那么巧自己要溜走,他就知晓了?

转眼打探了一眼宛若,暗自摇头,她在自己眼皮底下,乖得很,清夜跟那个冷血的男人?再度猛摇头,但凭有点常识,他们也聊不到一块儿去,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那一百隐卫不是用来保护他自己的,而是为了随时关注着她的行迹……

靠,什么人呐,这次终于不炫富了,开始耀权威了!!!果真人比人气死人,想起自己前世撑死带一个小队的人,纵然个个是精英,可也不及他隐卫一百,况且她还不傻,能当隐卫者,必定是精英,凭那个男人的排场,不用说了,定不是普通的精英~

只需想到这里,她便只管打消逃跑的念头。火儿也发了,也只能作罢,乖乖睡觉了,明天就回宫,一定要半路就甩掉那个讨厌的人!

南侧院落隐蔽处儿,一张精致的容颜气愤程度较之屋内的人,亦是不相上下,典型的忿忿不平。

暗自骂道:这女人还娘娘呢?若是自己是皇上,第一个便休了她,不,是根本不会娶她,看起来神经大条,做起事儿来更愚不可及。大半夜的还不安生待在寺内,如今寒山可不比昔日,危险的很,若不是王爷,恐怕这会儿早就遭遇不测了,要知道,能得王爷庇佑那可是天大的福气,多少人都梦寐以求,在她看来却是一文不值,她还有脾气了?!亏王爷还不放心,硬是叫自己仔细些,一路随行看护着这个笨女人,哼,简直太多余了!这笨蛋蠢女人可好的很,发完脾气,觉睡得香着呢!

单是这样想着,内心本就怀着轻视,加之刚刚的恼怒,相溶之下,干脆就此罢工,飞身而去。

沉暗的天空,一个绿影飘然而过,随即与另一个蓝影交汇,两人相视一番,一同向北苑飘去。

“绿儿,你怎么又摆着这张臭脸呀?”蓝衣女子缓缓开口,脸上溢满笑意。

“姐!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想的,居然派我来保护这么一根筋的蠢女人,我这一路可真是受够了!那两匹玉龙雪马被她虐待了一路,如今还被扔在寒山下喝西北风呢!亏她还表里不一说要去看马,呵,分明是趁机溜出去!”绿衣女子的脸依然扭曲。

“呵呵,绿儿啊,王爷果真知道你是这脾气,想比她,更不放心你掀了这屋顶,所以才让我来看看,果真与王爷所料无差,如今我帮你瞒着,可不许有下次了,要记住,王爷是咱们姐妹俩的救命恩人,他的恩惠足够让我们回报一辈子了。”蓝衣女子逐渐收了笑意,严肃道。

“王爷……可是姐!咱们可没有义务保护那个蠢女人!”绿衣女子不知为何,脸变得绯红,但一想起叶若维,显然心里还是不服气。

“忘了姐说的了么?要对王爷的命令言听计从,不许埋有情绪!”蓝衣女子声音温和,但是言语间,处处飘露着不容质疑。

“是……”绿衣女子恍若看到一丝冰焰浮现,终于埋下头兀自飞行,不再说话。

心里暗暗想着,姐平时温柔的很,要是真发起火儿来,别说掀屋顶了,她轻易就能翻了整座寒山!

不过,若不是姐临时有任务,哪还轮得到自己,王爷肯定会派她去保护那个蠢女人,她可不干!比起要姐姐受这份委屈,她宁愿自己来。

这样想着,绿影心里便稍稍平衡了些。一路跟随蓝卿飞往王爷的住处。

半盏茶后,北苑,一个温和如初的女声淡然响起,“王爷,事情已办妥。”

随后,屋里传来清润的男声,“好,去休息吧,绿影,你进来!”

“王…爷”绿影单在门外听见这声音,便知王爷要责罚她了,内心打起拨浪鼓,连声音都哆嗦起来。

她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王爷,尤其是他此刻无比温润的容颜。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可是她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年仅十岁就学成绝技,一时手痒去招惹当时名震一时的鬼手,却不料自己这一身武艺竟不及鬼手半成功力,几番交手,全然败北,连累姐姐为了救她也受了重伤,若不是王爷正好路经此地,也不知道与鬼手达成了什么交易,最后冷瞥她们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去,单剩下她们姐妹二人虚弱的倒在路边。

绿影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还尤有余悸,当真是千钧一发,王爷再晚来一步,她们就真的死定了。

鬼手离去后,她并未就此松懈,因为是孤儿,所以她和蓝姐姐相依为命多年,深知江湖险恶,所以即便得人所救,她们也不能全然信任,因此,她凭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着没昏死过去,就想看看那人模样,却不知,单是这一眼,便再也忘不了了……

那时的王爷看似也就十四五岁模样,身着一件浅紫色锦袍,干净无尘,通身除了一块上好的白玉佩再无多余点缀,一只手撑着一柄上好的油纸伞,身姿秀雅,步履似闲庭信步,不紧不慢,就那么缓缓走来,似九天之上流泻下的一片清风白云,那一瞬,她恍若看到他身后有朵朵紫色小花绽放开来,却不曾想,这样美的男子会救她,一时所有的戒备都化作青烟,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走近,再走近,直至正好站在了她面前,头顶的炎炎烈日一瞬间不见了,变为片片清冷。

不知道是因为头顶的油纸伞,还是因为王爷身上如同雨后大地的清新味道让她感觉清凉,亦或是都有。

愣神间,他忽然俯身下来,向她伸出一只手,她还记得,那只手是如何的白皙修长,让人单单看了便不忍心用脏秽去染污。

所以,她迟迟愣着,却不曾想,王爷竟然笑了,那一笑,竟令百花都羞落。一时间,好像身上的痛都不见了,就像闻了罂粟花的芬芳,如同在梦境,但醒觉,却又猛然摇头,罂粟花气息馥郁,王爷身上的香味自然而清雅,如何能比,就像春回大地,万物复生之景象,她,也是万物中的一样,感受到了王爷的沐泽,所以重新复生过来。

那只手的冰凉触感也让她至今难忘,直至被扶起,她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仙人,眉眼如画已经不能用来形容他的玉容,令人看了,就恍若中了某种魔力,始终移不开眼睛,好像一瞬间被吸走了内心深处的灵魂,且不可自拔。

回头看蓝姐姐,却发现她此刻也看得愣神。

或许,她想得是,这世界竟真有如此美的男子,亦或许,她什么都没有想,便早已倾心。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