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2章 隐世神僧

第二十二章 隐世神僧

日过五更,叶若维便再也睡不着了,一整晚闭上眼睛便回想起有一百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情形,顿时鸡皮疙瘩一阵,抬眼看了宛若一眼,那丫头睡得死沉,大概是紧张的太久终于解放了,所以一旦松懈便倒头就能睡。

罢了,睡吧睡吧,时间还早,多睡儿,日后若是跟了自己,怕是再难有这么香的觉可以睡了,何况她也该学会早些适应这种把胸口放到枪口抵着的日子。

叶若维睡不着有个坏习惯,就是喜欢敲墙壁,这种长期以来的怪异习惯让她不仅能够一敲便能探墙瓦的虚实,还能趁机钻研暗室的最佳位置。

自父母过世,她因无人抚养被移送到孤儿院,夜夜都睡不着,无意中用小手的指关节轻叩了几声墙板,觉得很好玩,然后就一停不停的敲着,一开始,其他孩子还会觉得她是怪人,辱骂她,但是,久而久之,变为单纯的嫌她烦,最后干脆疏离她,而叶若维却不以为然,反正她也不喜欢他们,每晚每晚的哭闹,即便他们不嫌弃她,她都厌烦他们了。

有一段时间,她故意趁他们睡着敲墙板,还故意敲的很用力,为此还被孤儿院的院长领去看心理医生,但几番教育下来,她都未曾改变。性格使然,叶若维从小就倔强,甚至还好强,不喜欢与人相处。没有办法,只好把她隔离,单独关一个房间。

但这样,正好合了她的意,从此非但没有停止敲墙,还当成了乐趣。

在宫里的每一日,她睡不着的时候除去掰手指算日子的时候,就是在敲房间的墙,宛若睡在隔间,自然听的分明,不过,也没敢吱声。

甚至日子久了,没有这敲墙声还睡不着了。

习惯就是这么可怕的东西。

“咚咚咚,咚咚咚……”几声下来,坠落一些墙灰,落在本就破败不堪的房间里,倒也挺衬景,和之前住的冷宫有的一拼。

怀柔对这些倒是能忍,不过叶若维却是恨得牙痒痒,一想到自己是出不去就算了,还回不去,不是回不去,是不想跟那个虚伪的男人在同一个屋檐下,顿时闷火又在胸口熊熊燃起,气愤之下,手猛的敲了一下一侧的墙,伴随着更多的灰层层坠跌,一阵轰隆声响彻整座寺庙。

宛若顿时被惊醒,想起白天赶来之时,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寒山在晃,幸好自己命大,没死……

不过从那以后,听到这种声音就被动的心悸,生怕地震又来了,本来还睡眼惺忪,一听声音腾的坐起,比条件反射还准。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唉~叹气间,看了看身下的床,还好,没踏,再看看四周墙壁也没动。感觉没什么异样,一倒头,便又睡下了,白天实在太累了……

说到叶若维,还在发火间,一侧的墙居然动了,再看看自己的手,居然毫发无损?古有少林寺隔墙大牛,今有她转世叶若维徒手劈墙,倒也不失为佳话。

待尘埃落定,叶若维才挥挥手看清眼前的情形,哪里是徒手劈墙,简直是空手变戏法啊,刚刚还在破房间里,怎么一眨眼的时间就变成摆设不俗的雅间了?

莫不是老天看她可怜所以给她换了个好房间?

叶若维自然不会傻到想这些,此刻她正专注的打量这个房间,摆件清明,地板用水细致的碰洒擦拭过,若不是刚刚那么一推,带了些灰尘进来,恐怕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且,房间的味道也很奇怪,照理说,寺庙里萦绕的应该是檀香,可是这个房间却连一丝檀香也无,打量一下,几乎隔世,在寒山这样的破寺庙里,居然也能造出这样的暗间,看来这个世上也隐有高人啊!

有机会,她一定要跟他相见,好好切磋一番,凭借她对现代建筑暗间的钻研,融汇之那位高人对古建筑的理解,到时候一定天下无敌了,哈哈哈~

光是这样想,叶若维心里还有一点小激动。

她这人最大的缺点是偏执,最大的优点却也是偏执,尤其是用到学习上,简直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因此,她年仅二十五岁就爬到了少校的位置,先天的机敏过人虽让她在起步就超越别人,但是,后天的不懈努力才是造就她打败战神成为兵王神话的最大关键。

此外,她的嗅觉过人,加之军校训练的过目不忘的强化记忆。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个屋子里萦绕的非但不是檀香,而且那股味道还似曾相识。

一旦迎上,便如生命气息扑面而来,好像一下子身临其境处碧海蓝天之中,等等,还混杂了天竺葵和西洋杉的气息!

君屏幽!是他!等等,屋子里有人……从墙反转开始,她一直躲在屏风后打探屋里的动静。大概是看得太愣神,加之房间明亮晃眼,一下忘记了现在是黑夜,屏风一旦经光照会有影子,除非她是鬼~~~

但可惜,想到这个已经晚了~

“哈哈哈,百年之后,没想到竟还有人可以找到老衲的所在之处,出来吧,怀妃娘娘!”百年?光听声音却不似百年,还很年轻啊,难不成是不老神僧?

……那老和尚知道自己在倒也不是神马奇事,不过他单凭模糊不清的影子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也太神了吧?

叶若维想着自己既然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躲的了,便老老实实的走了出去,一边出去,一边还不忘打探四周,“老和尚,我都出来了,你也该现身了吧!”

喊了半天,没人应。再看看四处,哪有人?明明是暗间,四不透风,这和尚人呢?还有平日里是怎么存活的?难不成真是神仙?

叶若维几乎就差把墙拆了也没找着老和尚,最后只好作罢,在连打了无数个哈欠以后,才想起自己都没怎么睡,忽然一袭睡意笼罩过来。

她很自觉的栽倒在那张铺设完好的大**,呼呼大睡起来。

梦里,她终于摆脱了那一百双紧盯着她的双眼,暂时忘记了那个冷血的男人,独独啐骂了一句:“君屏幽!你给我等着,明日我再收拾你!”

良久,一处佛光袭来,笼罩了整个房间,老和尚忽然从桌面的棋盘中跳跃而出,来到床前,看着那女娃睡的正香,笑意渐浓。

放眼看向她手中的紫晶手镯,正在发着微亮的光芒。笑意收了一半,暗暗看了一眼未完的棋局,悄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转而再次隐入混乱的棋局之中。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