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4章 针锋相对

第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

北苑,叶若维风卷残云还不忘吐槽:“这菜虽然好吃,但有些咸。”于是毫不客气的端过君屏幽递来的那碗莲子粥,觉得两者搭配之下倒还凑合,便不再言语,本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心态道:“你别以为这么一碗粥就可以打发我了!”

“嗯,放心,我也觉得该对你负责!”君屏幽难得的觉得叶若维的话有道理,便很爽快的答应道。

噗!叶若维险些被粥呛到,她连连咳了好几下才终于将气管里的粥呛了出来,把碗一扔,怒道:“谁要你负责!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你!”

这个世界上好男人比比皆是,何况,她也没打算嫁人,确切的说,在为怀柔报仇之前,没嫁人这打算。再说了她如今也就十六七岁,根本未成年,如何成婚……尽管这是古代,但她一贯认为,成婚还是很遥远的事儿,如今不必考虑。

所以,二十一世纪的她光荣的占了剩女的一个位置。

“嗯,你不嫁我也没关系,我娶你是我的事,就这么决定了.";语毕,君屏幽兀自点点头,恍若觉得自己的话也很有道理。

“你!”叶若维简直想上去掀他的脸皮,看看有多厚。如果可以的话,建议贡献一下去当火车道。

“我?哈哈哈,怀妹妹真是愈发的聪明了,我刚想问你是要跟皇上一起回宫呢,还是跟我一块儿回府。没想到……”君屏幽自圆其说,好不顺溜。

叶若维彻底没话了,再说一句,她肠子都该悔青了,遂不再言语,大口咀嚼着摆在小桌另一侧的甜点,越吃越不解气,干脆一口一个往嘴里塞,塞满为止,硬是把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再说不出一句话。

君屏幽不再看面前的人拿糕点泄火儿,抬头望向窗外,如诗似画的容颜眉眼绽开,低下头,忽然低低笑了起来。

叶若维觉得这个人不笑还好,一笑她更慎得慌,果真一个不留神噎着了,那叫一个难受哇,吐又吐不出来,支吾着上去就抓君屏幽的衣服,示意他救她。

君屏幽挑眉,“怀妹妹喜欢霸王硬上弓?”

叶若维一个白眼飘过,没被噎死,但差点儿就被气死。遂站起来就想往外走,她死也不要死在这。就在同时,身后忽然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很轻,几乎感觉不出来。

眨眼间,气息顺畅了。

好了?叶若维有些愣神,这个男人还是人么?

总之,她是多一分也呆不下去了,

还是清夜最好,唔,突然好想见他啊,再不犹豫,运功就想飞,无奈肚子太撑,涨的很,丹田一用力就像要爆炸一样,遂狠狠回头瞪了那个腹黑狂一眼,想着他果然是有预谋的。

哼,以为这样自己就走不了了?做梦~!

“就这么走了?”君屏幽强忍着笑,看着一步,又一步努力往外挪的叶若维道。

废话!不走难道还等在这里被你气死?!叶若维再不回头,再看一眼,她真得气炸。

“那你就出去吧,正好皇上正满寺庙找你。”君屏幽无比关心的道。

!!!叶若维满脸黑线,此刻她才刚掀开门帘,一只脚刚跨出门槛,几秒钟后,门帘恢复,叶若维很木有节操的退了回来。

“怎么又回来了?”君屏幽含笑道。

“这北苑的空气比其他地方新鲜,我怕出去喘不过气,啊对了,你的马……那个……”叶若维似是听到了院外有侍卫的动静,心里盘算着,最危险的地方不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这男人腹黑的很,估计待在他身边有九成能躲过那冷血男人的搜查。

“哦,是这样?那你待着,我出去一下,跟皇上说怀妃娘娘很喜欢住在这里,今天不走了。”叶若维抬头的时候,君屏幽已经来到门口,她起初还以为是玩笑,没想到这货儿来真的……遂赶紧追了出去。

“站住,我家王爷要出去,你不准阻拦!”一袭绿衣飘过,很是时宜的拦住了叶若维的脚步。

她自昨日被王爷罚禁闭到如今才放出来,心里自然是憋着火的,遂王爷前脚走,她后脚就绊住了叶若维。

她倒要看看这毫无是处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在王爷房里住一晚还蹭吃蹭喝的厚皮赖脸不肯走!

叶若维瞥了绿影一眼,蓦然想起面前这人就是上次那个泡茶丫头,哼,还是这么矫情!

遂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似是回敬她当日的冷眼,也示意她最好识趣点让开,否则别怪她不客气!

“我以为怀妃娘娘是本分之人,即便亡国,也大抵还是位公主,知道点公众规矩,却不想小国家来的人到底是不懂天澈的宫规的,既是如此,那么奴婢就替我家王爷好好教导你一番,自你嫁入天澈皇室以来,我家王爷便是你的皇兄,而皇上才是你的夫君,遂还望怀妃娘娘珍重,不要认错了夫君,随便在别的男人家里过夜!”绿影说话向来不留情面,何况是对她讨厌的人!

“哦?本宫竟不知幽亲王府的一条狗也能代替主人开口说话了,幽亲王当真是养了一帮能人义士,不过本宫用不着羡慕,听着,你家王爷巴不得本宫过门呢,不过本宫还在考虑,如今既然看到了一条如此聪明漂亮的狗狗,甚是欢喜,心里倒是不那么排斥嫁入幽亲王府的想法了~”叶若维学着君屏幽的样子,一脸从容的将话说完。

然后冷眼的看着绿影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内心无比得意,经过那腹黑狂几日的熏陶,她如今也变得百毒不侵了。

千万别忘了,她学习能力可异于常人!

“哈哈哈!说得好!怀妹妹果真是个痛快人!”不知是哪个方位飘来的,总之是那个腹黑狂的声音,叶若维白眼。

若刚刚听叶若维的话,绿影还只是小脸忽青忽白,如今听到王爷的话是彻底刷的一下子全白了。

暗想糟糕,王爷竟然没走,这下自己死定了……

其实,她错了,王爷不是没走,而是走了还回来了,非但回来了,还带来了两个人。

君冥皓的脸不比她好看到哪里去,若说她的脸色是暴风前的征兆,那么君冥皓的脸则简直是特大号的狂风暴雨,既怀柔病好之后,性情就大变了,再不复往日的温柔似水,现在的她冷的像千年寒冰,皇宫公然怒斥他不说,如今在皇宫外还彻底视他为空气,现在竟然还扬言要嫁给他哥哥!反了!这女人简直要造反!一时间怒气直冲脑门,忽然飞身上前欲去抓叶若维。

叶若维如今吃饱喝足,脑子清明的很,有人袭击她,而且还杀气浓烈,不用太费心就知道是哪个方向,顿时在手掌处凝结内力,自那日从腹黑狂那里得知自己有内力后,她已经能使得融会贯通了。当然,她沿用的是现代的气功大法。

但是原理是一样的,所以,融会贯通之外,她还大胆加了些诀窍,所以别说气功上了一层,隔山打牛没问题,就算连着山一并打牛都没问题。

一瞬间,得意之色迎上眉头,刚要挥手出掌,就见身旁轻飘飘的伸出一只手,拦住了皇上的脏手。她立即顿住手,抬眼,果真看到一张曾令她一度吐血如今却无比崇拜的脸,温润雅致,一如既往,在阳光下犹如散发着白玉颜色。

不行不行,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叶若维立刻清醒,随后啐了一口君屏幽,男人长得这么好看作甚,差点儿没把持住扑上去~~~

君冥皓没料到君屏幽会出手,顿时阴沉着脸看着他:“皇兄这是何意?”

君屏幽一脸平静的看着君冥皓,温润道:“皇上这是作甚?怀妹妹既然已经答应了本王的求婚,自然算是本王的未婚妻了,她就在本王身边,自然由本王负责看护,倒是皇上突然向她出手,如今此举是要缉拿她问罪?本王倒是突然想知道,怀妹妹哪里得罪皇上了?”

一番话落,尚不换气便转头对绿衣女子,表情不容置否,丝毫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转而道:

“绿影?本王本念你年幼心还是纯真的,却不想今日从你嘴里听到那般辱没人的话,看来是本王这儿府邸太小容不下你了,你走吧,随后,知会蓝卿一声,若她同意的话,便一起上路也好有个照应,去吧,本王绝不挽留你们!”

直到话落,场面之中,所有人都不曾换气,似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幽亲王那般高贵的皇子如何能为了一个亡了国又被休过一次的弃妃大动干戈,非但出手阻挠皇上,还公然挑衅他,紧接着又毫不留情的赶走贴身丫鬟,此番下来,还不知要干什么,会不会为了她覆了这天下也说不定!

一夕之间,本来欲凑上前看热闹的人生生后退了几十步,生怕北苑着火儿,将他们烧的连灰儿都不剩。

绿影闻言,更是失了魂魄,本来惨白的脸现在是一点血色都没了。愣愣的看着幽亲王,一时间眸光装满了泪花,可惜那曾经对她千百般柔情的人如今竟是看也未曾看她一眼。

心中岂止是悔恨,若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是断然不敢说怀妃娘娘一句不是的。但是……如今,一切都晚了……只能自食苦果,怕是以后不但再难接近怀妃一步了,甚至,连王爷也会因为厌恶而不见她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