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5章 国花之谜(1)

第二十五章 国花之谜(1)

“怀柔!朕命你,现在马上跟朕回宫!”君冥皓只觉一股滔天怒气憋在心口,既是气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怀柔,更气她对自己的无视,威严扫地。

那日冷宫,他本就对她嗤之以鼻,欲弃之不顾,却在看到如此不堪入目的她后不自觉的被吸引。怀柔虽然柔弱,可从不曾在他面前示弱。

他也从不在意她会屈服于他。但那日冷宫那般凄楚的倒在他面前却让他原本冰寒的心有了反应,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他清楚的很,这个女人早已不知不觉潜进了他心里,只是藏的太深,所以浑然不觉。

所以,那一日,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的结发妻子,第一次冷落了皇后而走向怀柔。但一旦离开她身边恍然顿悟自己着了魔,所以愈发的对这个女人避而不见。不料她竟然胆大包天敢毒害自己的贵人,所以一怒之下想去与她对峙,一心想着如果她能再次示弱,他也就绕了她,因此愈发的想置她于死地。但不曾想这个女人非但再不肯向他屈服一丝,反而以镇定不惧冷然绝然之姿展现在他面前,一时之间让他有些错愕,加之七弟的忽然搅局,下不来台,更不曾想母后会出现,一切的一切只让他觉得自己恍若再次进了一个事先设计好的圈套,唯一不确定的是七弟与怀柔之间的关系,若他们有染,他是无法忍受的。因此,本来有些融化的心再次冰冻,脑中更加确认了这个女人是祸水的传闻,一心欲除之而后快。

却不曾想到这个时候,皇后居然变卦了,再度下不了台的他只好赶紧去找皇后了解事情近况。

固然再想除去这个女人,却也因找不到正当理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再后来,冷贵人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神智不清,而另一方面,皇后又突然派人来报说怀妃娘娘失踪…

这一切连串在一起,加之怀柔贴身宫俾双儿的阐述,很难不让他怀疑是怀柔那个女人做了什么,怕被查出所以畏罪潜逃。

为给冷将军一个交代,他只好带人先封锁怀柔宫,却不料翻遍了整个皇宫也不见那女人的踪迹。唯一的线索便是刑部有人看见她和夜亲王在一起。

但几番周转也不见君清夜。

本想去母后那儿找,宫门口守门的侍卫突然来报说是幽亲王带着怀妃娘娘出了宫。

几番周转,这才去了幽亲王府。

但却被视为空气,一时怒极忘了来时的目的。

良久,皇上得到密令,说有人看到两匹玉龙雪马出了城。方才想起冷贵人一事,遂立刻命人去追。

君屏幽自然料到怀柔很有可能去找七弟了,便告诉皇上他可以沿路寻找马儿的去向。遂两人便亲自带人去追,只是因人群浩大,且马车速度慢,差距怀柔甚多。

但终是循着宝马的踪迹一路来到了城西。之后,碰上了地震,两匹宝马虽无恙,却不见怀柔。心急之下,翻遍了整座寒山,终于在后山找到了她的踪迹。但是,却还是不见人。

最后还是君屏幽最先发现了她,却不曾想在君清夜的怀里……

如今想起,果真是着了这女人的魔道了。所以,一见此景,内心便如同火烧般难耐。如何能想到怀柔如今竟变得如此能耐了?

七弟不惜舍命救她不算,连同与世无争的皇兄竟然也要跟他争这女人了,暗怒:这女人果然是个祸害!

君冥皓话音方落,怀柔继续不屑一顾,就在那一刹那,一片金叶忽然从身侧飞来!众人只觉得眩晕,虽是一片金叶,却好似多片,因为肉眼无法看见它真实的运行轨迹,且速度之快堪比子弹。

怀柔也惊住了,若是前世,她必定飞身躲闪,可是,如今她吃的太饱,动弹不得,而且这片金叶一看便似夺命飞镖般来势汹汹,如何能与一般子弹相提并论,就算她身手不错,也很难躲过。

说时迟那时快,一袭蓝衣忽然现身,飞身接下。

虽带着面纱,不过,叶若维还是猜出了她是谁。

只见她缓缓飘落,跪在王爷面前请求恕罪。

……

别说众人讶异了,连同叶若维也一块儿好奇了,她分明是救了她,何罪之有?

只是,君屏幽的脸色却不太好看,别说女子隔着面纱身姿曼妙了,若是摘了面纱如何不是一副绝色之容,只可惜,再好看的女子若不是叶若维,他君屏幽也都不屑一顾,因此,即便她就跪在面前,君屏幽却是连眼睛都不抬。

“姐!姐!!你怎么了!!”众人闻声这才注意到蓝衣女子的面纱慢慢被血浸湿,绿影再不顾身侧有多少人,赶紧冲上前去,扶起女子就欲施功替她疗伤。

无奈,那枚金叶注入了绿影的全部内力,对她来说,怀柔亦何尝不是祸水,五年前,她自被王爷救下后,早已将心许给王爷,若不是这女人,说不定,她还有机会,可偏偏她出现了!

她本想着反正这条命早已许给了王爷,若是此生见不着王爷还不如去死,就此杀了那祸水倒也解恨,却不曾想,蓝姐姐会出现。

但凭蓝姐姐的功力,接下她的金叶虽然会受伤,但不至于伤及肺腑,可是,她如今一触即那冰冷的身体才方知蓝姐姐竟然在没有内力护体的情况下,接下的那枚金叶!又不动声色的跪了一会儿,如今,金叶已经无声无息嵌进她的五脏六腑,怕是华佗再世也……

一想到此,绿影方才所有的委屈,悔恨全然化作眼泪,连成珠线垂落精致的小脸。

“你…还好吧?”叶若维也注意到了蓝衣女子愈发苍白的脸,加之那双凤眸竟有些涣散,即便如此,还是执着的跪着,一面无力的推开绿衣女子。

一时间,有些被打动,伸手就想去扶她起来。想到自己前世也是此般的倔强,即便伤得再深,也不倒下。

想不到这一世,竟也能遇到这般坚韧的女子?

不提她刚刚舍命救下的她,即便没有那一举,她叶若维也是钦佩她的!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轻易赞许一个人,如今对蓝卿,这已经是最大的赞誉了。

“给我走开!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我姐姐!”绿影本抱着蓝姐姐哭,见那祸水过来,便猛地将她推开。

她虽然恨自己伤了蓝姐姐,但更恨这女人,若非她,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蓝姐姐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若她有什么事,她必然不会原谅自己,更恨这个女人一辈子。

她和蓝姐姐一同跟在王爷身边这么些年,她如何不知蓝姐姐是喜欢王爷的,但自从这个女人出现,蓝姐姐就变得不再有笑容了,她虽然喜欢王爷,但更爱姐姐。那一年她被父母抛弃,流落街头,差点被卖到青窑,幸得蓝姐姐相救,蓝姐姐比自己大两岁,却深谙江湖之险恶,因此习得一身好武艺,至此也尽数传授给了她。在遇到王爷之前,两人一直相依为命的生活。

但相比蓝姐姐的静谧性子,她却总是耐不住好动的性子,因此没少给蓝姐姐惹事儿,那日,得知鬼手再现江湖,她也正好练至最后一层武功。所以一时手痒趁着蓝姐姐不在偷溜出去……

殊不知是幸运还是厄运,竟真遇见了鬼手,两人便较量起来。鬼手自然是对这小毛孩儿不屑一顾的,因此三两下就欲解决了她,但是蓝姐姐却突然插了进来,正是因为替她挡了那半掌鬼域神功,所以摔了出去,此后奄奄一息。或许是那时,她将蓝姐姐放在了比生命更重的位置,在遇到王爷之前是,在遇到王爷以后,更是。

于蓝卿而言,亦何尝不是。父母去世的早,她一直孤身一人在这世上存活,一日,路过一条繁华的街道,竟看到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欲用麻袋去偷袭一个面色娇好的小女孩,当时并不多想,便只身冲上去,拉过那个女孩儿的手就跑。

似是好久没有跑得那么酣畅淋漓过了,蓝卿只要一想起那时的情景,便难掩眼中的笑意,正如此时,她恍惚看到了面前,有两个小女孩儿为了躲避坏人的追踪,一路奔跑,沿路扔了不少摊贩的东西,那绿色衣服的小女孩还趁机撒了一大袋的巴豆,害的过路马匹纷纷摔倒在地……。

如今,那个绿衣的女孩儿长大了,终于长大了,她也长大了。她有过一个妹妹,可惜走散了。她从不后悔自己因为救了她而从此过得异常坎坷,也不后悔她此刻跪在王爷面前替她求饶,因为,她像极了自己的妹妹,父母去世的早,此后,她一直带着妹妹讨生活,却不料一个不留神在街头走散。那日,她会站在那条繁华的街道边,正是为了寻妹妹。

远远看去,大抵是将绿影误认为是她的妹妹了。再后来,得知她不是她妹妹,但却是被父母遗弃,一时不忍之下,只好将她带在自己身边。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

同年,她失去了妹妹,却又遇到了她。

如今,她想杀怀柔,她如何不能出手阻止,她深知王爷并不是不通情理之人,之所以赶她走不可能只因她对怀柔说了几句难听的话,王爷是在怨她昨晚的见死不救。或许,更气她不救之下,夜亲王出手救了怀柔导致他一来便看到两人亲密举动……

本就是一时之气,来日便也散了,可不曾想绿影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孩子气,竟然出手欲杀怀柔……一时情急之下,她只能出来截下,那时速度之快,身上的内力只够她截下,却不足护体。但是,她很高兴,至少,金叶没有伤及怀柔,绿影还有救……

单是这样想着,蓝卿便无憾了。

“呵呵,怀妃娘娘,绿影就拜托你了,…眼睛好像开始不听使唤了,……”蓝卿摸索着,抓到了叶若维的手,然后将绿影的手拉了过去,放在她手中。随后,身体再没有一丝力气,向地上倒去……

“姐!姐!你别睡啊!姐,我错了!王爷!!!求您救救蓝姐姐!求您了!!!”绿影看到蓝卿倒下的情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波澜,大声的哭了出来,发疯似地跪在王爷面前磕头,似是感觉不到疼意一般,生生的向地上撞去。

叶若维见状,也愣住了,她没想到蓝卿伤得这么重,…似是绿影的哭声惊醒了她,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看了看自己的手,绿影的手已经抽了出去,此刻,她正跪在地上磕头~好不凄楚!

“君屏幽!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么!!!”一声怒喝忽然直冲君屏幽而去,众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还从没有人敢这么怒斥幽亲王,自王爷出生以来,都是世人敬仰的对象,别说是责骂了,即便是先皇废太子的时候,对他也不曾有过怒喝。

这女人这是什么态度!

就在众人纷纷将矛头对向叶若维的时候,君冥皓也很讶然的看了她一眼,似是看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怀柔。或者说,她根本不是怀柔!

转而又将视线移到君屏幽身上,似是在看他接下来怎么收场。不论怎么说,世人对他的赞誉都远高于自己,倘若今日果真冷血置这蓝衣女子于不顾,虽并不会彻底动摇世人对他的敬仰之心,但难免会传有意见。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君屏幽却一改冷峻的脸,笑了,还笑得无比从容。径自瞥过绿影,来到蓝卿面前。

转而优雅的抬起头,对着叶若维道:“我如何有本事陷你于不义?还愣着作甚?把右手伸过来!”

叶若维愣了愣,倒也没有显露出不肯,立刻伸了出去,只要他能救活这蓝衣女子,伸出一只手算什么,需要的话,割手放血她都不会皱下眉头!

君屏幽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如诗似画的眉眼笑意愈加浓厚,转而缓缓取下她手中的紫晶手镯,轻轻一转,倒出一颗犹如罂粟花种子模样的丹药。然后转回,重新戴回叶若维的手腕。动作连贯而轻缓,在外人看来更是从容的优雅。

叶若维惊愣片刻,再度看向自己的手,此番不是看手掌,而是看手腕上的手镯,戴了这么久,她竟然不知里面藏有花种!

不仅是她,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面露惊讶。独独君屏幽却好似很寻常,他取过种子当即就给蓝卿服下,然后一边催动内力,一边让花种在蓝卿体内化为粉末,转而被吸收到五脏六腑。

紧接着加大力度,开始趋势真气游走于她的体内,探寻那枚金叶的踪迹,期间,众人屏息凝神,绿影更是惊异的看着王爷,

只见他一边驱使真气,一边从容道:“世人都误以为忘情花有毒,其实不然,它只能让人麻痹,暂时失去知觉而已。期间,呼吸微弱,甚至无法探知,但死不了,无非休克半柱香的时间,有一个好处,那便是能让人感觉不出痛意,还可以放松,全身心的休息。但是,这世间唯独南诏国有,并且,只有南诏的王室才拥有它的花种。遂连南诏的子民也并没有几个见过此花,单单有几位老人在野外误食过,得知它的属性,因此才会误传至今说服此花者必死无疑,尤其是多年前,南诏被灭国,子民被放逐,流放至天澈境内,流言也就随之传入天澈,三人成虎,忘情花是毒花之说也因无人能辩驳而沦为事实。”一番话下来,蓝卿体内的金叶也逐渐露出了原型。

君屏幽当即点了她三处穴道止住了她五脏六腑受损处的脉动,减少流血量。随后,示意绿影过来扶着。

之后,只见他缓缓起身道:“诚如大家所见,我从怀妃娘娘手里取下的正是忘情花的种子,如果不信,可以问皇上亦或是南诏国的老人,因为怀妃娘娘是南诏国的公主,而南诏王室自建立起,每位公主都会佩戴一枚紫晶手镯,不单单以此印证其南诏公主之尊贵身份,亦是因为此花至阴,唯有嫡公主带上才方可保存花种。而南诏王仅有这一位公主,为了保护她,自小将她送至天澈由我父皇代为抚养。而明面上则宣传,是为日后嫁入天澈皇室两国和亲做准备。

却不曾想,父皇早逝,天澈变了天……南诏……

“行了!朕可以证明,怀柔的确是南诏最后一位公主!她手镯中的也是忘情花的花种!”君冥皓的脸已经扭曲到了极致,似乎君屏幽再多说一个字,他就该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当着众人上前去封了他的嘴了~

“哦?皇上真的愿意证明?”君屏幽面色温润,依旧无比从容。他虽料及皇上此番话出于真心,但还是忍不住扬眉确认。

毕竟,机会不多,他要抓准时机。

“本王也可以证明!”一旁矗立已久的君清夜终于开了口,但凡涉及到怀柔,他就无法淡定,尤其是君屏幽大肆说了很多,这些不单只是涉及天澈皇室的不堪秘辛那么简单…而那之后的事儿更是……,索性怀柔还不知道…若是全然知道了,定会受不了的……

他并不是不想让她知道,只是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到那时候,即便他不说,她也会知道的。

“呵呵,好!”君屏幽终于笑了,如此两位身份尊贵之人能为他作证,自是够了。

他转头站定,目光不离叶若维,似是示意她放宽心,只要有他在,便保她无恙!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