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5章 国花之谜(2)

第二十五章 国花之谜(2)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蓝卿一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绿影小心翼翼的扶着,君屏幽先前已经用内力封住了穴道,如今,伤口处已经凝固。

叶若维被君屏幽的目光看得不太自然,只好固作无视,望向蓝卿,期盼她是真的无事,一是她连自己都没能力照顾,如何照顾得了绿影,二则,绿影跟她不打起来已经算不错了,如何能相处?

“娘娘!娘娘!奴婢可算找着你了!”良久,从院外跌跌撞撞的跑进一个丫头,打破了众人的视线。

叶若维自然听得出是谁的声音,不屑一顾。暗想,现在才找着,当真是没用!

宛若气喘吁吁的跑到怀妃娘娘身侧,然后紧张的在众人的目光下,站到一旁,这才注意到地上的蓝衣女子,吓了一跳,但终于管住了自己的嘴巴,再没敢出声,单是两只眼睛紧紧的看着。

“哈哈哈,人算是到齐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蓝卿,你该醒了!”君屏幽看似无意的朝地上扫了一眼,众人随之将视线重新放回蓝衣女子身上,见她果然虚弱的睁开眼睛,顿时……惊愣,唏嘘声一片。

绿影则是惊喜的看着蓝姐姐,但她并不看自己,而是疑惑的看向王爷,似是不解自己为何没死,也好奇王爷居然会救她。

这么多年,她很是清楚王爷的脾性,他绝不容许自己手底下的人违背他的命令擅自行动,所以她才故意没用余下的内力护体,因为她想代绿影受罚,她知道怀柔在王爷的心里地位非同寻常,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偏偏她不可以受伤,绿影如今要她的性命,那么王爷定不会绕她,非但不会,还会要她的命。

如今她这么做,虽然兵走险招,但她深知王爷赏罚分明,会念在她多年跟随且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绿影。终归是一命抵一命,怀柔虽没死,但,绿影犯的却是死罪,即便王爷不说,皇上恐怕也难饶她,所以,她抵死赌了一把,将绿影交付于怀柔,若换做是别人,恐怕绿影……,但若是拜托于她,绿影就还有生机!

她果然没有救错人!

“蓝卿谢过王爷,怀妃娘娘救命之恩!”蓝衣女子看了片刻君屏幽,转而看向叶若维,缓缓吐口,虽然受了重伤,体虚得很,但字正腔圆,口齿清晰,显然也是个烈女子,伤痛于她无非只是过眼云烟。

“谢本宫做什么,本宫只是不想无故欠人情罢了~”叶若维对于这样温文儒雅的客套话最不耐烦了,遂很没好气的道。

蓝卿闻声浅浅的笑了笑,转而捏了一把一旁的人儿,示意她别又犯孩子气,怒视怀妃。

绿影感觉到了痛意,皱了皱眉头,顿时老实了些,不再喷火的看着那个嚣张的蠢女人,而是难得的低下了头,像个知错的孩子。

接下来的话,君屏幽便不必再多言,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换做是傻子也看得分明了,忘情花没有毒。

遂,众人顿时想到了一个人!皇后!

宛若长出了一口气,似是才缓过劲儿来,一开始以为蓝衣女子死了呢,没死就好,她一大早醒来就发现怀妃娘娘不见了,连早饭都没吃就跑出了南苑,沿途看到好多侍卫个个神色凝重,像是在找人。

脑子只一转,便想到肯定与娘娘有关,于是不动声色的跟在他们身后找,终于是找到了这儿。

却不曾想,气氛如此凝重……再一看,地上还有两个女子,一个哭哭啼啼,一个带着面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虽然看不清面容,但面纱全是血,胸口也有一处伤口,虽然不大,但血流的很多,且已经凝固,很难不想到已经死了有一会儿了……

如今居然奇迹般的醒来,宛若只能说,经过怀妃娘娘死后重生后,她已经对这样的事儿不感到稀奇了,相反,胸口的大石很怀念的如释重负。

好似杀那女子的人是她一般,如今没死,自然皆大欢喜。

叶若维翻了这小丫头一个白眼,暗想,这么没出息,以后还是别跟着她了,省的丢人,却不曾想这小丫头突然不再看蓝卿,而是转头拐向自己,只听她道:“娘娘,奴婢昨晚太慌所以忘记跟您解释了,其实奴婢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记得自己是在吩咐一个宫女把前院打扫的干净些,却不料那宫女突然就扬起手中的扫帚,然后,奴婢就感觉眼前一黑……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哦对了,好不容易醒过来还没多少会儿,晕晕乎乎的就听到有人说娘娘您病了,一时间条件反射的就想出去找太医……哪里想到出了门才发觉这不是怀柔宫,定睛一看,居然看到幽亲王……然后就懵了……”宛若睡了一觉,算是恢复了些精神,所以一番话说下来倒也不似往昔的断断续续。

她边说着边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君屏幽一眼,转而继续道:“奴婢好容易回过神知道这是幽亲王府,却被娘娘您噤了声,再然后也不知道为何您和幽亲王就吵了起来,再然后,皇上居然也来了…一下子腿软,后来身子实在抵不住就昏了过去,……再醒过来就听闻娘娘您去了寒山……奴婢是费尽千辛万苦才爬到那儿的,还碰上了地震,差点掉下去,好容易见到了您,但是一紧张,原本想了一路的解释,到嘴边的话就全变成求饶了…再后来被棍子一吓……就硬生生再没找着解释的机会…呼,终于说出来了…娘娘,……还请娘娘恕罪……”宛若一张玲珑的小嘴终于肯合上了,说罢还不忘可怜兮兮的看一眼叶若维,似是很委屈,如今算是经历了大难了,当着众人的面儿也没那么紧张了。再者说,吃了几斤的黄连,却连连成了哑巴,好容易逮着机会了,无论如何也要将心里的苦儿当着娘娘的面儿全倒出来,她如今可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没用的宛若了!

“说完了?”叶若维无所谓的道。

宛若点点头。

“嗯,睡觉去了。”叶若维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紧接着又折腾了一早上,加之又吃饱喝足,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背过身子就向房间走去,边走边道:“要回你自己回去吧,我不回去了!”

语罢,留下院里的众人面面相觑,似是在想些什么,良久,一潮人再度冷抽一口气……那女人果真非同常人!竟然敢背对着皇上回话,还回的如此随意,说白了,就是公然的违抗圣令还不自知!

十个死罪都能往上安了~~~

大抵是听到身后人的唏嘘声,叶若维心情大好,步子也愈加的轻松,很快就回了屋,动作无比自然的关上了房门,也不脱鞋就将自己扔在了君屏幽的大**,伸手扯过被子,一闻,随后无比厌弃的扔开。

大抵是嫌弃那上面有君屏幽的味道……

君冥皓看向怀柔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身子不动,不知怎么的,如今想要怒斥她却连资本都没了。

良久才想起这是君屏幽的落脚处……众人的脸都白了……

传闻王府进出有禁令,尤其是进出幽亲王的卧房,甚至比皇上寝宫还森严,别说是个人能轻易踏进了,就连一只苍蝇还没飞到门口,也会悄无声息的失踪。

更别提擅闯者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女人……显然死定了。

“王爷!”绿影好容易缓和一些的态度在看到那个女人如此随意的进到王爷房间之后,再度爆发。

没有人注意到,隐在角落里的夜亲王此刻的脸也不甚寒意,如同蒙上了清晨山中薄雾,看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但只知道,脸色并不好看。

绿影话未落就欲起身,蓝卿自然知道她要干嘛,赶紧拉住绿影,她不想自己的伤白受,何况,没有王爷的命令,就连她也不能进王爷的房间,更别提绿影了。

叶若维嫌吵,对外喊道:“君屏幽,你家狗太吠了!”

喊罢,隐在寺中的百名隐卫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波澜了,面皮狠狠的抽搐了几下,但终于克制住没现身。

也就是她敢直呼王爷的大名了,若非王爷早先交代,不准为难她,怕是他们也会出手将她拿下的。更何况,居然……骂得如此难听……

不多时,君屏幽抬步来到了门口,并不推门而入,而是向暗处使了个颜色,众隐卫当即明白,王爷这是命令他们保护好怀妃,并不准任何人打扰她睡眠。

绿影想要再开口,却也注意到了王爷的眼色,噤了声。

叶若维大概是再没听到屋外有动静,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不出片刻就会周公去了。

宛若似是没料到娘娘会是这反应,好容易才反应过来,却发现又落了单,本想跟娘娘进去,但也知晓幽亲王的规矩,无奈只好巴巴的望着房门,期许娘娘能早些睡醒。

君屏幽只是站在门口,便好似已经知晓房内的情形,一双凤眸眸光深邃,不知道想些什么,须臾,他嘴角含了一丝笑,抬步走出院子,留下一众人,继续面面相觑。

良久,皇上也一言不发转身走了出去,在他的带领下,一众人不得不也安安静静的走了出去。

君清夜深深的打量了一眼屋子后,飞身出了北苑。

最后,只剩下绿影和蓝卿,以及站在院中不知所措的宛若。

大抵是人都走光了,无奈之下,她们也只好出了院子。

好似听见了一群人的脚步声,叶若维迷迷糊糊的醒来,听着脚步声消去,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北苑,再无人打扰。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