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1章 竹林对决

第三十一章 竹林对决

“还请娘娘松手吧,奴婢今日非得将王爷找回来给您道歉,哪怕是拽……”蓝卿撤出被叶若维拉住的手。

“别去了吧!他并没有错的……”叶若维有些无力的道。

蓝卿终于不再坚持,撤了严肃,有些羡慕地道:“娘娘,王爷终究是因为太在乎您了……”

“是啊,是我醒悟的太晚……”叶若维叹了一口气,她以为她生性凉薄,此生终将不会有爱,可偏偏只是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她将自己的心封闭的太久了,所以才会这般的抵触外人走近她,甚至走进她的人。“他是那般尊贵的身份,如何能事事迁就我,如今,真真切切的顺着我,倒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明白……其实,他本就该是心高气傲的人,是打娘胎起就周身萦绕的清?,若非遇到我,恐怕他这一生都不会气恼,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怎么会,是王爷自愿陷进去,甘愿受这气的,怨谁不得。”蓝卿目光柔和的看着叶若维,微微摇头。

“绿影讨厌我是自然,我也深知自己的出现,给你家王爷惹了不少麻烦,但偏偏我还不自知。其实,方才你的一番话,我内心早已经后悔了……”叶若维低声道,她生来要强,此般低头已是不易,音量随之而降到微乎其微。

“后悔什么?”蓝卿看着叶若维,声音也不由得变低。

“后悔那日就那么情不自禁随他回了王府。”叶若维低低的声音恍若不闻。

蓝卿面色微微一变,声音蓦然有些沉:“情若能自控,王爷也就不会这般辛苦了,娘娘若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如今又怎会后悔?这话在奴婢面前说说就可以了,千万别当着王爷的面说,若被他知道,铁定又该与自己怄气了,如今怕是惹了娘娘伤心,他也百般不好受呢!”

“我知道。”叶若维有些无力,“我一贯的自欺欺人,却不曾想这一生遇到了他再难骗过自己,都言三岁一个代沟,可是,我们的年岁又何止差了一个?本该是我体谅他的,但如今却是他千般忍让我,能做到这样的,古往今来又有几个?”

蓝卿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好过问娘娘,遂默默点头。

接下来的时光,二人都不再说话,目光迎向窗外,看着那日益升起的耀日,光辉洒向万物,便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君屏幽,他的胸怀本就如天地般宽广,若是真的能有人能与他翻脸,让他隐忍的,恐怕也就是那萦绕四周的云朵儿了,如今,光辉虽然耀眼,可那云层却在一层一层的覆盖,若再这么下去,恐怕万物都将失去生机。

“蓝卿,你说你家王爷一气之下是回宫了,还是回幽亲王府了?”叶若维沉默许久,终于出声。

蓝卿思绪被拉回,认真地想了一下,摇摇头,“王爷还是第一次发脾气,所以,奴婢也不知道他会去哪?”

“嗯?”叶若维挑眉。

“娘娘,您觉得王爷会那么轻易放过那个敢公然劫走您的人吗?”蓝卿一叹。

叶若维原本躺着的身子腾地坐起来,“黑衣男子?!”

恍若现在才记起与那人的约定……

“王爷爱惜你,视你如命,如何能肯让别人欺负的娘娘去?”蓝卿缓缓吐口。

叶若维蹙眉,片刻后肯定地道:“那就是了!你家王爷那么要强,怎么会容得有人在他手底下劫走我呢?”

蓝卿笑了一声,“娘娘如今总算是能体会王爷内心的顽固了!”

“一直都如此!只是我的性子如何能真由着他胡来!”叶若维心情蓦然放松,想着这个男人这一点倒是与自己极像。

“不过娘娘也该体谅他的,他自幼失去母亲,其他的妃子又恨不得他早日夭折,他若不要强,恐怕活不到现在……这些奴婢也是入府后听颜老儿说起的,颜老儿说的时候神情是那般的凝重,似乎就是从那时起,奴婢才能逐渐理解王爷……了解王爷自小受的苦…想来绝非是一般人所能体会的……”

自幼?怎么会?他的母妃难道不是穆皇后?!

那本图志上并没有记载……难道是被君屏幽给销毁了……还是根本就是个谜团?!那……他……

“姐姐!……蓝姐姐!”这时,绿影的声音忽然急急地响起。

叶若维本来还沉思的思绪忽然被拉回,腾地下了床,疾步走到门口,果然看到绿衣女子匆忙飘落,一身风尘土色,还不忘左顾右盼,寻找蓝卿。

蓝卿当即迎了出去,神色同样凝重,她知道绿影这么着急,王爷肯定是出了事。

“姐……你……快去城西的野竹林,王爷…王爷和一个黑衣男子…打……”绿影气喘吁吁,内心的焦虑溢于言表。

叶若维面色一变,再不顾自己并不娴熟的轻功,足尖一点就要飞身出南苑。

蓝卿从身后一把抓住她胳膊,柔声道:“我来!”

她知道,娘娘这是担心她家王爷了,可是,若此番光明正大的使用轻功,难免不被寺内或是其余……察觉。如今不比暗夜,太过招摇对她不利。

叶若维性急归性急,但总归还是明白蓝卿的意思的,遂立即泄了内力,任由她拉着。

蓝卿当即施展轻功,化为一缕蓝烟,轻飘飘出了南苑。

绿影见二人离开,知晓姐姐必是明白她意思的,遂不再言语,也慌忙化为青烟跟在二人身后,只要能阻止得了王爷,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空空的南苑,徒留宛若一人在屋内,紧张的看着天际。

沿路,绿影的心一直都是悬着的,事到如今,她也有一半责任,早知道就不将那日怀柔在城西与那黑衣男子相遇的事儿告诉王爷了,王爷那么睿智的一个人,怀柔出事如何能不想到是那个人做的手脚…,可偏偏自己无能阻止不了王爷去找他算账……

不料那人的武功不在王爷之下,两人……再这么打下去,铁定两败俱伤……

皇宫的事儿,王爷已经心力交瘁了,如何还能再……

心里虽着急,可来回消耗了不少体力,加之这几日未曾好好休息,很快便落下姐姐一大截,如何也追不上,只能暗暗使劲儿争取早些赶到。

蓝卿带着叶若维顺利的出了清泉寺,寺中一如往昔般平静,似是没有察觉寺里的动静,只感觉一阵阵细微的风拂过脸颊,很是舒缓,不由得稍稍消了些内心的焦躁。

终于来到那片茂密的野竹林,外面并没有看到黑衣男子和君屏幽的身影,细细打探了片刻,叶若维忽而皱起眉头:“在里面,有血腥味。”

蓦然心里一紧,“我们快进去!”

“嗯!”蓝卿带着叶若维再度飞身而起,进入了枝叶茂盛的野竹林。

这一片野竹林很大,枝叶茂盛,不似寻常的竹子林,这儿的每一株竹子与竹子间相隔不远,尤其是中间那片,很是稠密,虽说是野竹林,但更像是人刻意种下的。蓝卿施展轻功轻缓的踩着竹子林的顶端枝叶前进,叶若维随即也紧跟着轻踏,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蓝卿忽而伸出一只手指向前方,“在那!”

叶若维点点头,血腥味愈加的浓郁了,急道:“快下去!”

蓝卿也不耽误,片刻间便飘身落在了前方几丈远的地方,这一处是一片空地,不,或者说在早先原本不是空地来着,叶若维忽然警觉的想到,早先她经过时来过这儿,这里就是那个黑衣男子的栖身之处,茂密的很!

此时只见大约有方圆几十根竹子的地方,全部夷为平地,地上的草和竹叶一同化为灰烬,厚厚的一层铺在地上,只踩一脚,便立即显现出一个深深的印子。一阵风拂来,还有着被火焚烧的淡淡的竹香,可见方才这里曾经经历过多么惨重的摧毁!

蓝卿看到眼前的情形,面色微微一变。

叶若维身子一颤,目光第一时间略过地上的灰炭搜寻君屏幽的身影,可是这里空无一人,她不在依附蓝卿,而是凭着自己敏锐的嗅觉探步寻去,随着她一深一浅的脚印,地面的灰尘染得一袭白衣尽是晦暗之处。

蓝卿随即抬步跟上叶若维。

二人走出了这片焦炭之地,又走了约莫小半片林子,才看到了分别倚在不同竹子下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君屏幽,另一个果然是怀瑾。

难得的是经过这么激烈的打斗,两人依然衣冠楚楚,浅紫色的锦袍和暗夜般深邃的黑色锦袍一如既往的干净,都未沾染半分草叶甚至鲜血的痕迹,甚至于头上的青丝并未些许松散,发髻也未脱落。容颜一个如诗如画,一个清?俊逸。远远看来依然是两个高处云端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君屏幽!”叶若维疾步走向君屏幽,站在他面前,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出,却是出奇地平静,这一路上的担惊受怕,急迫焦虑,似乎都被沉压在了心底。

君屏幽本来低垂着的头在把玩着什么,此时闻言抬起头来,看了叶若维一眼,并未说话。

叶若维目光落在他手上,只见他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一支白玉簪,那清莹的白玉珠细看,里面居然隐着丝丝的云纹,晶莹剔透,价值斐然,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只是蓦然的觉得有些似曾相识,那日!黑衣男子坐在他床边……拿的不就是这个么!她袖中的手指头不自觉的绻了绻。

“王爷!”绿影终于赶到,面色惨白的跑上前来,弯身就要扶起王爷,“您……”

“绿影!回府去思过!半个月!”君屏幽开口,声音清淡,寒意不觉萦绕。

“王爷!……”绿影手一颤,“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属下知错了,可是……”

“现在,立刻,马上!”君屏幽再不看绿影,似是这些日子堆积的火儿终于找到了地方发泄,转而继续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簪子,很是珍视。

叶若维看着君屏幽的手,蓦然发现他的手骨似是要比往常白出许多,尤其是拿着清寒的白玉簪子,愈发显得他的手太过苍白无血色,几乎剔透于无形。这样的虚白,定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王爷!属下还是跟您一块儿回去……”绿影的脸色在那一双苍白的手的映衬之下,并不好多少,王爷从来疼惜她,禁足不是半日就是一炷香的时间,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天,如今半个月!看来,王爷是真的生气了。

“有蓝卿在!”君屏幽的语气不容拒绝。

“是!”绿影垂下头,知道再说无益,王爷显然拿定了主意要罚她,恭敬应声,随后缓缓起身,看了叶若维一眼,那一眼有些哀怨,足尖轻点,离开了野竹林。

叶若维唇瓣紧紧抿起,看着君屏幽。

君屏幽却再不抬头,除了刚刚叶若维到来时抬起看她的那一眼外,当他面前无人,继续把玩手中的玉簪,来回细细摩挲,似是将什么痕迹除去。

叶若维视力很好,自然清明的看到那上面刻有一个柔字……那一瞬间……好像一切都明白了。

这个男人是在用内力销毁簪子上的字,准确的说,是毁灭那个男人在簪子上留下的痕迹。

“公子!”一个清俊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道白月光闪现,掠过竹林,径自飘落在黑衣男子身侧,神色不太自然。

叶若维这才转身,看了一眼少年,转而将视线移向黑衣男子,男子眼神愈发的清寒的紧紧注视着她,手里拿着一枚镯子,那枚镯子叶若维当然认得,正是她早先被君屏幽夺去的镯子…怎么会……难不成是两人的功力不相上下,遂各自夺了一样宝贝去才肯罢手?

叶若维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打就打吧,干嘛拿她的东西做抵押物?!果然还是一样的小心眼!

少年来到黑衣男子身侧,似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子,但还是蹲身关切的问道:“公子,您怎么样?”

“无事!”黑衣男子摇摇头,目光依然不离叶若维。

君屏幽依然未抬头,叶若维眸光缩了缩,收回视线继续看向黑衣男子。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