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3章 唯心而造

第三十三章 唯心而造

叶若维握着君屏幽的手忽然一紧,那日,他就料到皇后会对她下手,但是因为夜亲王插手,所以才改从她身边的下人下手,所以肯定在找她之前就已经和穆王府的人交过手了。

也怪自己迟钝,可是面前的人偏偏是这么顽固的一个人,即便受了伤也不会在她面前展露出来。受伤后还将自己护得这么好,当真是要强!

这些日子,来回奔波加之宫内的事情烦忧,日夜不休,积劳成疾。救了宛若也不和自己解释,呵,也对,那个时候,她压根就没给他解释的时间,光顾着与他斗嘴了,最后还夺门而出,带走了他两匹宝马。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连受了伤都没有调理就动用真气救蓝卿,今日还……,怪不得伤的这么重!

她看着蓝卿,脸色比君屏幽还白:“他还有救么?”

蓝卿点点头,转而神色有些凝重,“虽然有救,可是能救他之人如今云游四海去了!”

“什么?!”那个老秃驴?叶若维心里惊骇,不由破口而出。

转而将君屏幽的另一只手也攥到手里,这个人……大概是料到……自己没救了……所以才在最后一刻赶自己走。呵,他把她当什么人了?

前世她可以为了队友,为了国家不惜搭上性命,如今又怎会放弃他?

可是…老秃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了,加之临走也没说去哪,该怎么办?不觉头垂得更低了,直至深深将脸埋进他的手中,往日温润的手此时清清凉凉,甚至透着一丝寒意,她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在本来就受伤又疲于奔波身体不堪重负的情况下还去和黑衣男子交手……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一滴,两滴,静谧无声。

蓝卿颇感无奈的看着叶若维抱着她家王爷的身体默默哭泣,转而伸出手去握她同样冰冷的手,温和地道:“或许,王爷吉人自有天相,还有救!”

叶若维点头,脸依然埋在君屏幽手中不起来,泪水浸湿了他的手心。

林间忽然静了下来,叶若维的泪水依然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喑哑的声音响起,极轻,“别哭了!”

叶若维身子一僵,这个声音恍若天籁,她想抬头去看,埋着的脸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说别哭了……”君屏幽的手动了动。

叶若维的手攥紧,听到这样的声音,眼泪不但不止,反而流的更凶。

“你……唉…不是你同意拉勾的嘛……”君屏幽轻轻叹了一声,语气似乎有无限无奈和宠溺,“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爱哭呢?跟个爱哭鬼似得。”

叶若维忽然抬起头,眼睛被泪水笼罩,如江南细密的烟雨,在她眼前盖了一层雨帘,她扯了扯嘴角,没发出声音,但嗓子哑的厉害,“还不都是因为你!”

君屏幽看着叶若维抬起的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心里一紧,挣脱她紧攥着他的手去给她擦泪,却发现他两只手早已经都是眼泪,无奈的将手落下,附和道:“是啊,都遭到报应快要被你的眼泪给淹了!”

叶若维破涕为笑,这个腹黑狂只要不气她,其余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淹了就淹了,还弄得我一手的鼻涕……”君屏幽看着泪人儿终于笑了,心情缓和了些。

“活该,谁要你耍赖诈死吓我!”叶若维红着眼睛瞪着君屏幽,虽然还是赌气的话,这不知怎么的嗓子一哑,出了口就变了味儿,眼泪再度夺眶而出:“你赢了,我真的被你吓死了,所以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

君屏幽终于抬起手,去摸叶若维的脸,心疼地道:“是我不好,别哭了。”

“你哪里不好?明明差点连命都一块儿给我了,还敢说自己不好!”叶若维垂下眼睫毛,任由眼角的泪滑落到他冰凉的手上,还是第一次,她那么后悔自己没有早一些向他低头。

君屏幽放下手,支撑着坐起身子,一把将叶若维抱进怀里,语气疼惜:“你原谅我了?”

叶若维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怀里的镯子,取下一粒花种,给君屏幽服下。

“没用的,这花种只能让我失去知觉,却不能根治我的伤!”君屏幽忽然轻笑起来,似是想着能在死之前看到喜欢的人如此紧张他,这一世也没算白活。

叶若维闻言手一顿,愤然的怒道:“不准再说话了!我不想听你说话!”

“好,那就不说了!”君屏幽难得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极为乖觉,似是忘情花的药性现在才开始起作用。

叶若维抬眼去看他,见他玉颜莹润,白得几乎剔透,眼圈下两抹深深的阴影,显然倦极,这样的他才昏迷了这么些时间就醒来,心中该有多大的不安和牵挂才促使他急不可待的要醒来?

若非伤的重,恐怕他连昏睡的时间都没有,这个人即便不被人重伤而死,估计也会被自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累死!她自然是知道这花种只有延缓之效治标不治本,但倘若能让他多休息一会儿,那也是好的。

“蓝卿,以你的功力也救不了他吗?”叶若维忽然想到,这女子的功夫不在绿影之下,甚至可以说远高于绿影,如今这般犹豫不决定是另有隐情。

叶若维话落,蓝卿的脸蓦然一红,她是真的没有办法,虽说这些年一直跟随王爷,可是因为修习的武功和王爷的大相径庭,王爷的功夫在她之上,遂可以转化融入体内不排斥,可是她的功夫是无论如何不及王爷的,所以别说救他了,恐怕是害他而且会连自己也搭进去。习武之人最忌讳不同宗的功夫留在体内乱窜。再加上这些年王爷未曾受过什么大伤,即便有,他每一次都是自己运功疗伤的,亦或是有清云大师在侧助他疗伤,如今伤的这么重,别说是清云大师在了,即便华佗再世,恐怕也不得其法,何况是她。

情急之下,叶若维忽然想起那间暗室,早先梦中,那老秃驴曾念叨着一句话,说着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一切唯心造……不管了,是死是活,她都要试试。现在除了自己已经没人能救他了,放任他不管是死,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