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5章 七年之封

第三十五章 七年之封

这才听到君屏幽的声音,叶若维点点头,刚要撤回手,忽然发现她体内的真气在探寻碰触君屏幽某一处之时居然遇到了阻力,而且那股阻力强大,将她真气弹了回来,忽然一怔,明明都已经将他全身肺腑循环了一遍,他也说可以自行调理了,怎么会这样?

“你身体有经脉不通?”

君屏幽看了她一眼,重复道:“你可以撤手了!”

叶若维微微蹙眉,见君屏幽的脸色白得几乎如月光,她以前连他的呼吸都不能探知,而今却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感知到他似乎极度虚弱,这般虚弱较之方才甚至更为明显了!忽然想到蓝卿的话,他自小受的苦不比常人少,如今重伤之下又倾尽全力迎合自己,损耗加剧,如今这么虚弱,如何能自行调理?

她抿了抿唇,并没撤回真气。【本书由首发】

“撤手!”君屏幽又道,他已经无法支撑自己不倒下了,若是方才还能护住她的真气不耗尽,现在是真的无能为力了。

叶若维忽然再次闭上了眼睛,不理会君屏幽,兀自与那处静脉阻塞处周旋。

君屏幽此时再无内力可以抵抗,只能任由她的真气向自己体内冲去,神情凝重,语气也变为鲜有的低沉,“别固执了!蓝卿,把她拉开!”

“到底是谁固执!蓝卿,不用管我!”叶若维强硬道,似是他不让她做,她偏偏要做的意思,的确,要比执拗,她何曾轻易让过?

蓝卿叹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似是不知道听谁的好,又像是对这二人颇感无奈,终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不知为何,叶若维感觉她体内真气经过一度的耗损后反而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虽然与怀柔练的神功有些关联,但她笃定,与这个男人更脱不开关系。

她本是助他修复体内重伤的,但是真气渡到最后一丝不少反而多了一层,很难不想到是那个男人将自己体内尚存的几丝真气借融合一并都输给了她。没想到的是因祸得福,让她探到他体内精心用真气维护多年的顽疾,果真是命运弄人啊。

不过,从刚刚一度的探寻,君屏幽体内堵塞的静脉少说也有七年之久,那一年这片大陆并不安稳,天澈内乱外乱零零总总发生了不少事,这个男人如何生在皇室,又如何能逃过?如今看来,废太子一事果真还是有蹊跷的,他体内的顽疾并不似先天性的心脏病,倒像是后天造成的,她不懂医术,可也看得分明,这是遭到了某种外力重创而成,倘若不根除的话,他就会渐渐因为心脉被挤压不堪负荷而枯若衰竭,古代不比现代,心脏若是失去了功能,又换不了,别说还能活几年了,就算英年早逝都极为可能。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到死还想着要护着她的真气,如何知道她这人最欠不得别人人情,他越是不要她还,她就越是不能让他如愿,如今,这人情就是还不清带到地府她也要还!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君屏幽忽然凝视着叶若维,眸光清幽。

“废话!”叶若维紧抿着唇角,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君屏幽此刻破败不堪的躯体防线。

“你可知道这七年前清云大师想助我修复损伤的经脉稳住心脏都未能做到,无奈之下几乎用其半生功力帮我下了封印,封住了受伤的心脉,如今七年后重逢,他依然不能助我打通,遂心灰意冷之下出走四方寻得良方,而我也曾耗时五年,四处游荡,就为了能找得一位练就奇功的能人能助我打通,或是找得解除之法,但是天要亡我啊……呵。现如今对死已经看开了,你又何苦再白费力气,换言之……你凭什么认为你就可以!”君屏幽平静的声音微带清凉,如果可以,他也想再多活几年……

“就凭你有勇气爱上我!就凭你莫名其妙的走进我的世界打破了我心里的平静!就凭你如今将我的心搅得一团乱…就凭你害得我忍了十几年的眼泪一夕之间决堤……就凭…我现在喜欢你!所以!你休想玩了我的心之后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我从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敢肯定,我喜欢你,并且很清醒的知道一个人,但是一旦喜欢上了,就会近乎偏执!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扔下我一个人!”叶若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将这么些年憋在心里的情话一夕之间全部倾倒了出来,虽然听起来还是那般犀利的口吻,但是,这已经尽了她的全力了!

“你最好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你以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能阻止得了我吗?”大抵是察觉到旁边还有人,觉得方才那番话太过偏激,一瞬改了语气。

君屏幽沉默,看着叶若维得意的神色及无比坚定的眸子,他原本清幽的双眸深处忽然闪过一丝复杂。

叶若维却不再看他,收了狡黠的神色,全身心的用真气探索君屏幽被封印的那处心脉,尽管强大的抵触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的内力弹回,但是,百战百殆之下,忽然摸索出一套作战经验,这处封印就像是一个封锁良好的敌营,强攻自然是行不通的了,得靠智取。

方才几番冲撞倒是发现了一处薄弱的地方,在近心端的位置,虽然极为艰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提前要了君屏幽的命,但不失为是一条进入封印的捷径。

遂,几番斟酌之下,叶若维开始将她体内的真气分流导入他的心脉处,一点,一点的进入,渐渐的,她惊异的发现,她的真气居然能成功的流入他的心脏。

“喂,你感觉到了吗?受损心脉有复苏的迹象!”

“嗯!”君屏幽的眸光也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缘由,缓缓开口,“清云大师虽然功底深厚,可却行事小心谨慎,大概是故意漏封了某一处,估计是怕伤了我完好的心脉,却不曾想刚好被你钻了空子!”

“你不气我会死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叶若维早先还得意自己找到了攻克之法,如今却是一丝也不剩了,被这么腹黑狂的一句话冲散到了九霄云外。暗怒,等你伤好,看我怎么好好回报你!

“别高兴得太早,你虽然能进入,但未必能根除那一处的顽疾!”君屏幽收起了讶异后,一如既往的看破红尘道。

“你就那么想死?!哼,我偏不让你如愿!”叶若维收起怒意,一如既往的偏执,方才的惊异引发了她内心深处对未知事物的探索**。就像当初没日没夜的研究新战术一样,她可以不吃不喝废寝忘食足足三天就为了想出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最后抱着那些方案资料累得睡着,亦或是没日没夜的与敌人周旋,直至攻下敌方的大本营才肯长松一口气,转而昏倒在战场上。这样的事例多得举不胜举,所以队友除了给她圣斗士的名号外,内心还是挺敬仰她的战斗力的。所以也丝毫不眼红她年纪轻轻就拿了那么多的学位证书,因为她是真正的实至名归。

“唉~”君屏幽一叹,不再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