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6章 满目苍夷

第三十六章 满目苍夷

叶若维试着用真气逐步推进,每一步虽然艰难,但是还是能突破清云大师先前下的封印进入他的心脉深处,虽然只是微薄的一丝,但这足够让叶若维欣喜,让君屏幽震惊的了。

君屏幽看着叶若维,她神情认真,唇瓣紧紧抿着,眉峰凝聚着势在必行的灼灼光华,一身云白绫罗虽然沾染了灰尘,青丝微散,玉簪倾斜,整个人说不出的糟糕,但清丽难掩,光华微显,犹似抛了光的玉石,散发着剔透清润的光亮,恍若天界不小心坠落凡间的仙子,此刻正在穷尽仙力救他。

默默移开眼睛,唯恐再多看一眼,就惊扰了她的专注,如画的容颜,不知不觉间蒙上了一层云雾,浸湿了双眸。

叶若维聚精会神,心无旁骛,随着她深入君屏幽心脉处的真气越多,越能探知他心脉处受损的情况。

她似乎看到了穿越千年的荒漠,就如同撒哈拉大沙漠的荒景,没有一片绿洲和水源,又好像看到了万里无垠的沼泽地,恍惚间,想起自己的梦境,那是无尽战火绵延下的寸草不生,洪荒遍野,满目苍夷,如今君屏幽的心脉处,竟然也是这般的惨不忍睹,仿佛,在他的心田曾发生过一场大火,烧焦了土地下的十尺生灵……

可以想象,他曾经受的创伤何其可怕?

他能活着,到如今,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叶若维眸光凝于一线,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时间真气凝结于心田处,停滞不动。

“算了,放手吧!”君屏幽突然伸手去推开她。

“别动!”叶若维摇摇头,阻止他。闭上眼睛继续凝结真气探知,须臾皱起眉头,讶然地道:“你小时候心脏跳动就这般缓慢了?”

“嗯!”君屏幽听不出情绪的应了一声。

叶若维心里一寒,君屏幽今年是十八岁还是十九岁?算作是十九岁的话,七年前受得重创的话,他也才十二岁,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是谁如此狠辣的对他?她即便活了二十五年且有强大的毅力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除了受过重创外,还中了一种极寒的毒?”叶若维又问,依她前世对毒品的研究来说,那恐怕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寒毒,一旦发作,浑身就会如冰蚕吞噬一般难受。虽然不知道这种毒物在他生活的年代是如何提炼的,但是,她生活的年代已经绝迹了,她也只是在密封的档案馆里翻阅到类似此毒的文献过。

“嗯,曾经被一只千年冰蝠蜇过。”君屏幽道。

千年…这个年代居然还存在这样的毒物?叶若维的心再度寒了一寸,不得不承认,君屏幽的遭遇的确比寻常人惨了不止百倍,他若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何苦受这些?心里稍稍镇定了片刻,继续探寻,将真气继续绕着他受损的心脉走,这一次,绕完整整一周,半晌,沉重的道:“这里曾受过掌伤?”

别说是她一个不懂医术的人了,就算是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来,心脉处深深凹陷下去的印子,那一击看来是致命的一掌,所幸君屏幽的心脏微微偏了一寸,没能彻底的损毁他的心脏,但也受损严重,所以大大影响了其运作,她敢说,他真的不是一般人,哪怕是她,恐怕也活不了这么久。

“嗯!”君屏幽点头,即便叶若维此时正在一一点出他曾经受过的苦,但他面色依然不变,一如既往的温润平和,云淡风轻,恍若她口中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

“你果真命大,虽然寒毒发作起来生不如死,可是却不足以要人的性命,严重的是心脉处的那一掌,但偏偏你的心偏了一寸,所以也不算致命,不过,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所幸被路过的老秃驴给救了,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和大师相识不止七年之久了吧?他虽然将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却不能彻底治好你的心伤,但是从那时起,你的心脉就已经开始枯竭,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给你下了封印,这一封就是七年,偏偏还是没能研究出法子根治,最后才不得不弃你而去,只是那封印虽然彻底的阻止了枯竭,但也阻塞了你静脉疏通,所以,你只能用药物长年累月的供养已经日益枯竭的心脏,然后用体内的真气隐匿那处枯竭处的损伤。

尽管这很难被世人接受,不过,你能活到现在确确实实是个奇迹!”

“嗯!”君屏幽再次点头,这一番话下来,他反而愈发的平静,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叶若维不惜尽数揭开他的旧伤疤来叙论她一个又一个的新发现。

蓝卿却是一脸的惊讶,因为这些,就连自小带王爷的颜老儿都没有告诉她,显然,颜老儿也不知道……

“老天真是厚待你啊!”叶若维忽然大叹了一声,她这一生从来都没有叹服过一个人,如今,却是真真正正的佩服着他,这个人即便用这样生不如死的方式活着,却还是那般的洒脱,她自恃她做不到他那般从容。

蓦地,叶若维忽然抬头看了君屏幽一眼,眼神极为崇拜,“喂,都这样了你还能活着,我真敬佩你,不过也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说罢,她挑眉,又对向蓝卿,用三个人都能听到的音量道:“你家王爷果然不是人!”

君屏幽撇开头,似乎对她已经无话可说。

蓝卿还在错愕,蓦然听到叶若维的话,怔了怔,转而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意,似是觉得怀妃娘娘果真于王爷是特别的存在!

叶若维终于不再开口,精心凝神的引导真气继续在君屏幽的心脉处徘徊,一边皱眉,一边探索,唇瓣时抿时开,脸上的神情也随着她心里的变化而变化。

终于有了新发现!叶若维暗喜,自从君屏幽将体内的真气尽数输给了她,然后与自己的真气相融后,体内就一直盈满一股新生的力量。就好像一年之初,万物伊始,春回大地,嫩芽新生般的神奇力量。

所以,她的身体才会这般的舒畅,暗想,那股力量既然可以像春雨般润泽万物,是否就可以从此让君屏幽枯竭的心田恢复新生?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