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1章 你嫁就娶

第四十一章 你嫁就娶

再不理会外面的响动和偶尔传来的说话声,叶若维继续为君屏幽疗伤。

这是基于她一贯做事的原则,只要拿定主意做一件事情,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君屏幽见她坚持,也就不再说话。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几日相处,他还是了解她几分秉性的,有些人汲取一生追求,学富五车,怕是也不及她的该坚韧时坚韧,该洒脱时洒脱。

时间缓缓流逝。

大约又半个时辰过去,君屏幽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叶若维的嘴角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君屏幽却没有笑意,他深深的凝视着叶若维,眸光似深潭,极为平静。

“还差最后一点儿,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叶若维难以掩饰语气中的兴奋,她此时极其疲惫,感觉丹田内的真气也开始呈现出一副倦于流动之状。

但是,就差一点了,叶若维咬牙,就是耗尽也无所谓!

“可以罢手了!”君屏幽道。

“再等片刻,就剩一点儿了!”叶若维摇摇头,继续调动逐渐缓速的真气。

“真的可以了!”君屏幽开始伸手去推她。

“别动!让你再等会儿,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固执!”叶若维白了君屏幽一眼。

孩子?君屏幽忽然想笑。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君冥皓不耐烦的怒吼,“一群废物,找个人居然都这么慢!”殊不知是蓝卿在背后悄悄对付他的人,此番恐怕已经倒地不省人事了。

“皇兄稍安勿躁,这片林子本就茂密,待臣弟去探看一番。”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君清夜却总感觉这片林子有些不对劲儿。

为了防止有埋伏,他得先去探探虚实。

“嗯,你快些!”君冥皓压下怒意。

外面在无人声传来,但是此时却有阵阵枝叶摩挲的声音传来。

“大功告成!我先撤了!”叶若维倍有成就感的撤回手,缓缓调理愈来愈懒散的真气,好容易才撤回体内。

话落,叶若维便不再拖延,动了动僵硬的身子,起身欲施轻功,不料才离地一丈的距离,全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走了一般,重重的向地上摔去。

君屏幽见状,立即起身去接她,却还是有些来不及,多年的顽疾,一朝得解,他还有些置身于梦中的感觉。

伴随着叶若维栽下来,他用手挡了一下,辗转,两个人都狠狠的向地上栽去,叶若维压着君屏幽倒还好些,只听见底下的人闷哼了一声。

“连一个弱女子都接不住,王爷果真是娇贵!”叶若维不觉得脸红,取消君屏幽。

“你这弱女子都能抵一个清云大师多了,本王如何接得住?”言下之意,功力如今比他要高出许多,竟然还会因为轻功使用不当摔下来。

“哼,江山易改腹黑难移!”叶若维困难地从君屏幽身上起来,直起身,瞪了他一眼,脚步虚软的预备提起来再踹他一脚,不然实在不解气。

君屏幽失笑,伸手拂了拂身上的灰尘,也起身站了起来,脚步虽然虚软,但这一次却是无比的轻松自在,毫不费力的就躲过了叶若维的一脚。

“夜亲王,请留步!”蓝卿的声音忽然有些突兀的打破了原本轻松的氛围。

清夜?叶若维一怔。

面前的这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俊逸,但却是削瘦了许多,乍一看,仿佛有些陌生。

叶若维看着这张脸,脑中忽然一片空白。

君屏幽仿佛没听见蓝卿的话,依然站在原地,秀雅的身躯一动不动,眸光静静的凝视着叶若维,玉颜看不出什么表情。

君清夜余光扫见君屏幽出神的看着怀柔,眸光一闪,

忽然抬步走向叶若维。快走到三尺之距时,君屏幽忽然衣袖轻轻一拂,目光绕过君清夜看向叶若维,对她温声开口:“过来!”

叶若维站着不动,脑中什么也没想,但又像是装了太多的东西,一时间消化不过来。

“过来!”君屏幽再次开口,温润的声音一如既往,听不出任何意思。

叶若维依然站着不动,整个人如定住了一般,一双眸子从早先的震惊呆滞到如今的平静,仿佛经历了山川夷为平地,沧海化为桑田。

“再不过来,我可走了啊?”君屏幽看了一眼叶若维,佯装抬步就要离开。

叶若维忽然抬步向他走去。

君清夜神色微变,袖子底下的手缓缓攥紧,但并未阻拦。

君屏幽虽然是在和叶若维说话余光却在打量着君清夜,此刻他面色清淡,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

君清夜亦是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七弟如今是来接怀柔回宫呢,还是她?”君屏幽依然只用余光对视着君清夜,音色浅淡。

话音未落,叶若维走向君屏幽的时候忽然转头看向君清夜,对上那一张熟悉的脸心突地一紧。

但是,片刻却化为死寂。

答案很明显,若是为了她,那日,他就不会弃她而去,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如何还能强要他回头看自己一眼,她如今虽然心存芥蒂,却也能看得开了,毕竟怀柔是怀柔,她是她。

她不可能变成怀柔,怀柔亦不会回来变成她。

“方才这么一摔,加上被你一压,心脏又疼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君屏幽忽然一把拉过近在咫尺的叶若维,悄悄附在她耳边道。

“你怎么不干脆些死了算了!”叶若维恨恨的推开他,转而咬牙切齿道。

“险些就死了,但答应过要对你负责的。”君屏幽语气依然风轻云淡,但这次却是鲜有的认真。

叶若维忽然想起方才……胸口一哽,不再开口,抿唇看着他的胸口,须臾,忽然伸手摸向他的怀里。君屏幽站着一动不动,任由她摸向自己的胸口,余光依然看着君清夜。

君清夜此时正凝视着叶若维,但表情却未曾变化一分。

蓝卿看看王爷,又看看君清夜,最后将目光定在叶若维身上,似是感受到场面一度的在变僵。

叶若维伸手揉了一会儿,转而收回手,尴尬的道:“行了吧?再疼我也没办法了!”

“嗯!”君屏幽道。

“还不走?”叶若维挑眉。

“方才我想带你一起走的,可是你迟迟不来,现在我又后悔了。”君屏幽无所谓的道。

“你!……”叶若维心中的怒火忽然上窜到头顶,再看看君屏幽,还是一副淡的仿佛全世界都不在他眼中一般的神情,顿时有一种咬牙切齿粉碎他的冲动。“刚刚就应该让你一个人自生自灭!”

“我若是方才没停住死了的话,你会每年祭祀的时候给我烧三炷香么?”君屏幽淡然的看着叶若维,神色说不出的狡黠。

“烧!不止年节,我日日给你烧!”叶若维恨恨的道。

君屏幽忽然一笑,不再看面前这个炸毛的人,转而看向君清夜,“七弟,想必你也看到了,如今的她,身上没有一丝怀柔的温存,况且,皇宫现在纷乱不止,你当真还是想要带她回去?”

话落,君屏幽见君清夜还有犹豫,突然又附到叶若维的耳边轻声道:“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只有我的妻子才有资格给我烧香。”

叶若维一哽,无言以对。

“怎么不说话了?不想嫁给我了?”君屏幽挑眉,笑意收起,淡淡的道:“既然不想嫁给我,那你和七弟回宫吧。”

叶若维忽然大怒,这个腹黑狂这是要扔下她不管的意思吗?休想!

“我嫁给你,你娶得起么?”

“你要你嫁,我就娶得起!”

看似拌嘴的话语,到了两人嘴边却好不严肃,蓝卿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夜亲王的脸色如今变得很差。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