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42章 海棠之语

第四十二章 海棠之语

不多时,林外脚步声顿顿传来,一步又一步的接近,一袭雪青色忽然飘身而起,拉过叶若维的手便消失在林端。

“娘娘!”蓝卿一惊,似是对夜亲王这样的举动始料未及,转而紧张的看着王爷,内心有些着急。

君屏幽看了蓝卿一眼,缓缓道:“你退下吧。”

“可是……”蓝卿还是不放心,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总感觉夜亲王带走娘娘会出什么事。但也只是猜测,或许,她该相信娘娘。

“退下!”君屏幽声音一沉。

蓝卿见王爷态度强硬,便也不敢再多言,退了下去。希望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吧。

君屏幽目光看向叶若维离去的方向,想着清云大师临走前告诫他的话……收即是放,放即是收。

今日,他算是勉强做到了。

他不敢保证自己明日是不是还能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她与别人一同离去,但是,他相信她,更相信她说过的话。尽管带她走的那个人是君清夜!

匆忙的脚步声一瞬间打破了林间原本的寂静。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君屏幽闲庭散步般的身影上,但是,胸前那一片血迹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皇兄?怀柔人呢?”一番话落,君冥皓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尤为显眼。

“走了。”君屏幽淡淡道。

“去哪了?”君冥皓的声音较之刚刚,愈发的低沉。

“不知道。”似是压根就没注意到皇上的到来,君屏幽一直都杵在林间,望着天际莫名的发呆。

尽管是如此苍白的对话,但是众人却仍然相信君屏幽不会撒谎。依他的品性,即便是知道不肯说,亦会直言。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

“宛若!你不是说娘娘来了这儿么?”君冥皓忽然将矛头转向了身后的小丫头。

“回,回皇上,娘娘的确是一早就来了这儿……”宛若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意,遂不由得浑身哆嗦起来。

“皇上,怀妃的确是来过,但又被人劫走了。那人动作太快,所以,并未来得及拦下。”君屏幽缓缓的低下头,似是在叹息,确切的说,还真有些后悔刚刚就那样放走了她,他们。

只是短暂一盏茶的功夫,君清夜就带着叶若维出了野竹林,以至于叶若维才刚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就发现自己正在清夜的怀中,且,还是在半空中行走。

蓦然又陷入了错愕,一路任凭清风吹起青丝,白色的软烟罗布裙随风飘扬。一直未敢抬头,也并不说话。

君清夜亦是如此,但目光却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她。

就这样一直在半空中行走了半个时辰。眼看皇宫就在自己的脚下,叶若维蓦然间想要挣脱而逃,但终是没能成功。

不得不承认,她这些日子的确在逃避,不会皇宫亦是逃避的一种托辞,她害怕回到宫中,脑海中怀柔的记忆就会浮现,这里毕竟是她生长的地方,也是她丧命的地方。

况且,还有一些与她紧紧相关联的人和事让她头疼不已。比如清夜,他与君屏幽实在是极为不同的两个人,却偏偏都莫名的闯入了她的心。

君屏幽贵在雍容雅致,如诗似画,就如云端高阳,他是清淡到极致却依然高处白云之端的人,即便待人温和,可是也摆脱不了他骨子里的孤傲,那是一种与生俱来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清傲。

而清夜容貌虽好,却不及君屏幽的如诗似画,但他贵在气质尊华,即便就这样穿梭于云间,雪青色锦袍,腰束玉带。整个人在青山绿水辉映间却有一种低调的奢华。他的气质已经超脱了他皇子的身份,即便落于尘埃,也不会被尘世所淹没。

叶若维收回视线,忽然有些释然的抬起头,看向这陌生却又熟悉的皇宫,不一会儿,便落在了一处别院。

院中秋海棠的花瓣倾洒了一地。

“还记得那日你曾问我这院中的花是秋海棠么?”清夜原本清扬的声音忽然响起,转而一叹,变为莫名的惆怅,辗转继续道:“那是七年前你亲手栽种的花!你说,你不喜欢南诏国的国花,却独独喜欢这花,因为它的花语更适合我们之间的感情,七年之后,花树盛开,你就在树下等我归来。”

叶若维沉默,她不是怀柔,自然不知道这花的来源,不过,从那些零散的记忆来说,怀柔的确是在等他归来,这七年来一直如此,只是,命运弄人,他来晚了一步……

但是这样想着,胸口便愈发的有些发紧。

君清夜忽然拉着她的手绕过前院,轻车熟路的走向屋内。

叶若维亦步亦趋的被他拉着,脑中想法来回徘徊,一时间摸不透他的心思。

不出片刻,两人便来到房内,相比于前院,屋内的摆设较为陈旧,但是却是与这皇宫任何一处的摆设都大为不同的。

“你小时候就住在这里,我,就趴在院外的那道宫墙上偷看你。直到后来,被你发现……”

似是在叙述过往,又像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叶若维忽然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不忍。

这些日子,她一直以为是他不敢面对现实,殊不知逃避的人其实是自己。

那日他离开后,她本可以追上去的,但她却没有,寺内她本可以留住他的,但她依然没有,她无非是借着他的痛苦渲染自己的悲情,辗转一度的逃避,再逃避。

拖至今日,也该摆脱怀柔的阴影了。

发愣间,君清夜不知是从哪里翻出了一封旧信,再一细看,居然没有拆封过的痕迹。他小心翼翼的抖落掉上面的灰尘,紧紧的攥在手中。

“这是七年前你留下的信,七年后你说等我归来再一起打开,现在,我回来了。”清夜的神情就好似那一地败落的花瓣,无处不显露着一股悲伤。

原以为,那是秋海棠,因为,真的长得很像,可是却被清夜毫不犹豫的否决了,为何?

在她的世界里,秋海棠是那般的美好,它代表着亲切,呵护……

强烈推荐: